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埠为何有这么多领事馆?历史档案显示,他们最初的目的,竟然是为了做这件事……

汕头自1860年开埠之后,逐步成为华洋商人云集的国际化口岸。有资料显示,先后有十多个国家在汕头设立过领事馆或派驻过外交代表。那么,当年为何这么多国家要在汕驻点,究竟又发生过哪些外交大事?最近,汕头一位文史爱好者就通过海外搜集到的大量档案,钩沉出很多鲜为人知的旧事。
热衷开埠史研究的张耀辉
这是一场在汕头老市区举办的文化沙龙。众多潮汕文化爱好者都来聆听一位80后的年轻人讲述老汕头埠的历史。主讲人张耀辉是一位公务员,因为喜好潮文化,近年来结交了一些潮籍留学生,从海外搜集到大量的汕头埠历史档案。通过解读档案,他发现了很多鲜为人知的汕头历史,并将之分享出来,其中就包括一批汕头的外事档案。他告诉记者,这些档案详细地记录了自开埠以后,众多外国领事馆在汕头的政治活动、经济商业活动,还有对汕头历史人文的调查等内容,非常有研究价值。解读档案,还能发现,很多国家最初在汕头设立领事馆的目的,竟然是为了监督清朝与各国签订的《辛丑条约》赔款的落实情况。
张耀辉从海外搜集到的有关汕头开埠史档案
资料显示,1860年汕头开埠之时,美国最先在汕设立领事机构,随后几十年间,英、法、德、俄、荷兰等外交官陆续进驻汕头。根据1928年出版的《新汕头》的简介,再查阅张耀辉从海外获得的几份老汕头地图,可知开埠早期,外国领事机构主要都集中在外马路。其中在1915年的老地图上,可见现今汕荫巷周围几百米范围内就密集驻扎着美国、日本、法国和俄国领事馆,据张耀辉的统计,历史上先后有8个国家领事馆开设在外马路,外马路堪称“领事馆一条街”。
1915年汕头地图一角
目前遗留下来,被汕头人所熟知的外国领事馆老建筑,只有位于礐石的英国领事馆旧址和位于大华路的日本领事馆旧址。但开埠史150多年,曾经的其他十多家领事馆究竟何去何从?张耀辉试图通过老地图、老档案和老明信片,去寻找线索。最初是发现了一些矛盾的信息,后来经过与学者交流探讨得出结论——原来,不少外国领事机构都几度变更地址,因而在不同时期的档案中有所体现。而且这种变迁也能看出汕头经济社会的发展演变。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青委会秘书长陈嘉顺认为,外国派驻中国的领事馆,会根据汕头的位置、影响力等等进行相应的配套。比如,美国人来到汕头的时候,最先是在妈屿,之后再迁入礐石,并且在市区的崎碌也设有办公点。在礐石,原先的领事馆设在山腰,后来1922年发生“八·二”风灾,该馆被摧毁掉。后来美国干脆将领事馆全部迁过来汕头市区。
礐石 美国领事馆
礐石 英国领事馆
崎碌 德国领事馆
外马路 荷兰领事馆(彬园警史馆提供)
从一套清朝档案的档案中,张耀辉发现:荷兰在1862年向清朝派出的第一个地方外交官,就是驻汕头副领事官李质逊,后来在外马路设立过领事馆,先后有两个地址。而从另一套外事档案中,张耀辉就考证出挪威副领事署的旧址所在。原来,挪威的前身是“瑞典挪威联盟王国”,早在1879年就在汕头派驻副领事,先后由德国鲁麟洋行和元兴洋行的商人代理。根据老地图,他在老市区元兴巷6号找到了已荒废的元兴洋行旧址。张耀辉告诉记者,在晚清外交档案里面,有涉及到挪威驻汕头副领事的地方,官方记录往往显示挪威副领事的身份是元兴洋行负责人。他分析说,因为挪威、瑞典在一战之前,与德国的关系非常密切,所以这个领事馆跟德国洋行的关系,其实是一套人马办两件大事。
有关瑞典挪威联盟王国驻汕领事官员的记载
1905年,挪威议会宣告瑞典挪威联盟解体。但档案显示,挪威仍继续向汕头派驻副领事,仍由德国元兴洋行代理外交事务。直到一战结束,德国战败,英国接收德国在汕财产。挪威驻汕领事权转移给英国顺泰洋行代理,地址搬迁到外马路长仁里。而在二战期间发行的一张汕头风光明信片中,我们又在另一栋高层建筑的天台上,看到了挪威的国旗。张耀辉在老市区实地勘察、考证,确认这栋建筑就是当时位于永平路头的台湾银行汕头支店,也即现今的汕头开埠陈列馆。当年挪威领事馆也搬迁到这栋建筑中。因为当时侵华战争爆发后,日军司令部已经下文要求,非敌对国的领事馆,必须接受日方的安排,强制纳入到日本的洋行、银行里面进行经营。于是挪威领事馆迁入台湾银行,而且为了不发生误炸,还必须得在阳台摆上国旗。 
张耀辉在老市区考证二战时期挪威领事馆馆址
明信片上的二战时期挪威驻汕领事馆
张耀辉搜集到的汕头外事档案中,有部分是日本驻汕头领事馆的原始档案。这些档案详细记载了1904-1945年日本人在汕头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活动,从中也曝光了日方对汕头所做的各方各面的调查记录。这成为研究汕头开埠史的宝贵史料。
