红色潮汕行 | 探访红色山村 喝一杯“红军茶” 追忆革命母亲李梨英

潮州铁铺的大坑村,是个偏远的小山村,但村里流传的革命故事,一直激荡人心。故事的主角,是“革命母亲”李梨英,她为党献一生,为国献三子,以坚定的信念跟随共产党取得革命胜利。今晚《红色潮汕行》,我们就走进大坑村,重温红色情怀,追忆革命精神。
 潮州铁铺大坑村 
 
群山怀抱中的大坑村,人口不足1300人,村民大多外出,革命母亲李梨英的故居就坐落在这里。
李梨英1888年生于潮州磷溪镇西坑村,因亲人早逝,家境贫寒,16岁时嫁到大坑村,先后生下了6个子女。
大坑村党支部书记林文青说:当时李梨英生了6个子女,加上她们两夫妻,总共这间房约20平方米,住了8人。
李梨英一家生活艰辛,还常遭土豪恶霸压迫。1926年,第一次革命战争的消息传到大坑村,李梨英的思想受到了巨大冲击。然而,不久之后,李梨英的丈夫却在贫困中去世,一家人的生活难上加难,1928年,李梨英还惹上了“狗命案”,她家的狗将恶霸炳南的狗给咬死了。
大坑村党支部书记林文青说:革命母亲李梨英就上炳南的家,去向炳南道歉,意思是说狗得赔多少钱,说炳南叔,这条狗该赔你多少钱,他说赔钱的不要,一条狗赔一条人命。
无奈之下,李梨英的二儿子林松炎被迫远走南洋。临行前,李梨英嘱咐:“只要唐山红了天,再远也要回来。”此后,李梨英的大儿子林松泉与大女婿刘金城都参加了革命。1932年,中共潮澄饶县委派彭莫等人到大坑开展革命工作,由于他们都是林松泉的朋友,李梨英也在接触中逐渐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这年秋季,大坑乡农会成立,李梨英成了农会的积极分子。
林文青说:李梨英在当上农会代表后,就在乡里开展革命,当时在开展革命的时候,乡里一些人还不大敢来参加革命,她就做工作,宣传革命道理。
1932年冬,李梨英还亲自将三儿子林松才送去当红军。林文青说:送子参加红军后,红军队伍就称李梨英为‘革命母亲。”
当年的农会和红军,经常遭到白军围剿,严峻的形势下,李梨英总是义不容辞,替红军刺探敌情、照护伤员。林文青说:特别是在她家,就住了6个比较重的伤兵,利用白天上山,找青草,给他们清洗,找野菜给他们吃。到最后,田里的野菜都没得找了,红军没得吃了,她在屋檐下养了一只老母鸡,刚孵蛋一个多月,就把这只老母鸡杀了,然后给这6名红军伤兵吃。”
如今,村里的革命遗址“红军古井”也正因李梨英得名。大坑村治安主任林文耀说:照顾6个伤病员时,他们住在李梨英家,白天李梨英到山上找野菜,夜里就到这挑水给红军洗涮饮用等,之所以要在夜里,是因为白天怕叛徒出卖。
当年,国民党反动派曾围剿大坑村,在戏台上砍杀两名农会干部,并将头颅挂在柿子树上示众。但这并没吓退李梨英,她依旧设法到处宣传革命理想,扩大革命力量。1933年,李梨英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然而,由于革命形势恶化,李梨英的大女婿、大儿子与三儿子随后相继牺牲。1935年,党组织考虑李梨英的实际情况,想让她带着两个小的孩子到南洋暂避,但被她拒绝了。
林文青说:李梨英同志就感谢组织,说‘我走的是革命路,不是南洋路,如果我死了,还要死在革命队伍之中,这就是她突出之处,她知道革命一定会成功,坚持革命到底。
随后,李梨英把14岁的小女儿寄养在亲戚家,自己则带着12岁的小儿子林松森跟随队伍上了凤凰山,后来,她又转战闽南、惠来、澄海等地,直至潮汕解放。期间,她强忍小儿子牺牲之痛,积极从事伤兵救护、情报传递和干部掩护等工作。
林文青说:去联系工作的时候,她假扮老人,或者是一个家庭的成员,或者是要去做什么生意,她是相当朴实的人,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怀疑。”
1951年,李梨英作为南方革命根据地代表,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受到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61年,李梨英逝世。临终前,她把1800元积蓄,作为最后一次党费交给了党组织。
林文青说:这1800元如果是在当年,估计能买一套很漂亮的房子,她还是为了国家的发展,把1800元交给党组织,作为最后一次党费。”
李梨英的一生,可歌可泣,她是伟大的“革命母亲”“红军阿姆”,她的事迹,深深激励着后人。
