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门“土与火、彩与画”的艺术 需要付出一辈子的孤独和寂寞 而潮州谢家已经三代相承

把陶瓷当画布,将中国传统绘画中的人物、花鸟、山水细腻地表现在上面,让这些普通的瓷器变身具有艺术意韵的作品,使得生活更加精致和丰富,这就是潮彩艺术。今年73岁的谢金英是目前潮彩工艺的领军人物之一,他的大半生都在为潮彩的传承和发展不懈努力。
谢金英
走进位于潮州市区的潮彩研究院的展厅,一件件精美的“潮彩”艺术精品呈现眼前,这些作品层次分明,线条流畅,色彩华润,具有浓郁的地方艺术特色。据了解,潮州彩瓷是潮汕地区瓷器彩绘的通称,因创始于潮州,故称“潮彩”,被誉为“土与火、彩与画”的艺术。
美仑美奂的潮彩艺术
谢金英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彩”项目传承人,他告诉记者,潮彩在清末民国初后逐步发展起来。当时潮彩的发展,有赖于文人的推波助澜,因为当时的文人画或者是画文人画的画家,都加入到潮彩的行列,对潮彩的技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他们把文人画中的国画技法、笔墨技巧带到彩瓷当中来,慢慢地彩瓷就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谢金英潮彩写意作品
从潮州古窑址的发掘考古中得知,至少在唐代,潮州已有较大规模的陶瓷生产,并出现了釉下点褐彩瓷器。民国时期,潮彩通过参加全国工艺品赛会,被选送到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太平洋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展出,自此声名远播。新中国成立后,潮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像其它工艺一样进入了合作社时期,谢金英因自小师从岭东著名国画家陈修龄习国画,被破格录取,在新中国潮彩快速发展的时候进入了潮州市彩瓷厂。
谢金英说:“1964年我进厂的时候,整个厂也就300多人,1964年之后整个厂迅猛发展,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就已经有4800人。”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红红火火的潮彩生产场面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潮彩逐步发展到向全世界149个国家和地区销售,出口量非常大。上世纪八十到九十年代,潮彩的出口达到“顶峰”,潮州彩瓷产品的出口量占到粤东地区的65%。这个出口量的背后,和当时主管研发的谢金英带领彩瓷集团进行“堆金、描金”的工艺创新分不开。堆金、描金工艺令潮彩变得更加明艳照人、高雅富贵,备受中东、欧美等海外客人的喜爱。
釉上堆金作品《百花齐放》
上图这件潮彩作品《百花齐放》,是2013年谢金英与两位女儿合作的,获得上海博览会的工艺美术特别金奖。由于堆金和描金需要经过材料的提炼和煅烧时陶瓷和颜料压缩比的同步协调,目前只有当年经过谢金英培训过的潮州彩瓷人能够操作。
“堆金技术是给人一种流光溢彩、富丽堂皇和金碧辉煌的感觉,这幅《百花齐放》参赛时在全国的评价是非常高的,因为瓷板画有这么大的作品,给人感觉非常大气。”谢金英女儿、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谢俏洁说
釉上堆金作品
直到今天,潮彩当中的堆金、描金工艺依然在国内陶瓷彩绘中独领风骚。
谢金英说,堆金潮彩里的这条小小金线,它的膨胀系数收缩系数应该是和陶瓷的釉面同步,如果不同步,这条线就会发生龟裂,如果龟裂脱落就会成为废品,难度比较高,直到现在新工艺开发已经有30年了,别的产区还没有能够做出这样的作品。所以这件釉上堆金新工艺作品已经形成了潮州陶瓷的一个品牌,一拿出去,人家就知道是潮州的东西。
釉上堆金作品
“釉上堆金”作品由于技术难度大,表现力丰富,其代表作品在国内外博览会、展览会获过“金奖”100多项,创收了大量外汇。在成绩面前,谢金英并没有停下脚步,即使十多年前退休后,他也继续投身于潮彩的研发和传承,继续书写色彩斑斓的潮彩事业。
发掘谢金英的故事,就相当于了解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潮彩行业的发展历程。上世纪六十年代,潮彩在出口量猛增的情况下,为了满足当时国家创汇的需要,曾经经历过流水线作业的阶段。
年轻时候的谢金英在厂里工作
“在1964年我没有进去之前,108名工人全部都是做手工的,用手工画陶瓷,它的出产量远远达不到出口的需求,所以当时厂里技术师就发明了‘盖印’这种概念。比如说割这朵花的线条盖在陶瓷上之后,采用人工来染色,它就快了一倍的时间。后来就有了这些‘花纸’的发明,所以这个厂才能够发展得这么快。”谢金英说。
