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稀古籍“借壳”重生 文献保护从民间开始?

古籍,可谓是文明的活化石,黄旧书页上的滴滴墨水见证了文明的历程。只是古籍生命脆弱,纸本质地本来就不易保存,历经兵燹天灾之后,更是所存无几。民间文化机构引进现代化技术,让古籍得以另外一种形式重生,并惠及学者,也是无负前贤一片心血。
 
潮汕历史上名贤辈出,他们所留下的著作文献数量庞大,是潮人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但由于战乱和天灾人祸,一些珍贵文献已岌岌可危。我市一家民间机构就致力于抢救、保护民间文献资料,最近他们就募资出版了三部珍稀的潮学著作,供给潮学爱好者共享。
 
不久前,在韩山师范学院潮学研究院举办的一场沙龙上,由民间公益组织——“汕头和潮文化交流中心”编印的《和潮文库》第一辑举行了首发式。《和潮文库》第一辑是对三部珍稀版本的潮学古籍进行重新影印,其中包括明代工部左侍郎陈一松所著的《玉简山堂集》、明代大理寺卿周光镐所著的《明农山堂集》,还有清代易学家陈英猷所著的《演周易》。这些翻印的古籍被分别赠送给潮汕三市的各大图书馆和科研机构。
韩山师范学院黄挺教授告诉我们,潮汕现存的文献数量挺多的,但真正由一个民间机构自己出力出这样的书,“和潮文化交流中心”是第一个。

潮汕先贤苦心造诣 奈何古籍命运坎坷
这套《和潮文库》得以翻印出版,还得从三部珍稀古籍的命运说起。《演周易》这部书最受学者高度评价,饶宗颐先生还以未能目睹这部书的原版而深感遗憾。原来,清代中期潮阳县河浦乡名士陈英猷,历30年寒暑隐居于河浦叠石山发奋精研《周易》,才最终著下这部10万多字的《演周易》,对易学中的术数进行了深入研究论述。可惜奇书著成不久,陈英猷积劳成疾,在贫困中呕血而亡,去世时77岁。
 
现年70多岁的陈敬忠老先生称呼陈英猷为祖伯,在他年幼时曾经亲眼看过祖伯《演周易》这部书的木刻模板。可惜在解放初的政治运动中,整套珍贵的木刻模板连同木刻的原书不幸散佚。后来,陈敬忠的老师在临终前将这套手抄版的《演周易》托付给他,他才知道民国年间有位乡贤陈光海完整地将祖伯的《演周易》这部书抄录下来,如今已成为孤本。所以老师郑重托付给他,希望他能用生命去保卫这本珍贵古籍。
 
 
和陈敬忠老先生一样,周修东先生也是一位潮汕文化爱好者。年轻时候,周修东因为翻阅自己宗族的族谱而引发对先祖——明代潮阳峡山籍名贤周光镐的关注。从而他苦苦追寻周光镐的著作《明农山堂集》,最终从一位族伯手中获得这本民国时期泰国翻印的版本。也正因为这部书开始,他走上了潮学研究之路,不断搜集、拜读与周光镐同时代的潮汕各名贤的著作。其中为了找到明代潮州名贤陈一松的《玉简山堂集》,他跑了省内若干所大图书馆,最终分成几次,才从省文献馆中完整复印到这份光绪年间的珍稀木刻本。
 
 

古籍的数字化进程 为保留文化引入现代技术
2012年初,以弘扬潮汕文化、抢救民间文献为宗旨的民间非盈利文化机构——汕头和潮文化交流中心成立。经过热心人士的牵线搭桥,陈敬忠和周修东两位古籍的收藏人都无私地将这些珍稀古籍提供出来,进行数字化处理和翻印出版。与此同时,一批潮籍的青年学者、技术人员和媒体工作者也义务参与到出版的校对、编印工作中来,最终促成这三本珍稀的潮学著作与更多普通读者见面。
 
黄挺认为,流传这么久的文献存世量已经非常的少。把这些珍稀的潮汕文献印出来后,在民间流传比较广了,就可以鼓动更多人从事这方面的研究。这其实是在传承文化。
目前,汕头和潮文化交流中心团结着这批潮汕文化的研究者和爱好者,继续在深入基层挖掘和搜集本土文献资源。他们还承担了省科技计划项目“粤东文物与文化保护数字化平台 ”的建设,并与韩师潮学院、南澳县博物馆合作建设数字博物馆。
汕头和潮文化交流中心负责人林畅说,这个数字化平台旨在搜集潮汕文献、文化资料,经整理后进行数字化,然后放到网络上面,可以作为全球资料共享交流的平台。包括现在逐步进行的南澳一号出水文物的3D拍摄的后期制作,最终会有3D展示效果,也是如此。
 
 
潮汕文化犹如浩瀚无边的海洋,但只有被充分开发和运用起来,才能真正变成潮人的财富。潮汕文献的数字化工作恰恰是一项能有效开发、利用潮汕文化的手段,但这项庞大的工程,未来还期待更多热心人来合力完成。
 
讲述昔日的故事,更多潮文化节目,请关注汕头电视台《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汕头橄榄台综合报道  转载请标注下方图片
来源/汕头电视台《民生档案》林剑铭 郭义成
橄榄小编/立庵  实习小编/博尔 

<上一篇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汫州打绳业的困局
读书有用无用?到澄海冠山看看就知道了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