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潮州,至今仍保留着大批明清至民国时期的古建筑

潮州是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目前古城内仍保留着大批明清至民国时期的古建筑。特别是古祠堂,与大多数乡间一家一族共有的祠堂相比,潮州城内的很多宗祠有着独特之处。最近记者就跟随潮州的文化爱好者,对潮州城内最有代表性的若干座祠堂建筑进行了一番调查考察。
△航拍潮州城
陈奕良,是家住潮州的一位80后,业余时间醉心于潮州文化的学习探索,特别是对潮州城内的祠堂建筑相当感兴趣。多年来他考察了无数祠堂,也积累了很多资料。慢慢地他才发现,潮汕各地大部分祠堂,只局限于某乡某族甚至某个房头共有。但是在潮州府城内,历史上曾经存在若干个祠堂,则是九县同姓氏合建的大宗祠,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宗族文化。可惜的是,大部分九县同姓联宗的大宗祠,随着时代的推移已经被毁或被改建。目前我们所知的,只剩下残旧的廖氏大宗祠,被改建的林氏大宗祠,还有残存一点遗迹的黄氏大宗祠等。
 △陈奕良向记者展示他搜集到的九县联宗祠堂的资料
为何过去在潮州古城内,会出现如此集中的九县同姓联宗建祠堂的现象呢?奕良介绍说,要理解这种风俗,还得追溯潮州祠堂文化的源头。他从明代《永乐大典》有关潮州府的资料记载中找到这么一句话:“州之有祠堂自昌黎韩公始也。”也就是说,潮州历史上第一个祠堂是纪念韩愈的韩文公祠,其实它也不是私祠。在古时,必须达到一定级别的官宦,才可以修建祠堂。直到明朝的中期以后,朝廷才准许民间修建各姓氏的私祠。特别是来到清初,随着潮州城经济的活跃,有若干有钱有势的大宗族在潮州府城内聚居,争相建设宗祠来彰显本族的实力,提高宗亲的凝聚力。当时潮州府管辖九县,于是出现了九县的同姓宗亲合资建设大宗祠的现象。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陈贤武解释说,在同姓氏宗亲之间,往往是由有地位有身份的人先倡议,然后九县各族共同来派钱,投资建祠。其中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作为同姓宗亲的会馆,有利于宗亲在生意上强强联合。另外,来府城考秀才的宗亲,也有一个歇脚的地方,而且是包吃包住的。
△九县联宗的廖氏大宗祠
 

△九邑黄氏宗祠遗址

 
有史料显示,清末至民国时期,在潮州府城西马路以及与之交叉的义安路,方圆不足1平方公里的街巷内,就曾分布着不下十座祠堂。其中柳衙巷就集中了方氏、张氏、庄氏三座大宗祠。潮州方氏宗亲方云帆告诉记者,在清末潮汕方氏涌现出一位非常有权势和影响力的人物,就是方耀。为了光宗耀祖和联络宗亲的方便,当时方耀倡议在潮州府城内建设九县方氏大宗祠,为此他还奏请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两人联旨御赐在潮州兴建方氏大宗祠。当时慈禧太后还写了一个“福”字赐给方耀一族。方氏族人将“福”字刻在大宗祠大门的匾额上。可惜解放后方氏大宗祠和附近其它几座大宗祠都被拆迁改建,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各种联宗大宗祠祠簿
 
陈奕良就搜集到清末至民国时期几座九县联宗大宗祠的祠簿。这些祠簿里面,往往都有记载该大宗祠所供奉的各县各乡重要祖先的牌位,罗列了大宗祠过年过节祭祀的礼仪,以及各个宗族房头轮值祭拜的情况。有的祠簿,还记载了大宗族的迁徙史。在潮州九县曾氏祠簿里面,则保留了那座已经消亡的宗祠的平面图。平面图上的曾氏大宗祠,在一侧还建有曾氏的书院。后人可以想象曾氏大宗祠规模的宏伟,以及曾氏先人对文化的重视。而通过对若干九县联宗的宗祠祠簿进行研究,一些研究人员也挖掘出很多已经消失的潮州祠堂文化。
△九县联宗的曾氏大宗祠平面图
 
