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繁华的潮剧作曲如今已然萧瑟!培养潮剧作曲人才,路在何方?

金秋九月,桂子飘香的时节,由广东潮剧院,汕头市政协岭海丝竹社,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承办的李廷波潮剧作品音乐会在汕头市慧如剧场举办。继李廷波之后,已故作曲家陈登谋、黄钦赐的作品专场也正在准备中。这样密集的举办潮剧作曲家的专场,是否传递了一个信号,潮剧作曲的重要性,已经到了要大力宣扬的时候了。
作为目前潮剧作曲界的代表性人物,这是李廷波的第四次个人专场,导演郑松明想为此做一个走心的晚会。这次音乐会选取了李廷波不同时间创作的不同风格17个唱段,时间跨度大,郑松明把它当做李廷波从艺至今的一次艺术总结。
△郑松明
时隔一月,广东潮剧院已故作曲家陈登谋的作品欣赏会“心灵的乐章”也在慧如剧场如期登场,方展荣、郑健英、孙小华、刘小丽等名角重返舞台,与潮剧院的中青年演员一起,倾情演绎经典名曲,以纪念这位为潮剧音乐唱腔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艺术家诞辰80周年。
潮剧的个人专场,由1999年姚璇秋从艺50周年的晚会率先拉开帷幕,此后,以演员的名义举办的个人专场接踵而至。从2015年开始,以作曲家的名义推出的作品专场开始出现,并呈现出集中的态势,除了李廷波,马飞、杨广泉、陈登谋的作品专场外,黄钦赐的个人专场也在筹划中。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这个现象背后,折射了怎样的现实意义?
广东省潮剧发展与改革基金会名誉理事长谢惠鹏人话掷地有声:“作曲现在人才奇缺,剧本可以移植,导演也可以外聘,但是潮剧的作曲家必须在本土产生!△谢惠鹏
潮剧的唱腔音乐属南戏的曲牌联缀体制,清代乾隆年间,梆子、皮黄剧种传入,潮剧吸收梆子腔对偶句曲式,形成曲牌与板腔结合的体制。作曲家沿着这个体制,在不同历史时期和社会背景下,创作了许多名曲新腔。20世纪30年代,徐乌辫创作“大喉曲”,随后林如烈的“王金龙板”把唱腔革新推进一步。40年代,出现“玉斗好轻六,喜怀好重六,木源好曲斡”的不同唱腔风格并存的局面。
△徐乌辫
△林如烈
1956年广东省潮剧团成立到“文革”爆发这十年,是潮剧唱腔音乐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在作曲、唱声、器乐伴奏、乐器改革等方面都有创新,提出以音乐塑造人物形象,为人物服务的作曲原则,出现一批集体合作的精品名曲。上世纪70年代以后,唱腔发展出现个人创作为主的创作方式,体现作品的个人风格,以李廷波,陈鹏为代表的一代新人担纲挑梁,百花盛开,争奇斗艳。
在旧时戏班,“先生”是个有艺术含量的称谓,只有编剧、作曲、司鼓才能称为先生,先生理应是一个戏班艺术的标杆。广东潮剧院曾拥有整个潮剧界为数最多、份量最重的“先生”。李廷波,人称“波生”,在滚滚红尘里依然静静守着传统。在正式演出之前,广东潮剧院参与演出的演员都会安排集中教唱,教唱的是李廷波先生,已成为惯例。教唱时,通常配以一弦一鼓,弦乐常用椰胡,管的是音乐旋律;鼓则是把握音乐节奏。潮剧舞台上有“三股索”的说法,即弦乐(俗称文畔)、击乐(俗称武畔)和演员的演唱三者要密切结合,才能达到预期的艺术效果。
△李廷波
教唱最初是因为旧时戏班童伶不识字,需要先生一字一句、一板一眼来传授,但也因为口传身授而保留了韵味。现在的演员会识谱了,他们也要先生教唱,而且很多知名演员也主动去找先生教唱。
地方戏曲与当地语言密不分可,它们应当是水乳交融的。潮汕话有八音,普通话是四音,戏曲音乐顺着语言的高低而上行下行,和音乐裹在一起的字才听得分明。字正腔圆是传统,也是一种准则。方言是独特绚丽的地方文化存在的基础,然而细分的声调对作曲家来说,是一种更艰难的挑战。
潮剧是在行进中的艺术,不是固态的,它不可能一成不变。唱法也有很大的不同。传统比较靠自然声,而现代科学的发声唱法,潮剧完全可以兼收并蓄。
潮剧唱腔结构分为曲牌、对偶曲和唱词小调三类,构成曲牌板腔混合的唱腔体制。潮剧唱腔的特点,主要表现在唱腔的用调上。曲牌唱腔或对偶曲唱腔一般都应用四种调,即“轻三六调”“重三六调”“活三五调”“反线调”。每一种调式通常都有相应的情绪表达,比如轻三六调适用于表达欢快跳跃、轻松热烈的情调,重三六调则适用于庄穆、沉重、激动的情绪。熟能生巧的作曲家并不局限于这样按部就班地套用调式,所有的规定既是规范,也是束缚,李廷波喜欢有时突破一下常规。他说:“活五主要是体现悲剧,但有时喜剧我也可以拿来写嘛。”《春草闯堂》胡知府送贵婿上京就是一个例子。李廷波还有一段反常规的曲,一直被作为范例。那是移植剧目《王熙凤》最后一场尤二姐万念俱灰、吞金而亡的情景。本是悲惨绝望的情绪,李廷波不用活五,却用轻三六,却恰好把尤二姐临时的悲凄孤单烘托出十分。
 
潮剧有很多固定的东西,程式是固定的,曲牌也是固定的,然而突破限制,用活传统,绽放自我,在艺术长河里留名,是所有艺术家所孜孜以求的。李廷波的曲有潮味,潮味是立足传统,又不囿于传统,“单纯在传统的圈子里钻,也钻不出东西。”实际上,作曲写的那些音符,还不单单是音乐领域的问题。一个作曲积累越多知识,对他的写曲就有越大帮助。
潮剧作曲家的成长之路可以用“道阻且长”来形容。走过繁华的潮剧作曲如今已然萧瑟,老一代作曲已年迈,而新一代作曲尚不能接班。这是个老话题了,浸在这一行40多年了,李廷波是惯看秋月春花了。他认为作曲的不景气,最大的原因是这一行地位的滑落,付出与所得极度的不匹配。

失去应有的待遇,作曲也失去了在人力资源配置中高的位置,作曲这一行难以招揽高素质人才。这一困境,又何止作曲这一行?扶持潮剧要落到实处,用力更需用心。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图文/梁卫群 孟磊 杨昊帆

橄榄小编/沐木
<上一篇没有了
油甘:药食两用的水果 饶平茶农用来制作油甘茶并打算产业化发展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