位于大华路11号的广东检验检疫技术中心粤东分中心,有一座筑有罗马柱结构的老式办公大楼。这座办公大楼的前身,就是日本驻汕领事馆。我们在领事馆旧址外参观,并拿出100多年前的明信片进行对比,感慨万分——领事馆的主体结构几乎没有改变。通过张耀辉手头的原始档案,仍可了解到这座领事馆的很多历史背景。档案显示,日本在汕头设立领事馆之后,有很庞大的内设机构,陆续建有:民事处理机构、监狱、气象站、通信局,甚至还有警察署。可见该馆处理的事务非常广泛。
大华路 日本领事馆旧址
大华路 日本领事馆老相片
解读档案可知,其实这座日本领事馆旧址,是日本领事馆在汕头的第二个馆址。从1872年起,日本政府就先后安排驻港澳、驻广州、驻厦门的总领事兼署理汕头外交事务。1894年甲午战争后不到一年,台湾被割让给日本。日本考虑到经济利益,于十年后(即1904年)开始向汕头派出专职的领事官,并在外马路建成第一座驻汕领事馆。张耀辉展示了一份档案,是日本在华外交官提交的报告,报告大概意思是:汕头是台湾跟大陆之间重要的港口,而且通过韩江沟通江西等内陆腹地,其时潮汕铁路已开始修筑,日本外交官预见,未来汕台两地贸易的额度还将继续增长,所以有必要在汕设立领事馆。很快报告获批,日本先是在汕设立“厦门领事馆汕头分馆”,一年之后就升级为独立的汕头领事馆。
外马路 第一座日本领事馆
此后十多年间,日方对汕头的利益越来越重视,于是1922年在大华路建成了领事馆新馆。而在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全面侵华前夕,日本外务省下令从汕头撤侨,不久这座领事馆人去楼空。直到1939年占领汕头之后,日本领事馆才重新开张,那时已迁入了永平路头的永平酒楼,直到战败投降。陈嘉顺认为:日本人来汕头,当然有政治军事目的,但他们更多也是为了谋取经济利益。小公园周围是当时汕头相对的商业中心。而在大华路这个位置相对比较偏。日本侵略汕头自然就把他们的外交机构,放在最接近汕头核心区的地方。
地图上标注的侵华战争时期日本驻汕领事馆地址
原始档案显示,直到二战之前,日本在汕头的产业就已涉及很多领域。而日本驻汕领事馆与台湾银行汕头支店、台湾总督府汕头办事处三者构成了“铁三角”的紧密合作模式,为驻汕日本企业攫取高额利润提供了后盾。老市区商平路尾有一栋民国建筑,它的前身是双叶洋行,当时主营汕头米酒和日本清酒,并生产医用酒精,供应日本人在汕设立的博爱医院。而它的经营,就是日本官方“铁三角”模式的体现。张耀辉分析道:双叶洋行建立的资金由台湾银行汕头支店进行支撑、集资。然后,日本领事馆来做汕头酒类和酒精市场的调查,包括跟潮海关协调酒的进出口关税等等。而台湾总督府汕头办事处,则派出台湾那边的制酒专家,来汕头担任这个双叶洋行的技术骨干。三者通力合作,形成一种完善的公司制度。
双叶洋行旧址
档案还显示,日本以长期性投资的目的,对晚清到民国的汕头经济渗透相当深刻。比如台湾银行汕头支店,几十年间陆续对汕头地方公共事业进行直接投资或放贷投资,投资项目包括汕头自来水厂、开明电灯公司、潮汕铁路等等。其中,在民国初期军阀陈炯明主政广东时期,日方就与陈炯明政府有利益交换关系。档案记载,1915年汕头成立了以填海、改善河道为职责的汕头堤工局。日本领事馆获悉堤工局缺钱缺人,就与堤工局进行协商,由日本台湾银行借钱给堤工局,又向台湾总督府汕头办事处申请输入台湾工程师到堤工局。所以,陈炯明政府能够拿到巨额借款用于填海造地。最后,很多填海的土地一步一步地被分给日本在汕头的洋行,例如铃木洋行。
记载陈炯明政府借款的档案
张耀辉通过分享交流这些海外史料,让汕头文史界人士在汕头开埠史领域研究,有了更开阔的视野。有学者希望,未来在小公园为中心的开埠区进行保护性修缮过程中,政府应该重视挖掘埋没在民间和官方档案库中的本土档案,与海外档案互相印证,为历史建筑的保育活化提供更充分依据。陈嘉顺说,包括一些私人收藏机构、官方的房地产档案馆,都可能有一些历史建筑的原始档案,记载着这些历史建筑的来龙去脉。如果能从这种房地产档案入手,反推过去,更多历史真相可能会浮出水面。
张耀辉向青年学者陈嘉顺求教
除了外事档案之外,张耀辉搜集到的海外原始档案,还涉及到开埠150多年间汕头政治经济社会各领域。他也希望有更多志同道合者,共同参与到开埠史的研究,为增厚百载商埠人文底蕴而做出努力。
详情请留意今晚(27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林剑铭 郭义成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揭阳砲台石牌社区:新年为迎接妈祖到来 家家门口摆了这样东西……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