记者在调查走访中发现,潮州古城内的其它老祠堂,当年由于汇聚了潮州各县宗亲的智慧和力量,不单纯是潮汕姓氏文化的重要载体,又是展示潮汕工艺精华的殿堂,另外还有一些祠堂则见证了潮汕历史的大事件。
位于潮州城义安路铁巷内的己略黄公祠,始建于清光绪年间,至今已有百来年的历史。整座祠堂按照传统的四点金格局建设,只有前后两进,规模不大。但它集潮汕传统建筑艺术之大成,石雕、木雕、金漆画、嵌瓷应有尽有,而且雕刻做工精巧华丽,令人称绝。现在已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那么,为何一座小巧的祠堂,装饰却极尽奢华呢?
 △己略黄公祠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陈贤武就为我们讲述了一段传奇:潮州城在明清时期,流传着一句口头禅——“家伙巷李铁巷陈”,生动说明了当时潮州李、陈两大家族聚居在两条巷中。其中“铁巷陈”,以清初潮州大诗人陈衍虞的家族为代表,陈衍虞家族先后涌现出五代几十位诗人,在潮州文坛有巨大影响力。
△潮州城 铁巷
到了清末光绪年间,潮州黄氏宗族因为出了一位广西思恩府知府黄鹏飞,也逐渐在城内扩张势力。黄鹏飞家族在发达之后准备兴建祠堂,就看中了铁巷这个地方。不过铁巷陈氏的宗族势力非常强大。陈氏族老们很快探知,以黄鹏飞为首的黄氏宗族,正在铁巷口买地、准备大兴土木。这让铁巷陈氏感觉有失脸面,于是召开宗族会议,宣布严禁族人出售土地给黄氏,否则开除族籍。
△己略黄公祠的石雕与木雕
本来黄鹏飞家族已经与部分陈氏族人谈妥,准备签订购地合同,但这些陈氏族人迫于压力反悔了。黄鹏飞非常恼火,决定要把原先用于兴建宽敞祠堂的钱,在有限的地块上建一座工艺最精湛的祠堂,风头要盖过陈氏家族。于是,如今游客在己略黄公祠看到的木雕也好,石雕也好,均是当时潮州传统工艺之精华,并且被全国古建专家誉为“潮州三件宝”之一。
△潮州城宰辅巷内的工夫茶文化博物馆
 
走进义安路宰辅巷,我们又看见了一座相当有特色的老祠堂。规模虽然也不是特别大,但较完好保留着清代建筑和装修风格。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年前这座老祠还是脏乱破旧、少人关注的角落。经过潮州文化爱好者方云帆先生投资修复,如今已经布置成一所工夫茶博物馆。人们能观赏到从商周时期至近现代的一系列茶道器物,特别是潮汕特色的古茶炉、冲罐、茶盏等等,让潮汕游客倍感亲切。方云帆告诉记者,作为一个潮州文化爱好者,他希望把原汁原味的家乡文化呈现给世人,所以一直想要找一座古宅来建博物馆,最后相中了这处原先为陈氏小宗祠的传统建筑。后来在修旧如故的基础上,建成了现在这座潮州工夫茶文化博物馆,从而也赋予了它新的生命和使命。
△已开辟为黄军校潮州分校历史纪念馆的李厝祠
 
从今年初开始,潮州市向社会发出了“百家修百祠”的倡议,动员社会力量修复古城内的老祠堂等历史建筑,留住潮州的历史文脉。其中,潮州中山路上占地面积超1千平方米的李厝祠,被列入今年的启动项目。李厝祠长期以来由潮剧培训机构借用,现在经过修缮和布展,已经开辟为历史纪念馆,今年国庆开门迎客,让世人重新了解到90年前一段辉煌的革命史。原来,在上世纪20年代,广东国民政府组织以黄埔军校生为主力的东征军讨伐地方军阀。东征军来到潮州时出于革命需要,蒋介石、周恩来等领导人决定在潮州成立黄埔军校潮州分校。该分校以中山路上的李厝祠为中心,校区涵盖附近的黄氏大宗祠、蓝氏宗祠。从黄埔军校校史来看,黄埔军校曾经办过10个分校,潮州分校是第一分校。当时蒋介石亲任分校校长,周恩来任政治部的主任。潮州当地学者认为,此地见证了国共合作的风云岁月,现在开辟为黄埔军校潮州分校纪念馆极具历史意义。
△航拍廖氏大宗祠
 
坐落在潮州太平路旧县巷内的廖氏大宗祠,是一座始建于民国初期的九县廖氏联宗大宗祠。资料显示,整座祠堂占地4200平方米,差不多五分之三个标准足球场大小,是潮州城中规模最大的祠堂建筑。在老祠堂内参观,我们感叹于它的宏伟,也感慨于岁月的沧桑。原来,廖氏大宗祠所在地,在清代地处海阳县衙署之后,地段优越。清末已有来自潮汕各地的若干位廖氏商人、士子在此购地建宅聚居,他们又集资于1919年建成这座大宗祠。解放后这里一直被作为潮州党政机关的办公场所。多年前随着党政部门搬迁,部分私产归还原主,大面积的公产部分空置下来。如今随着“百家修百祠”倡议的提出,潮汕廖氏宗亲们也动员起来,积极配合政府推动这项工程的开展。潮州廖氏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廖令焕介绍说,该会获悉有关“百家修百祠”的信息之后,已向潮汕地区廖氏同胞和海外宗亲发出了倡议书,发动大家捐资修祠,借此来敦睦潮汕廖氏宗亲的感情,并将传统文化和文物保留下去。
△廖氏大宗祠一侧已修复的廖氏旧宅
 
百家修百祠,留住古城文脉,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文脉不单单是一座座空壳的古建筑,更还包含着这座建筑所散发的文化品味。此前,在访问潮州工夫茶文化博物馆馆长方云帆时,他说的一句话让记者颇有感触——赋予老建筑新的使命,才能让它活化起来!这或许也是让古城文脉继续跳动下去的一个有益探索。
详情请留意《民生档案》播出的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陈少鹏
橄榄小编/沐木
<上一篇没有了
在潮汕地区广为流传的南枝拳,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