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食俗:大年初六“拜恩公吃大锤”

正月初六,马日。所谓“龙马精神”,寓意生机蓬勃、欣欣向荣。
潮汕人在年初三就已经“送穷”了,“送穷”是我国古代民间一种很有特色的岁时风俗。

“穷神”既不是道教神仙,也不属于佛教菩萨、罗汉,什么教派也不是,但也不属于魔鬼一流。据钱钟书先生《管锥编》考证,唐代我国民间便开始盛行送“穷鬼”,然而只称“鬼”而不称“神”。明清之后,“穷鬼”才被尊为“穷神”。“穷神”谁属?主要有两种观点,其一认为是帝喾之子,其二认为乃姜子牙之妻。大年初六,家中主妇要把节日积存的垃圾扔出去,谓之送穷鬼,门笺也摘下来同时扔出去,叫做送穷神。
宋元时期送穷神的日子大凡都在年初六。据《岁时杂记》记载:“人日前一日扫聚粪帚,人未行时,以煎饼七枚覆其上,弃之通衢,以送穷。”明清“破五”习俗开始形成后,本着“破旧立新”思想,北方地区的送穷日就大多提前到正月初五了。是日,各家用纸造妇人,称为“扫晴娘”、“五穷妇”、“五穷娘”,身背纸袋,将屋内秽土扫到袋内,送门外燃炮炸之。这一习俗又称为“送穷土”,“送穷媳妇出门”。

潮人的年初六依然喜庆,却相对平淡,在农村其主要民俗活动唯有“挹肥”。
虽然年初三已经“送穷”了,将房里屋内的垃圾、破烂统统送走并付之一炬,但厕所里的粪肥却还得等到正月初六才开始清理、打扫,并将粪肥送到秧田灌溉或送到菜园浇注。旧俗农家多在此日开始下田耕地、做秧田,以示春耕开始。
 
中国民间信仰普遍认为厕神即紫姑神,紫姑又作子姑、厕姑、茅姑、坑姑、东施娘等。自明清时期开始紫姑就不单纯作为厕神,而世人谓其能预言未来,有先知先觉,多迎祀于家,占卜诸事,成为扶鸾占卜的大仙之一。客家俗称紫姑神为七姐、七姑。正月初六“挹肥”之后拜祭紫姑有三重寓意:其一,祈祷丰年;其二,感谢神恩;其三,问卜吉凶。

在潮汕则有一个例俗,就是拜恩公,吃大锤。

“大锤”,是一种被遗忘的潮汕油炸小面食,形状如一柄锤棒,主料是面,配料有鸡蛋清、发酵粉、五香粉。据说这种小食发祥于潮阳棉城。清末,棉城西门外有好几个烰油炸粿的摊档,同类生意的摊档多,竞争激烈,小贩们的收益都不是很好。其中有一个姓姚的小伙子,打算收摊不干了,准备过番去。那天是正月初六,小姚忽浮现此念头,也就无心再烰油炸粿做生意,昨天已发酵好的面料怎么办?小姚灵机一动,加上自己喜欢吃的五香粉拌匀,捏出椭圆状的一大团一大团放到油锅里炸,为自己过番的一路上准备干粮。谁知这拌了五香粉的面料一下油锅,香气四溢,吸引了众多的食客,纷纷寻着香气来买。食客问小姚:“这么好吃的东西,叫什么呢?”小姚看着锤状的油炸食物,随口答:“大锤。”不一会儿,小姚的大锤就被抢购一空。小姚就天天炸大锤卖,小小生意发了家,也不过番了。小姚一家平时不吃大锤,但每年正月初六一定大吃特吃,是这歪打正着的小食使其改变了命运。厝边头尾的人认为,正月初六吃大锤如同小姚一样会发达,也就仿效,相沿成俗。

旧时汕头埠也有人正月初六吃大锤的,正月初六又要拜恩公,就先用大锤做供品,祭祀后再吃。拜恩公,实际是拜周有德和王来任。清康熙一年和三年,朝廷下令潮州海边人民迁界斥地,民众流离失所。至康熙七年,广东巡抚王来任体恤民苦,病危时遗疏奏请皇帝复界,让潮州人民安居生繁,康熙八年,两广总督周有德力挺王来任所奏,亲力亲为,让潮州海边人民回迁故乡复业。潮人感恩,就将周有德和王来任当作神明来敬奉,汕头老城区新康里原有一个伯公宫,宫里就供奉周、王两位。现在的鮀浦夏趾古庙还有周爷、王爷的塑像。至于汕头人为何正月初六祭祀他们,就未加细考。
“大锤”是油炸粿的一类,在民间都是作为早上喝豆浆、喝功夫茶的点心。是用潮汕冬小麦磨成的面粉为原料,和水渗入香料、盐等,加入发酵粉,揉和后捏成各种形状放入油鼎炸制而成。其中短条形的叫油炸粿,长条形的叫油条,圆饼形的叫油粿,锤棒形的叫大锤。

说起油炸粿,还有一段传奇故事。相传南宋末年,金兵大举南侵,到处烧杀抢掠。河南省朱仙镇街头有个煎卖油饼的汉子,携带妻儿随着逃难的百姓,被金兵紧紧追杀。正在危急之际,幸得岳飞元帅率兵及时赶到,杀退金兵,救了他一家和其他难民的性命。及后,卖油饼汉子为避战乱,携带家眷逃至福建,不久又南迁来潮州。几经转徙,最后定居揭阳,重操煎卖油饼的旧业,但心中念念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