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西湖:阅尽潮州城千年沧桑成古今文化大观园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宋代文学家苏东坡的这首诗,让杭州西湖这处风景区千百年来一直被天下人所向往。或许是出于这种向往,潮人自唐宋开始,逐步在潮州城之西也围出一个西湖,后来又将它列入潮州八景之一,至今仍是当地知名的人文景点。
航拍西湖
潮州西湖,从高空俯瞰,它是一个开阔的长条形大湖泊,西倚青山、东临闹市,可说是潮州市内一处不可多得的天然园林景观。“西湖”究竟得名于何时,如今难以考证。据史料记载,在古时它只是韩江一条小支流,直到唐代潮州城修筑北堤,这片水域才与韩江隔断,逐渐被围成一个活水湖。恰逢当时唐肃宗下诏在天下设置放生池八十一处,潮州西湖一隅也成为其中一处放生池。而西湖形成之后,吸引众多来此垂钓、捕鱼者,形成“西湖渔筏”这一景致,被后人列入潮州八景之一。到了宋代之后,西湖逐渐淤塞,于是历代地方官为体现政绩,往往都会对西湖进行疏浚整治。西湖畔有一处南宋庆元年间的摩崖石刻《重辟西湖记》,就记载了当时太守林㟽整治西湖的一段佳话。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青年委员会委员陈贤武为我们解读了其中一部分内容——当时潮州太守林㟽命令通判廖德明主持这项工程,重辟西湖,其中在西湖南北总共修了三个亭。而且沿湖边疏通了两条道路,四周种花种草,使得西湖更加非常美观。
《重辟西湖记》
按照正史记载,早在宋代,皇家园林已经有定期向公众开放,让皇家与民同乐的传统。各州府也上行下效,在地方开辟公共园林,营造天下升平的氛围。因此当时的文人对重辟西湖这样评价:“一以祈君寿,二以同民乐,三以振地灵起人物……
西湖各处题名碑
要说地灵人杰,潮州府自唐宋之后确实是文风蔚起、人才辈出。如今在西湖山各个角落,仍保留着若干处明清时期统一格式的科举题名碑,记载着历次科举考试中高中举人的潮州籍士子的名字。在西湖山半山腰,还有一座雁塔,始建于宋代,后世重建,寄托着古人雁塔题名的美好愿望。陈贤武解释说, “雁塔题名”这个惯例始于唐代,在唐代开科举之后,官方就在长安的雁塔边上,把凡是中进士的考生刻石留名,公之于众。于是上行下效,到了潮州府这一级,就把潮州府辖下各县考上举人的学子名字,在此勒碑,让子孙后代都知道。从这一古俗,也可以看出当时潮州府科举繁盛的状况。
西湖雁塔
除了前面记事、记功名的摩崖石刻之外,西湖山几乎成了历代文人墨客留题勒石的天然碑林。至今尚保存较完好的石刻有130多处,成为研究名人事迹、人文风俗的不可移动档案。我们在若干摩崖石刻诗词中,就发现了一位明代著名清官——唐伯元留下的若干处手迹。唐伯元,字仁卿,澄海人。他不单在学术方面有成就,更以勤政廉政而闻名,甚至过世后朝廷还追赠“铨曹冰鉴”四字,刻在潮州牌坊街的其中一处牌坊。有一年他回潮州为母守孝,顺便协助潮州知府徐一唯整治西湖环境,受到民众拥护。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被多位官员写入诗文,在西湖勒石纪念。潮州市潮州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唐学武介绍说,当年在唐伯元协助下,西湖整治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官府在西湖边筑了湖堤,种了垂柳,建了小桥,漫山遍野种了竹子、苍松、梅花,之后又把西湖范围内的一些古墓按一定赔偿原则进行迁葬,并兴建一座寺庙,名为“寿安寺”。
寿安古寺
因为唐伯元的刚正不阿,与当时朝廷官员腐败成风、结党营私的氛围格格不入,于是他在57岁那年告老还乡,在潮州西湖隐居。相传他在西湖山北麓建石室、种梅花,闭门读书,有时还独自来到湖边垂钓,后人将此地命名为“钓鱼台”,并赋诗勒石进行歌颂。潮州先贤饶勋先生,就在钓鱼台题下几句诗,诗文写道:“世事不关心,有酒聊自斟,提杆湖上去,垂钓坐柳荫,一台千古在,相对云水深。”生动描写出唐伯元的心志。可惜这处石刻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破坏,现在只剩下一部分。
钓鱼台
事实上,潮州西湖在历史上,还不单纯是一处园林景观,而且是教育、宗教、国防、政治等设施或机构汇集之处。考察西湖史迹,我们发现它更像是潮州城的古今文化大观园,阅尽潮州城的千年沧桑。
