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家传奇留千古 岐黄传承五世纪

中医是中国国粹之一,中国历代名医也被视为伟人而载入青史。潮州浮洋镇的井里村,在过去五个世纪中,不单涌现出若干位名医,还打造出一个中医老字号,被誉为岐黄第一村。最近,井里村又被国家住建部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声名远播。
井里村坐落于潮州浮洋镇西南,比邻揭阳。这个小村落人口仅有千来人,却有一座占地面积1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大广场。广场两侧的文化长廊丹楹彩栋,东面则伫立着一座四柱三门的大牌坊,赫然题着“岐黄第一村”的匾额,相当气派,让外来访客眼前一亮。井里村党支部书记柯楚贤解释说:“岐”是指岐伯,“黄”是指黄帝。相传在远古时期,黄帝和岐伯这两位中华民族的先祖都精通医术,合作编撰了一本医书名曰《黄帝内经》。《黄帝内经》被后世用于指代医药文化,又被誉为“岐黄之术”。井里村自古就涌现了大批从事医疗的人才,代代出精英,传承近500年,在国内首屈一指,所以村里才敢于自称“岐黄第一村”。
“岐黄第一村”牌坊
而“岐黄第一村”的历史渊源,还得从井里村柯氏一脉的传奇发展史谈起。井里村创建于宋朝中叶,俗名“井头”,起初是一个杂姓聚居之地。不过自明初永乐年间,柯氏始祖辛吾公从福建莆田南迁至此,柯氏逐渐发展为望族,如今已是一姓独大。裔孙们认为这得归功于明初有名的隐士何野云。相传,何野云是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友谅的军师,后来兵败云游四方,成为有名的地理先生。井里的85岁的老前辈柯受昌给我们讲了一段故事:话说当年何野云云游到潮汕,柯氏先祖辛吾公殷情款待,给何野云留下很好的印象。辛吾公一直想择块地创个村,可惜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后来何野云相中了现今井里村这一带,于是建议辛吾公到此创基,并告知辛吾公可以先埋下一块踏斗石,然后再筹钱买下周围山地。后来,柯氏一族就靠这一片地方起家。
如今,井里村的百姓在村的西边建了一个凉亭,亭命名为“念仙亭”,亭内就镌刻着何野云的画像,以示缅怀。井里村党支部原书记柯允丰解释说,何野云还曾经传给柯氏先祖一点医术,用土方土法治疗一些奇难杂症,使村民广泛受益,大为感激。后来,井里先民传下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要祭祖,必须先拜(何野云)先生,再拜祖先。
念仙亭
到了明朝中期,柯氏后人在当年何野云择址埋下踏斗石的地方,建起了一座大夫第。大夫第左右陆续又建起了大宅子,形成了井里人俗称的“八条巷”古民居聚落。在那个时代,柯氏一族的显赫,则归功于柯氏第五世祖柯玉井对井里岐黄事业的开拓之功。柯玉井原名柯文绍,号玉井,他自幼学医,25岁考中举人,先是进入太医院学习,后又到广西等地任职地方官,一生也颇有传奇色彩。现今柯氏家庙中,悬挂着一块“太安堂”古牌匾的复制品。据族谱记载,太安堂这个四百多年的老字号,就是由他开创的。
大夫第和“八条巷”
提到太安堂的创立,还得从柯玉井早年在广西梧州的从政经历谈起。嘉靖44年(即公元1565年),柯玉井任职广西梧州府正堂时,恰逢太医万邦宁因为朝中“太医朱林案”的牵连,无辜被流放到当地。颇懂医理的玉井公为国惜才,对这位老御医待以先生之礼,两人还在梧州为民办了若干好事实事。原来,梧州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当地的房屋多为竹木结构,每年干燥季节往往都易发火灾。柯玉井在梧州任职时,致力于帮助当地百姓重建家园,而且还与万邦宁合作设立医馆施医赠药,救治了非常多平民,被传为佳话。三年后,万邦宁终于平反回京,而且升为太医院院使。他感念柯玉井公的殷殷恩情,向嘉靖皇帝奏明柯玉井的政绩,并还将毕生研究的著述《万氏医贯》赠予柯玉井。嘉靖皇帝同时御赐“太安堂”牌匾,促成柯玉井在家乡开办“太安堂”医馆。
柯玉井塑像
后来柯玉井带着万邦宁这部《万氏医贯》告老还乡,精研其中收录的太医院秘方、验方,成为一代名医。从而成为“岐黄第一村”和老字号“太安堂”的奠基人。如今,这部书和这块老字号牌匾,就藏于现今太安堂博物馆中,成为镇馆之宝。
“太安堂”牌匾复制品
如果说,井里岐黄事业的开创是一段传奇,那么“岐黄第一村”光荣传统的延续,靠的则是历代柯氏子孙对中国传统医学孜孜不倦的钻研和勇于创新的传承精神。如今秉承这种精神,他们将“岐黄第一村”这张名片擦得越来越亮。