李梨英的曾孙女叶伊林说:作为她的子孙,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和骄傲,从她身上,我们学到了艰苦朴素,不怕牺牲,不计较个人得失,我们也坚持跟着她的信念走,就是一生都拥护共产党。
如今,李梨英故居已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经常有党员干部、青少年学生等前往参观。这一天,韩山师范学院的10多名师生,就穿上红军服,到李梨英故居学习英雄事迹,激励自己奋发向上。
韩山师范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学生党支部书记杨泽乔说:我觉得首先我们在生活上,应该学习这种勤俭节约、吃苦耐劳的精神,其次,在学习上,要有一种钻研的恒心,不怕苦,迎头而上的精神。
韩师学生说:我们现在的生活,都是前辈们在革命时期艰苦奋斗,用他们的献血和汗水换来的。
韩师学生说:“这也让我们知道要倍感珍惜今天的生活,努力学好专业知识,感恩学校、感恩集体,报效祖国。
大坑是革命老区,红色之乡,这里还有很多革命遗址,像红军枪械修配所,虽然现在已经破落,却是历史的见证,默默诉说着当年红军革命的艰辛。
1932至1935年,红军在秋溪开展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并在大坑设立枪械修配所,为革命斗争提供了有力的枪械保障。
林文耀介绍说:这里原来是潮澄饶几个县,包括凤凰山,这些地方的刀和枪,都拿到这里修理,当时这间屋上面全是山,普通人都不知道这里有一间屋子,杂草都把这里遮蔽起来了。
而在大坑村岭后,有天然奇观饭包石和马鞍石,两块巨石之下,也藏着壮烈的革命往事。沿着蜿蜒盘旋的小路翻越山岭,再下到山谷,便进入一个大石洞,这个宽敞深邃、流水叮当的石洞,就是当年的“红军医院”。1931至1935年间,设在饶平的红军医院受破坏,部分伤员被转移到大坑村这个石洞来,期间,李梨英带领地下党员为伤员敷药疗伤,提供给养,由于掩蔽到位,红军医院自创建到撤离,长达5年安然无恙。
林文青说:听老一辈的人说,这里最多住了40多个近50个伤兵。李梨英主要是为了伤兵的身体早日康复,都是到山上找些青草让他们敷,还找一些野菜给他们吃。
虽然藏于深山,但时常还有游客慕名前往,踏寻先烈足迹。游客说:看一下革命先烈以前是怎么艰苦的,他们的路是怎么走的,然后我们也能学着多吃点苦,不要说太安逸了。
生在革命老区,大坑人一直秉承革命先辈艰苦奋斗的精神,发展老区特色经济,创造美好生活。
大坑村除了种植果蔬之外,还大面积种植茶叶,这个地方的茶叶有个特别的名,叫做“红军茶”。采茶不算重活,却很耗工夫,每株茶树都得采摘,每根芯芽都得过手。
采好的茶叶,得经过晒青、晾青、碰青、杀青、揉捻、烘焙等制作环节,非常繁琐,其中的碰青还包括四个环节,得花费8小时。
大坑村民林和钦说:一个环节得间隔2个小时,四次得8小时,都得这么做,茶才好喝。”
那么,大坑村的茶到底为何会被称为“红军茶”呢?
林文青说:当时我们这里有些土茶,在山上,当时红军因陋就简,就摘了这些土茶去喝,一直就传下来,村里人也好,外地客人也好,都说到大坑买两斤‘红军茶来喝。

来到大坑村,除了能感受浓浓的红色文化氛围之外,这里的大自然景色,同样令人陶醉。大山中的大坑村,山清水秀,风景秀丽,空气清新,来到这个地方,你很容易就忘却烦恼,消除疲劳,确实是个值得休闲游玩的好地方。树木繁茂,绿水环绕,大坑村处处有美景。特别是当地的水尾溪,绿树成荫、清流潺潺,每逢节假日,总吸引不少村民游客到此戏水玩耍,摸田螺找乐趣。
大坑村民说:到这里亲近一下大自然,空气好,放暑假或者周末,有时就带小孩回来,来这里游玩。
清幽山间,烧起炭炉,泡上一泡清香甘甜的“红军茶”,更是一种享受,也让人怀念起革命先辈,感念美好的今日来之不易。
绿树下,溪流边,喝上一杯“红军茶”,让我们一起重温革命先辈艰苦奋斗的光辉岁月。我们每个人都得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继承先辈遗志,弘扬革命精神,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
详情请留意《今日视线》相关报道
 
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来源/今日视线  橄榄小编/梅尼


<上一篇没有了
“共和国同龄人”林惜玉:与新中国共同成长 共享盛世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