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溪水头望宋迹 鹿境山下叹兴替

熟悉中国地理和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贯通南北的人工古运河——京杭大运河,是世界公认最长的古代运河,已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而在海丰县可塘镇境内,有一条700多年前由朝廷官方开凿的古运河,却鲜为人知。也正因为有这条古运河,让一座不起眼的小村落被载入史册,它名叫“宋溪头”。
宋溪
我们的摄制组根据地图导航,来到了海丰县城东南方的可塘镇。宋溪头村就处在可塘镇西南一小片依山傍水的平原地带,事实上宋溪头只是一个自然村,目前隶属陇东村,地域非常小,却一直受史学界关注。为我们带路的海丰文史学者叶良方,就对它有相当大的兴趣。叶老师陪记者步行来到村南面的小溪边,向我们介绍说,面前这片水域就是南宋开挖的人工运河——宋溪的起点。根据史书的记载,宋溪又名直渠溪,长2里许,深4米许,溪面宽8米,两边河床各20米。南宋末年,蒙元军队攻陷南宋都城临安,南宋流亡朝廷拥立年幼的宋端宗皇帝南下,船队沿海路从福建进入广东,驶至现今海丰县海域时,准备通过内河,向海陆丰一带的内地转移。当船行至此地,河道堵塞。由于这片陆地很平坦,宋军动用大批人力来开凿运河,挖通河道之后,把海丰境内的东溪和西溪连接起来。
宋溪今貌
宋王山
在兵荒马乱的时代,由流亡政府来组织开凿运河工程,其艰巨可想而知。但令人失望的是,随着数百年来沿岸村落的开垦发展,宋溪的溪面正在逐渐变窄,而且部分溪段被截断,如今已难见当年的恢宏景观。记者又走访了当地村民,想从老辈人口中了解有关宋军开凿运河的历史故事,当地老人却告诉记者,目前宋溪头人的先祖,基本都是清代才来此定居的。他们也只是听闻先辈口口相传一些零星的传说。87岁的卓彩兰奶奶就曾经听长辈讲过一个传说,说的是宋朝末代皇帝宋帝昺驻扎在此地的时候,曾遗留一把剑在山顶。后来宋帝昺和南宋小朝廷转移了,那把剑也不知所踪。卓奶奶说,近年政府部门派人来搜寻过,但一无所获。
卓奶奶讲故事
老人所讲的宋帝昺藏宝剑的山,就是村口一座只有二三十米高的小山包,当地人俗称“宋王山”。我们在山下就巧遇当地村干部王先生,他对寻宝嗤之以鼻,但就透露说宋王山上确实有宋迹。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穿越茂密的灌木,在山上发现了一些已经风化的古坟,看材质都是用三合土舂起来的。当地人推测,当年驻扎宋溪头一带的宋军将士,在病故或战死后可能就被葬于此地。王先生说,他小时候类似的山上古墓很多,但后来随着村民的开垦,好多古墓已荡然无存。曾经有考古人员来进行过考古,认定这些墓就是宋墓。
宋墓遗迹
草头香
由于寻不到其它古迹,我们只好匆匆下山。此时王先生还在一路张望,似乎是搜寻什么东西。很快他在田间拔起一丛青草,兴奋地告诉记者,这种草相传就是宋帝昺点赞过的宝贝,当地人都叫它“草头香”。相传宋帝昺在宋王山上小憩时,奴婢们先是用一种松柏叶去铺地,但是他觉得刺人,弃之不用。后来奴婢又采集了那种“草头香”铺地供其睡觉,又软又舒服。于是宋帝昺口谕,要“草头香”茁壮生长,子子孙孙传下去。
因为有这段传说,“草头香”自古以来在当地被视为有吉祥寓意的植物,形成了独特的婚嫁民俗。卓彩兰奶奶介绍说,当地人嫁女儿必须要在田里挖来一对“草头香”,让女儿带在身上到夫家去,寓意就是去那里传子传孙。
草头香
宋师岭
走出宋溪头村,我们在宋王山北面一两公里的地方,又找到了一座被当地俗称“宋师岭”的小山岭。山岭望去并不险峻,只是被茂密的杂草林木所覆盖,难以接近。据地方志书记载,当年宋军在该岭上筑土为阶,以通兵路。可惜如今只能从传说中去想象军队在此来来往往的景象。
