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多年前龙湖区这个小村就自建了一座中山公园

中山公园是为纪念近代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而建设的公共园林。自民国以来,全国各大中城市纷纷建设中山公园,汕头中山公园今年就恰好迎来90周年华诞,备受关注。而鲜为人知的是,在龙湖区外砂镇的东溪村,80多年前也曾自发建成一座乡村中山公园,这在当时成为一桩新鲜事。
位于老堤旁的长寿庵
记者获得线索,来到东溪村寻访当年那座乡村创建的中山公园。热心的老辈人先把记者带到了村东面的这座长寿庵。长寿庵坐落在外砂河的古堤旁,周围古榕婆娑,鸟语花香。看上去,这是一处儒释两教合一的古寺,根据记载,自清康熙末期初建、乾隆中后期易址重建至今。除了历史久远之外,这座建筑似乎平淡无奇。但当地文化人士则认为,长寿庵是东溪古代史上的一个精神文明标志,因为有这片文化土壤,才有后来的中山公园。
长寿庵内部
汕头市龙湖区政协特邀文史研究员金利明解释说,这个袖珍的长寿庵,历史已经超过300年,见证了东溪这座古村落的风风雨雨。而且这里在过去既是宗教场所,又是文化交流场所。先是在清朝同治年间,村里一帮读书人租借庵寺僧房来读书;到了清末这里聚集了一大帮文人墨客,留下了一大批诗文。而来到民国,当地文人又在长寿庵隔壁建了一个中山公园来缅怀孙中山,使这里的文化氛围更加浓厚。
 东溪村老辈人指认早年东溪中山公园的范围
听老辈人说,东溪中山公园,当年与长寿庵只有一墙之隔。可惜如今遗址上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池塘。按照地方文史记载,自汕头在1928年建成中山公园之后,东溪乡绅王硕彦也带头在家乡募资,于次年在此建成了一个小小的中山公园,在公园的亭内还悬挂了中山先生遗像以示缅怀。很快周围乡村的游客纷至沓来。三十年代初有一群小学生在游览之后写成了游记,竟然被后人结集保存下来,字里行间仍能让人感受到那座乡村公园的美景。
上世纪30年代的小学生游览东溪中山公园写下的游记
今日的东溪村,是一个不足3千人口的小村落,在当年人口更少。但这座古村背后深厚的人文底蕴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据东溪王氏族史推断,东溪创乡于元末明初,到明中期已经建成王氏大宗祠。可惜,来到清康熙初年,朝廷为防范郑成功抗清势力而强令沿海百姓内迁,这座古村毁于一旦。如今,东溪村内的大宫中,仍供奉着后来为百姓发声,促使朝廷颁布新政、允许沿海百姓回迁的两广总督周有德、广东巡抚王来任两位官员,见证着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东溪大宫内供奉的“总督巡抚老爷”
东溪王氏族史还记载,在东溪先人回迁到这片祖居地十多年后的康熙30年(即1691年),以及后来的乾隆元年(即1736年),乡人两次修复大宗祠。足见东溪当时经济实力已迅速得以恢复壮大,令人叹服。之所以能创造这段辉煌,还得归功于东溪人的经商传统。东溪村内有一座王氏动祖祠,祖祠周围一大落古民宅被当地人俗称为“大厝内”。“大厝内”最早的主人王为动,就是带领东溪人开拓商业帝国的一位先驱。王为动的裔孙王民声告诉记者:早在康熙年间,先祖王亮选凭借才智担任了广东镇平县的师爷,他的儿子王为动因为有了父亲的人脉关系,便往返于澄海、镇平之间做生意。后来发家致富,就回到外砂河边建豪宅奉养父亲,乡人称作“大厝内”。王亮选在告老归乡后,热心乡里公共事务,多次应邀出席乡饮,备受乡民敬重。澄海知县张鲤还赠送了“褒隆月旦”的牌匾予以旌表,如今仍挂在祖祠中。
王氏动祖祠
后来到了清乾隆中期,王为动的裔孙侯彰、侯受、侯冕三兄弟联合兴建了这座“动祖祠”,缅怀先祖这种开拓进取的功德。这座祖祠后来到清末民国时期,又创办为当地著名的震东学校,培养了大批知识分子和商界精英,这已是后话。
东溪“大厝内”悬挂的“褒隆月旦”匾额
在东溪村另一座祠堂——世德堂内,我们还见到了一块圣旨牌匾。牌匾镌刻着道光皇帝褒扬东溪乡贤王邦英公嫲、父母的圣旨汉文部分。关于圣旨的由来,还得从王邦英等王氏先人的传奇经历讲起。原来,早在清康熙年间,东溪人就开始下南洋谋生。到嘉庆年间,王邦英与胞兄王菊溪创办了一支船队,定名“和顺”号,从事航运业务,最高峰时拥有货船80艘,获利颇丰。船队一开始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往返于中国,与东南亚各国之间进行贸易。后来被指定为朝廷的讨贡船,负责向暹罗国讨贡,再后来又成为暹罗的进贡船。船队除了赚到佣金之外,也对朝廷有了贡献。所以在道光皇帝登基的元年,王邦英捐纳了一定的款项,获得朝廷封赠“按察司经历”一职。