远眺湖山
西湖西侧横卧的丘陵,因为形似葫芦,被潮州人俗称为葫芦山;也因为比邻西湖,又称湖山。湖山古树苍天、环境清幽,自古以来就陆续兴建了若干道观寺庙,香火不断。也因为清静,湖山成为一些文人士子结庐读书之所。北宋元祐年间,潮州府还将州学设在西湖山麓,南宋又曾在山上修建贤守祠,祭祀对潮州贡献较大的多位地方贤士。可惜这些设施早已不存。如今湖山上规模最大而且仍保留原始风貌的古建设施,则是从明朝开始筑造、清朝反复重修的腰城。从这一段段非常厚实的残墙,后人仍可想想当年这项国防工程的浩大。陈贤武先生介绍说,湖山腰城与潮州城内的防卫互为犄角。要是城内发生战事,湖山腰城的军队就可以出兵协助,而且腰城上还设有炮台,可以在腰城上直接炮轰。到了民国的时候,它就慢慢荒废了。
湖山腰城
而如今,提到西湖的标志性建筑,人人往往会想起湖畔的涵碧楼。涵碧楼始建于1922年,当时为配合西湖公园的开辟而修建,原本被地方军阀洪兆麟占为私产。1925年,孙中山建立的广东国民政府组织东征,最终驱逐了洪兆麟等地方军阀势力。从此涵碧楼也与中国革命结下不解之缘。涵碧楼革命纪念馆 原馆长陆民生介绍说,1925年广东国民政府的两次东征,周恩来都曾在这里办公,蒋介石也在这里住了一晚。而黄埔军校潮州分校,设在潮州中山路李厝祠,这里又成为黄埔军校潮州分校的办事处。到了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之后,周恩来带部队南下潮汕地区,九月二十三号进入潮州,又在这里住了一晚。
涵碧楼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军转战潮汕,从9月23日进人潮州,至30日撤退,前后共七日,史称“潮汕七日红”。涵碧楼在当时被起义军第三师作为司令部,师长周逸群在此坐镇指挥,卫戍潮州城。中共潮安县委与驻潮起义军密切配合,发动群众建立红色政权,涵碧楼一时成为潮州城的军政核心。解放后,当年曾亲历“潮汕七日红”的贺龙、粟裕、萧克、郭沫若等党政军领导都曾回到故地,追思那段峥嵘岁月。陆民生先生说,1963年贺龙同志就曾莅临西湖畔,准备重访涵碧楼,结果让他很失望——因为涵碧楼在抗战时期被日寇飞机炸毁了。于是贺龙元帅在现场提议,“涵碧楼能不能够再建起来?”当时汕头行署的领导现场拍板,保证一定让涵碧楼重建起来。等重建完毕,老同志郭沫若还专门从北京寄来了他题写的“涵碧楼”三个字,于是这三个字被塑在涵碧楼楼顶。
涵碧楼内的展厅
潮州西湖的另一座标志性建筑,则是正对着虹桥的广场上,那座高高耸立的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纪念碑始建于1949年2月,本世纪之初重建,但基座所镶嵌的《潮汕抗日战纪》碑石依然是当年的原碑。抗战结束后,时任广东第五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的陈克华,进驻潮安县城举行受降仪式,正式宣布潮安光复。身为潮州人的陈克华,后来亲自撰写这份碑文,记载了从1938年南澳抗击日寇入侵,到1945年潮汕光复这段期间,潮汕军民浴血御敌的历程。至今读起来,仍然令后人无限感慨。
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
抗战纪念碑西面山坡上还有一座凉亭。这座凉亭名为“景韩亭”。景韩亭始建于民国,亭内镶嵌着几块古老的碑石,相传是韩愈手书的《白鹦鹉赋》。亭子旁边还有一块景韩亭碑记,碑文正是陈克华将军所立。后人在碑文中,还能读出陈将军的爱国情怀。据陈克华将军侄孙 陈潮声介绍,抗战期间有一位何姓的日伪潮安县长附庸风雅,宣称要纪念韩愈,就把韩愈著名的《白鹦鹉赋》石碑移到西湖公园,建了一座“仰韩亭”。抗战胜利之后,陈克华将军来西湖公园游览,这位一贯爱国、富有民族正义感的将军看到仰韩亭,脸色大变。他向众人指出,何县长本身是汉奸,有什么资格“仰韩”,这简直是侮辱韩文公!于是下令将“仰韩亭”毁掉,重建了这座“景韩亭”。
景韩亭
其实,认真去细究潮州西湖各个角落的石刻、碑文,还能够回味出很多潮州历史的酸甜苦辣来。至于西湖流传的传奇故事,更是一本书也难以道尽。这也是值得潮州人骄傲的一笔文化财富。
详情请留意今晚(1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两枚来自“凤凰市”的信封 揭开了揭阳一处古集市的沧桑面容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