事实上,宋溪头和宋溪在地图上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宋溪究竟通向何处,它是否对宋军的战略转移起到实质作用呢?为了进一步探索宋溪这项古代水利工程,了解南宋流亡朝廷在海丰一带的活动轨迹,我们决定前往宋溪的另外一端,继续访古。
鹿境山
在海丰县附城镇南部,有一座两侧被河道包围的长条形山丘,相传古人曾发现有鹿嬉戏于山间,而将它命名为“鹿境山”。鹿境山周围丘陵起伏,有三条溪流汇集并向南注入西溪,流出长沙湾海口。从地图上看,东面一条溪流,它的源头就是宋溪。可以肯定的是,当年在宋溪开凿之后,这里成为南宋流亡朝廷船队的必经之路,当地相传有一些古地名就是那个时代遗留下来的。
鹿境山
圣井
海丰县附城镇新南村村民吕奋飞告诉记者:他们村附近有一座山,老辈人称之为“畔畲山”,在畔畲山的后面,河道的旁边,有另一个古地名叫“畲港”。“畲港”前方的河流,古地名叫“绵洋溪”,就是《海丰县》志记载的御宴潭。县志记载,南宋流亡小朝廷在撤离海丰之后,文天祥率领的勤王军队才从江西辗转赶来。当时宋帝曾下旨在此宴请文天祥,因而得名御宴潭。也就是说,南宋流亡小朝廷和文天祥率领的两部分军队,先后都在周围流域驻扎过。那是否留下遗迹呢?当地人带我们登上鹿境山,在一处山腰上抹开杂草,可见一潭清泉,石壁刻着“圣井”两字。这个泉眼的水一直流到山下,附近村民为此还设了取水口。海丰县附城镇新山村村民吕寨老先生回忆说,小时候临近的村居群众都来这里打水,因为冬天当地淡水奇缺,鹿境四周的水域都是咸水。民间有传说,南宋小皇朝南逃的时候,军队在此驻扎、取水,“圣井”就是端宗皇帝命名的,不过现在已经很难考证。
圣井古迹
大宫
而在鹿境山下,还有一处被当地人俗称为“大宫”的区域,目前已建为当地的神庙。听老辈人说,在古时候“大宫”是一片建筑群,规模比现在大得多,可能得有好几个足球场大小。但后来变成一片废墟,被林木覆盖,直到改革开放后才开垦为居民区。如今这一带地面上仍遗留着一些古建筑的墙基。究竟这是不是南宋小王朝临时基地的遗址?后人也难以考证。吕寨老先生还回忆说,以前山上还有元宋元时代的古墓,形状很大,坟手有雕花,还有跑马花纹。可惜这些古迹如今也已荒废殆尽。不过,我们经人指引,在距离鹿境山不远的新南村丘陵山地上,还是发现了若干处类似于宋王山古墓的遗迹,墓葬规模甚至比宋王山还大。当地人推测,这些墓埋葬的很可能是当年驻扎在此的南宋将领。由于这一带只是宋军的临时驻扎地,具体情况没有载入史志。
大宫所在地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叶良方老师在当地考察时,向我们介绍说:历代相传,南宋小皇朝开挖宋溪之后,船队从东溪行驶到达这里,曾在此驻扎过一段时间。相传小朝廷要在这里建立抗元的大本营。但由于形势大变,元兵追赶而来。所以宋军船队又继续赶路,直到鲘门出海。
白仔鱼
当年南宋流亡小朝廷耗费人力物力,开凿了人工运河,使整个小朝廷向珠三角一带转移缩短了路程,但仍旧改变不了最终亡国的命运。不过,这条运河在此后数百年间,却成了沟通海丰境内东西两翼的便捷通道。可塘镇陇东村村干部王仁钟先生回忆说,小时候他就曾经坐船沿着宋溪,去到了海丰县城。那时候水面宽阔,还有涨潮退潮,每逢退潮时会有一种尖头鱼大量涌入,渔民用闸闸下去往往会有不小的收获。
白仔鱼
如今由于宋溪环境改变,通航已成为历史。王先生所描述的那种尖头鱼,在流域内也不多见了。不过,关于尖头鱼的传说却流传甚广,当地人也称这种鱼为“白仔鱼”,学名“前鳞鲻”,相传当年流亡至宋溪头的少年宋端宗品尝后,曾感叹说,“白饭送金汤,何必当君王。” 数百年后,人们大多只记住了这段传说,却往往忽略了那段国破家亡的历史。
详情请留意今晚(4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 张奕斯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古城旧厝成茶馆 品茶唱曲展文化
育才兴邦传文脉 崇商乐善弘乡风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