东溪世德堂
令人扼腕的是,在朝廷颁授荣誉头衔的两年后,王邦英率领的船队就在广东大鹏湾遭遇大风,王邦英因海难而身亡。事件惊动朝廷,被写进《清宣宗实录》。随后,王邦英的子孙王天成等人接管“和顺号”,仅用三年时间就迅速恢复元气,并在村里兴建了祖祠“世德堂”和四座豪宅。到道光十二年,适逢皇帝50大寿,他们请求朝廷追封上祖,从而有了那块圣旨匾。
王邦英兄弟采用什么样的智慧和手段,获得了贡使的身份,从而壮大了海上贸易生意,如今已难以考证。但令人称道的是,他们致富不忘乡亲,从此带领东溪人一起闯荡海上丝绸之路,开创了东溪后来的辉煌。
世德堂内悬挂的圣旨牌匾
在东溪村东北面有一条乡间小路,在上百年前还是外砂河畔的大堤。如今随着乡村建设发展,在上百米之外又修筑了新堤。但老堤上的有一个北寨门,仍然保留着沧桑的古貌。踏入寨门,可见成片破败的栈房。听老辈人说,这一带就是当年“和顺”号船队的码头和货仓所在地。东溪村老协会原会长王朝有告诉记者,每当船队回来时,码头这里有排长龙等候亲人的,有搬运货物的,附近还专门设立了轿铺,随时等待载客,非常热闹。
东溪北寨门
“和顺”号和世德堂家族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不单带动了东溪,甚至是当时整个蓬州都的经济发展。不少先民都成为“和顺”号船员,或通过“和顺”号出国去到现今新马泰等国家和地区谋生。不到百年间,东溪村在外乡亲就创建了一大批有实力的商号。汕头市龙湖区政协特邀文史研究员金利明介绍说,其中有一个规模特别大的商号——“海记”。“海记”在暹罗、安南创办了几个大火砻,据传当年火砻的规模可以与暹罗陈慈黉经营的火砻媲美。另外,东溪乡贤在海外还有另一个商号叫做“振安园”,在马来亚曾经有上万亩的橡胶园。因为有这些大商号、大家族,海外财富源源不断地输入东溪,使东溪一度拥有“金东溪”的美称。
“海记”兴建的祖祠——诒德堂
发家的东溪人建豪宅之时,也不忘修建书斋、办学堂,提高子孙的修养。从清中期到民国,村里先后建成三、四十个书斋。有乡贤把其中24个较有名的书斋的名字,串成一首诗,以记其盛。诗曰:“倚南寄傲四时乐,有竹友兰映花天。鸣乐两琴挹友月,耕渔钓月继辋川。榕荫绿槐梧百尺,亦云听莺小香山。蓬东明新可读处,虫二风月去无边。”
东溪村的书斋遗址
原本以渔耕和经商为主的东溪,迅速成为文化之乡,一大批有识之士应运而生,最著名者首推“七家内”。话说当年东溪人王天勤生了七个儿子,但因为经济拮据、家里不够地方住,就在长寿庵内租借了三间僧房,供部分子孙暂住,并作为家庭书斋。他们将之命名为“小香山别馆”。“七家内”家族的裔孙王金礼先生介绍说,从那时起三十几年间,叔侄两代人一共涌现出七八个秀才,之后又带动了村里文化氛围。东溪人一有文化,考上秀才、贡生的人就渐渐多起来,贡生被俗称为“贡爷”,备受尊重。而那些外洋回来的人赚到钱,去朝廷买些名誉官衔,也被尊称为阿爷。所以外乡人就有“东溪出阿爷,富砂出阿舍”的说法。
航拍东溪村
王金礼先生还保留着“七家内”这个大家族的先祖王景仁、王景庠、王锡璜、王锡瑚等人的诗集,从字里行间可见当时这些先贤学识之渊博。听说民国建立、科举废除之后,村里又利用众多祠堂创办新式学校,不仅鼓励男女同班的新风尚,而且培养出现了明舍娘、河祥婶等一批女教师,成为一桩美谈。接受新思想熏陶的乡贤王硕彦,后来曾任东溪民权学校校长和上蓬区区长,成为相当有威望的人物。他除了带头兴建中山公园之外,还捐资并主持多项村政设施建设。比如修建篮球场、组建篮球队,还曾在这口池塘边建了一个跳水台,这在当时也是一件新鲜事。据102岁的老村民王亚蟹回忆,当年跳水和打篮球是村里年轻人最热衷的两项体育运动。特别是村里的学生篮球队,在周围村镇中球技首屈一指,还曾经取得非常好的名次,获得过县里奖励的银杯。
东溪村跳水台遗址
改革开放之后,东溪文化教育又掀开新篇章。当地村党政募资新建了一座东溪学校,华侨后裔又热心反哺家乡,为学校捐资助学。如今在外求学的东溪学子已经有多人获得博士、硕士学位,再次成为美谈。在东溪走访,记者更深刻理解“知识改变命运”这句格言。如果不是当年东溪村的先辈在致富之后重视教育、推动乡村文化发展,那么“富不过三代”的寓言很可能在子孙身上应验。如今,东溪人就希望把先贤的历史典故整理保存下来,让后代有所启发。
东溪学校一角
详情请留意今晚(4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记者/林剑铭 陈少鹏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潮剧行当(上):生、旦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