老照片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因为技术的断层和追求快速产量,手工釉下彩因为成品率低而逐步消失,釉上彩工艺在放置时间久了之后,色彩难免被氧化、脱落。再加上产业化的推行,潮彩由工艺美术陶瓷逐渐变为日用陶瓷,失去了昔日的光彩。谢金英退休后,他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些问题,他认为潮彩批量出口在产业化道路的同时,还要恢复传统的手绘潮彩釉下彩艺术。
“也就是把釉上丰富的颜色全部改为釉下,潮州彩瓷的釉上彩的特点就是色彩丰富,釉下彩的特点就是色彩单一,原来的釉下彩就只有青花,最多就五彩,现在把釉上丰富的色彩全部改为釉下。”谢金英说。
釉下潮彩
釉下潮彩是了不起的复古创新,因釉下的色彩更易保存,可以经历风霜年华,这一创新引起了业界的关注,谢金英向业界展露了潮州彩瓷艺人的高超技艺。
谢金英女儿、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谢洁莉介绍说:“釉下潮彩色彩丰富,多样化还有层次,是几年时间研究的成果,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还有就是烧烤,陶瓷难度高就是烧烤,烧烤了不好就得重新来,就不断地反复,日复一日地进行反复的创新,在创新的路上是很漫长很辛苦的。这种精神就让我看到说,天啊,爸爸这么大年纪了精神还这么好。”
谢金英和女儿在一起
潮彩的两项创新:堆金和釉下彩,谢金英都参与其中。如今的谢金英会很骄傲地告诉大家,他有很多优秀的徒弟,潮彩有庞大的技术队伍,当年他在潮彩厂培训过的工人就有三千多人,他的两个女儿都是高级工艺美术师和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潮彩给了他成功的事业,他也为潮彩未来的继续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谢金英的徒弟、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陈潮辉说:“老师对这些人在潮彩的技艺上要求是比较严格的,他主张潮彩的艺术和中国画和西洋画艺术的结合,使得一些作品出来显得清新悦目,富丽堂皇。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我一直跟随在老师身边,随着他走南闯北。应该说他将毕生的精力都投放在潮彩里面,力求将潮彩艺术的思想和历史文化和价值尽量能够升华,使得它能够更进一层楼。”
谢金英的徒弟 陈潮辉
让谢金英更高兴的是,潮彩技艺在他的家庭中已经传到第三代,他的外孙已经在家人的鼓励下报考并就读陶瓷院校,成为了潮彩新时代的储备人才。
“他的这件瓷板寒假作业,本来老师布置说一人画两幅,他就自己画了一幅,我让他画一幅传统的,一件你自己想。他就自己画一个动漫,传统题材的作品让客人定了三四十块。”谢金英高兴地说。
谢金英课孙
谢金英的外孙黄泽羽说:“我爷爷说一定要画一幅传统的作品给他看,我就画了两幅,这两幅我画了之后,觉得传统和现代的作品是有一定的难度区别。潮彩我觉得强在技法,潮州也有自己的文化底蕴,潮彩的用料和手法我觉得比其他人好,作品内容和画面的精神都是比较突出的。”
黄泽羽作品
然而,潮彩的传承之路所面临的问题还是很多的,大部分陶瓷国企已经改制,私营陶瓷企业无法独自承担成本昂贵的材料研发和人才培训,而地域性的发展局限和工艺的繁复也很难吸引更多青少年参与学习,对此谢金英很是担忧。
“这个行业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够掌握的,快的十年八年,慢的一辈子,像这样的一辈子的孤独,一辈子的寂寞,现在的年轻人是受不了的,所以都不喜欢,我能够艺从三代,也是一个奋斗的结果。”谢金英说。
谢洁莉说:“父亲对潮彩工艺的无私奉献,我们这些子女后代都对这种精神非常敬仰,大家都觉得要学习他的这种精神。他是无私的,勤勤恳恳默默耕耘的。”
谢金英潮彩工作室工作场景
相对于陶瓷名产区景德镇的陶瓷工艺,潮彩工艺的艺术价值远未被发掘,所以,在有着悠久陶瓷生产历史的“瓷都”潮州,像谢金英等潮彩大师们的坚守,既是使命也是希望。
详情请留意今晚(17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李君 晓军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一部好戏 满台好人” 芗剧精品《保婴记》:发生在古代闽南农村那些事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