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行当(下):净、丑

行当之净篇
勾脸谱,用炸声,重工架,显气势。刚颇的净,是最浓墨重彩的行当。
净亦名“花脸”,在潮剧里称“乌面”。传说中的好乌面开喉如炸雷,猪呛人惊。乌面展示的是阳刚之美,强调气势,身段动作要拉架势,少唱,多用炸声道白,重在“喝头”好。
净原本扮演以插科打诨、滑稽调笑为主的喜剧角色,后世专工扮演性格粗犷、性格豪迈、形象高大的男性角色。
声腔宽宏、厚实,身段动作幅度大,讲究工架大、勾大花脸的脸谱。扮演人物有文臣、武将、草莽英雄、恶豪土霸。按表演风格,分为文乌面和武乌面。
文乌面,注重袍蟒工架造型;武乌面也称草鞋乌面,表演注重武工做派。此外,还有扮演心地善良、性格诙谐的人物,称为乌面丑。
  
在潮剧诸多行当里,乌面是唯一以脸记名的行当,面部是其最突出的地方。潮剧行当,生旦是白粉敷底,略施彩墨,而净丑则画脸谱。净行的脸谱化妆,先用不同颜色涂面,着力渲染眉、眼及额头的线条和图案,以改变演员本来的面目,从而刻画特定人物的形象。丑行比较简单,多在脸的中间涂上不同开关的白块,加划眉、眼、口、鼻的线条,使五官变形,产生性格和滑稽效果。

目前保留下来的一些谱式,与正字戏、外江戏(广东汉剧)大同小异,可以看出它们之间一定的渊源。部分潮剧脸谱比较有代表性。
擅长小生小旦小丑的潮剧,净行相对薄弱。远离政治中心的省尾国角、民性温和的潮汕地区孕育出来的是轻婉而非激越的戏曲剧种。潮剧研究专家林淳钧认为潮剧不擅长乌面,跟潮剧的童伶制有关系。
△林淳钧
虽然净行在潮剧里是一个相对薄弱的行当,但它给潮剧舞台添了一抹别样的色彩。一代代的潮剧艺人也衣钵相传,延续着这一行当艺术。

行当之丑篇
丑,最有草根味,是潮剧最丰富的行当,谐趣、滑稽,又透着人情练达的人生智慧。
从宋元杂剧到现代,各戏曲剧种都有“丑”这一行当。在舞台上,专门扮演行动滑稽、语言幽默、扮相丑而不怪、风趣的男性角色。有时也扮演性格奸诈、内心险恶、悭吝、卑鄙的人物。重做工、念白。丑是潮剧最有特色的行当。共有十类丑:官袍丑、项衫丑、踢鞋丑、武丑、裘头丑、褛衣丑、长衫丑、老丑、小丑、女丑。
△老丑
△小丑△女丑
丑的美学性格是滑稽、谐趣,其程式动作要领是“蹲、促、小”。丑行注重技巧,有“无技不成丑”之说。丑行有折扇工、梯子工、椅子工、葵扇工等使用道具的特技,还有要专门训练的成套程式动作,如官袍丑的想计科介、挨打科介;项衫丑的模仿皮影动作科介;女丑的打架科介;裘头丑的草猴动作科介,以及各种单独的造型动作。这些身段技法,融化在人物和剧情中,达到“情、理、技”三者的统一,使身段动作具有美学欣赏的价值。
△裘头丑
踢鞋丑,顾名思义,这腿脚工夫不可小觑,几乎每一个造型都离不开这双脚,它必然要经受长期磨炼。《刺梁冀》,是踢鞋丑的首本戏,陈邦沐学的这折戏,传自名丑徐坤全,练的首先就是腿脚工夫。
△踢鞋丑
除了踢鞋丑,项衫丑和官袍丑也是潮剧丑行里比较突出的行当。项衫丑常模仿皮影戏的动作,取其呆板、局促,以表现人物的某种精神状态;官袍丑模仿猴子、老鼠的行动特征,表现贪官“猴形鼠相”的嘴脸。通过状物取神,或舍形取神,使舞台表演富于写意性。
△项衫丑
 △官袍丑
青盲丑,在十类潮丑中并不单列,它归于长衫丑。但潮剧的青盲丑自成一套程式,有自己的表演特点:以耳代眼,手眼不一,行必侧身,出手尺内。青盲丑走路时通常拿根棍子,一手提着长衫。
△长衫丑
行当表演的丰富,剧种的特色,是无数代人长年累积下来的财富。继承与发展是传统戏曲永远的课题。戏曲传承的特殊性决定了它的传授都有个性,注定了其艺以人传的特点。林淳钧建议,在戏校老师传授之外,但是还得拜师,继承他的技艺。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图文/梁卫群 孟磊 杨昊帆

橄榄小编/沐木
<上一篇没有了
潮剧《古城风雷》接连斩获大奖,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创作故事呢?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