今年62岁的柯耀锐医师,在井里村卫生站坐诊已经有几十年时间。村里的病人并不是太多,因此一有空闲的时候,柯医师就坐下来翻翻医书。其中祖传的《万氏医贯》一直被他视为宝贝,几乎已经翻烂。听说,这部医书自古就一直在井里传抄,很多柯氏裔孙都借此走上行医之路。当年十七八岁的柯耀锐,就被爷爷要求开始研习《万氏医贯》,天天背诵汤头歌诀,四五年后当他正式从医,就在实践中悟到《万氏医贯》的许多妙用。有一次,一个一岁半左右的孩子被抱来求诊。柯耀锐检查发现孩子入睡困难,总是无精打采,却无外感症状,也无内伤,相当奇怪。为解决这一疑难杂症,他翻查了《万氏医贯》,果然找到有关记载,而且开出了沉香降气散的方剂。他照书上的法子下药,果然药到病除,从此更坚定了学好中医的信心。40多年来,柯耀锐除了不断加强理论学习之外,还把爷爷叮嘱的行医准则牢记在心,那就是“秉德济世,为而不争”,兢兢业业在村卫生站坐诊。如今儿子儿媳在这种氛围影响下,也开始扎根农村医疗事业。
扎根农村基层的柯耀锐医师
实际上,柯耀锐谨遵的行医准则,是井里柯氏创办太安堂这个老字号之后,历代积淀下来的堂训。同样是秉承这一核心价值观,柯玉井的嫡系后人勤于钻研医术、勇于开拓事业,使太安堂的名声越来越响亮。在现今太安堂创办的博物馆和非遗博物院中,都展示着太安堂十三代传人塑像,几乎每一代传人都有闪光点。
太安堂十三代传人塑像
据讲解员介绍,柯氏第二代传人柯醒昧公,15岁就会开方辨脉,现今太安堂的主打产品——消炎廯湿药膏的技术就源自于柯醒昧公。而第三代传人柯翔凤公,则把太安堂带出了潮州走向了全国,在广州、佛山等地开设了分号。第四代传人柯嶐公,独立开创了一整套完整的治疗心脏病的理论。到了清中期,太安堂的第七代传承人国园公英年早逝,他的夫人柯黄氏妈,独力承担起管理医馆和培养后嗣的重担。凭着这位传奇女性的智慧和悟性,研究出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又为井里村的岐黄事业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据太安堂博物馆解说员介绍,清朝雍正年间,潮州知府胡纯的夫人多年不孕,胡纯邀请柯黄氏妈为自己的夫人诊治。经过柯黄氏妈的调理,胡夫人服用了太安堂的麒麟丸,终于喜得麟子。胡知府老来得子非常高兴,于是题写“送子圣母”四字牌匾赠予柯黄氏妈,在潮州府传为佳话。
柯黄氏妈及其治疗不孕不育技术
据井里乡志记载,到了清乾隆年间,天下太平,井里村也得到了长足发展,各房祖厅陆续兴建,富户们又配套了书斋并设立了书田助学制度。从那时起,奋发读书、立志学医的乡风更盛,以至于从清末到解放初先后涌现出数十位名医,在潮汕各地悬壶济世。
如今常年在外创业的太安堂第13代传人、太安堂集团董事长柯树泉,每年都会抽时间返乡来这座修复的太安堂旧址看看。凝望祖辈们制药取水的古井,抚摸着一格格老药柜,他常常会回忆起在此读书学医的青春岁月。原来,在抗战时期,太安堂医馆被日寇拆毁大半,仅有后座幸存。而太安堂历代积累的医书恰好藏在后座屋檐的夹层中。解放后这间后座成了他学医的启蒙教室。柯树泉回忆说,自己初中毕业恰逢1966年文化革命,到处串联、学校停课。可是家里的老学究父亲,把他给进这间老屋,将老屋收藏的古医书放到他的眼前。于是按照父亲制定的每日计划,柯树泉一步一个脚印,学完了中医的基础知识。
太安堂集团董事长柯树泉在介绍自己的父亲
在太安堂家族严谨的家学熏陶下,柯树泉先后考入专业院校攻读医学和哲学专业,还虚心到各地拜名老中医学艺,终于成为当地颇有名气的中医师。从医25年后,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华夏大地,他又大胆走上了创办制药企业、实现中医产业化的道路。如今这家企业加速发展壮大,又不断反哺着老家井里村。
去年3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助理总干事弗朗西斯科·班德林,到太安堂集团考察中医药非遗文化,首站就访问了“岐黄第一村”井里村。这座古村孕育了中国中医药行业的一块品牌,反过来这块品牌又为这座古村打开了一扇让世界了解中国文化的窗口。
太安堂麒麟丸非遗博物院

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 林晓军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文化之里”称文里 最是可贵“善”与“义”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