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山水社寻根之路》(九)永泰街34号

 今天,汕头橄榄台将为大家推出的《山水永志,赤子有情--汕头山水社寻根之路》系列报道(九)永泰街34号:百年光益裕

走在永泰街,便仿佛看到了汕头旧城曾经经历过的那一段繁华岁月,只可惜再辉煌的过去到现在也只剩下背影。一条街道,一栋楼房,其实就是一段历史,它有故事,有传奇,甚至有生命。位于永泰街34号的光益裕批局是一栋看起来不那么起眼的建筑,这座历经数十载风风雨雨的老房子,此刻却像极了一位阅尽人间沧桑的老人,寸步不离地站在那里。一个多世纪以来,他就一直默默地站在那里,和街道上其它残存的建筑一样,不离不弃地与永泰街一起经历风吹雨打,见证老市区的斗转星移,兴盛衰败,草木枯荣。
 
马发先先生是一名解放后在光益裕里工作的“批脚”。马先生现年67岁,其父亲1965年从光益裕里的正基批局退休。马先生18岁时,顶替其父亲的职位在正基批局工作,担任侨批派送员一职。
“批局设在国内一定要有一个联号。就比如光益裕,在泰国设光益裕批局,在国内设一个相应的联号,也叫做光益裕批局。光益裕是澄海人(周晓波)建的,它的时间就久了,起码也有一百年多年的历史了……当时公私合营后汕头所有的批局合并成几家大批局,光益裕批局的规模在当时来说算是很大的,永泰街34号的这栋建筑最开始就是光益裕批局。后来正基批局包括其他很多家批局才合并到光益裕中一起办公,但资金和业务来往仍然是各自独立的。到了1976年,国务院下发文件,所有的批局都合并到中国银行当中,原来批局的工作人员也都由中国银行另行分配工作,当时我被分配到了信贷部门工作。”——原永泰街居民马伯
 
“汕头光益裕批局:1911年开业,司理人陈湘芸,澄海籍。是汕头一家较大型的批局,受理新加坡光昌、再和成批局、万益成批局、安南太兴批局、荷属东东印度的三益、李同春、兴和、益成礼记、郑和发、许万和、永桂和、和兴、吴长记、源合兴、林升合、和平等批局的批信。投递范围:澄海、诏安、潮安、潮阳、揭阳、饶平等12家投递局。兴旺时期,每月平均接收批信12400件。1946年,司理人易为林左三,增加受理暹罗光益裕、许元合批局、新加坡新发合记批局、马来亚南顺批局、北婆罗洲南市批局、荷属东印度付维海、源合兴;香港吕兴合批局8家批局的批信,1977年停业。”——《潮汕地区侨批业资料》
 
据记载,1934年“小公园”附近侨批局所经营的侨批业务相当旺盛。如光益裕批局,平均每月从新加坡、越南、印尼等地来批共23915封,批款客代358725元,投递侨批的范围包括澄海、潮安、潮阳、揭阳、饶平、诏安等地共12家投递局。由此可见当时“小公园”附近金融业发展初具规模。
而今的永泰街34号,每次走过都会让人感到有些阴森,建筑的外墙被各种不知名的小草和角花覆盖。附近的老屋倒的倒,塌的塌。光益裕批局的大门被砖头水泥封堵,外墙涂上了危险勿近的字样,内部的结构设置已无法查探,只能从前辈的口中去了解当时的景象。

 

“当时的光益裕很漂亮。那个侨批局是由一个澄海人建的,里面的业务主要是泰国那边的,但兼有其它侨汇。是泰国那边一个有钱人(澄海籍)自己建(光益裕批局这栋楼)。这些批局建筑是木板的,全部是用酸枝木来铺木板,再铺水泥。楼梯全是用红木建的。要花很多钱建的。建筑后面的井的旁边还有一个暗库,专门在储钱。它的门设在三楼或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面,那个房间一般是老板或是老板的亲戚住的,从楼上拿钱是拿不到的。解放前是这样的,解放后就没有这种建筑模式了。一楼二楼是往下走的。从一楼外面是看不到的,那个时候的设备不一样,它起防盗作用。办公的地方,三楼有个大厅是个会议厅,给人开会的。三楼大厅后面就是职工宿舍,我在里面住时,一个房是8平方,单人房。我结婚时就有再给我一个房。所以就有两个大新房。那个时候的银行全部都是酸枝木椅子,非常豪华。都是用钱买的,时钟很大一个,得相当于你们这样大一个人。后面的石桌石椅假山都非常豪华。当时要设批局,要有一定雄厚的资本,比较大的资本家才有资格。”——原永泰街居民马伯
 
2013年3月份,汕头电视台《今日视线》栏目拍摄的《探访汕头老城区》系列专题里也曾介绍过批局当时的特点——楼下有若干辆洋单车,批局大厅右侧是账房,账房有铁栏杆和长柜,有办公桌,桌上有文房四宝和算盘,大厅后面的一个账房是算账的地方,后厅一般有炕床,炕床上有“茶盘家伙”外加四张酸枝椅。二楼大厅中间有一张大桌,经理和伙计在那里拆分批件。
批局的兴盛一直延续到了上世纪70年代。1973年,国务院下达国发53号文“侨批业应归口银行”的指示。由于当时汕头情况特殊,这个指示延迟到1976年才实行。
 
“这是因为当时国家政策的需要。当时政策就是要保留侨批,才有平稳的外汇收入。如果突然划入银行是不好,对我们争取外汇是不利的。所以国家在社会制度下准许成立特殊企业。(19)76年并入银行也是国家需要,因为外汇越来越少,社会进步,跟泰国那边开始有邦交,过去是没有邦交的,没有往来。后来就有了银行,侨批业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以前就有存在的必要。比如说,为什么当时要有侨批来存资劳金,在当时的社会主义情况下,社会资金不是国营,不是集体,就无所谓什么特殊行业。但为了争取外汇,就不得不保留这个资劳金来支持侨批这个特殊行业。直到1976年还保存着特殊行业。
“批局(19)76年并入银行后,那里就没有办公了。改造成了银行的招待所,让与银行有业务往来的人员暂住的地方。一楼当时改为员工食堂,二楼则改为会议厅,三楼依旧作为员工宿舍使用。”——原永泰街居民马伯
 
1979年,汕头侨批业完全合并入银行业,潮汕民间侨汇业的生命历程也至此全部结束。
如今,站在永泰街34号的老建筑前,透过它苍老的容颜,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蕴藏在旧城背后丰富的历史、文化和生活积淀。
如果把汕头的一条条老街、一幢幢旧宅、一段段往事的碎片重拾起来,就可以拼合成城市历史文化的灵魂。遗憾的是,岁月轮回,风雨侵蚀,在汕头的现代化城市进程里,那些传承历史文脉的老街小巷却处在被湮没的危境之中。穿行于这些渐渐衰败的老街,常常令人不胜唏嘘。也许唯有抓紧记录下这些行将消失的故事与记忆,修缮这些风烛残年的老建筑,才能挽回那段历史,那条城市的文脉。
 
原创作品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汕头橄榄台
文/汕头山水社成员 林境桐
图/汕头山水社成员 佘嘉鑫 叶江浩 陈若琦 罗悦媛
漫画照片/梁迪、朱伟达
橄榄小编/小婷
<上一篇潮安竹帘受冷落 如今再难续编
永和街58号:门内的春秋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