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汕头有一座亭,澄海有一条路,让人们铭记5月3日这个日子

今天是5月3号,每年这个日子在山东济南上空都会鸣响防空警报,以纪念1928年5月3号发生的济南惨案。因为今年是90周年,纪念活动尤为隆重。而鲜为当代人所知的是,那件惨案也曾经让潮汕人痛彻心扉,专门为之建设了一座纪念亭。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汕头中山公园馆花宫
在汕头中山公园内比邻月眉河的地方,有一处园林景观名叫“馆花宫”。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曾经是展览盆景和奇花异草的园地。但如今馆花宫内的建筑已被鉴定为危房,暂时闭门谢客。经园方准许,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鄞镇凯老师带记者进去寻访古迹,几十年前的记忆又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鄞老师介绍说,馆花宫内俗称“花厅”的位置,早前是一座济案纪念亭。这个亭是为纪念1928年“五·三”济南惨案而立,1939年日寇入侵汕头之后,纪念亭遭到破坏,变成一座残亭。上世纪八十年代,园方才将之改建为馆花宫。
济案亭
济案纪念亭虽然已经荡然无存,但根据老辈人和学者的描述,当年这座亭曾见证过一段悲痛的历史,意义非凡。话题得从1928年讲起,当年初国内仍处于军阀割据状态。已掌握国民党大权的蒋介石,正组织国民革命军进行第二次北伐,准备统一中国。5月1日,北伐军攻克了山东济南。但因为济南处于日本势力范围,日本军方担心中国统一后日方利益受损,于是以保护侨民为名,派兵进驻济南,于5月3号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济南惨案。据汕头市政协文史委特约研究员曾旭波先生介绍,当时民国政府进驻山东之后,在济南设立一个交涉公署,处理外交事务。5月3日,日军派兵前往挑衅,公署交涉员蔡公时据理力争。但日军非常野蛮,将他的耳、鼻全部割下并捆绑起来,最终还枪杀了他。与此同时交涉公署其余16个工作人员也遭枪杀。当天日军还在市内屠杀了很多无辜百姓,酿成惨案。
济南城内的济南惨案纪念碑
史料记载,在济南惨案中,中国军民被日军杀害者达到六千余人。当时全国上下将此视为国耻,纷纷举行公祭大会追缅蔡公时等烈士,哀悼无辜受难者,并且愤怒声讨日寇。汕头开埠史文化爱好者张耀辉先生,就查询到当年日本驻汕领事馆的原始档案。档案显示:济南惨案发生后,国民党汕头当局联合汕头各社会团体,采取了一致对日的反制措施。汕头商会跟人民团体建立了完整的一套机构,对各部门各分会如何发挥作用进行了布置分工。国民党的宣传部门还要求所有商会,一体进行抵制日货,并把凡是有偷运和销售日货的商行,依惩罚条例进行处理,使得日方驻汕企业,在事件发生后三年内经济损失非常惨重。
汕头反日组织系统图表(日方档案)
当时,全国各地都成立了由社会团体组成的对日经济绝交委员会,简称“对日会”。恰逢1928年上半年,汕头中山公园落成,成为广东省内较先进的文化娱乐场所。汕头“对日会”就向刚开放的中山公园提出倡议,在园内建设济南惨案纪念亭。当年发行的一本《筹建汕头中山公园报告书》显示,建设资金基本由“对日会”筹集。1929年底这个纪念亭基本完工,不少市民前往凭吊。
《筹建汕头中山公园报告书》
曾旭波先生多年努力搜集资料,还意外地查到一份济南惨案纪念亭设计图纸。从这份设计图和档案中的济案亭老相片,我们得以了解这座三层高纪念亭的构造。档案还显示,济案亭落成之时,时任中山公园筹委会常委的林修雍,应“对日会”的要求,还亲笔题写了若干爱国标语,被刻上石碑。其中一条标语是:“蔡公时、周惠龢两烈士及济案遇难同胞碧血英魂 千秋不泯。”
济案纪念亭,是专门为纪念济南惨案众多受难者而兴建的建筑。那么为何刻上标语时专门纪念两位烈士呢?这里面还有几段感人的故事。
济案亭设计图纸
记者获得了一张民国老相片,上面是国民政府外交部山东交涉公署全体工作人员,在济南的最后合影。其中最中间一位,就是时任山东交涉员兼国民革命军司令部外交处主任的蔡公时。前排最右一位戴眼镜的年轻官员则是周惠龢。
山东交涉公署全体工作人员合影
蔡公时是江西九江人,因为他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第一位为国牺牲的外交官,当时被誉为“外交史上第一人”。2015年,《厦门晚报》刊登了一篇报道,蔡公时的女儿在其中讲述了父亲早年在汕头的一段传奇经历。原来,蔡公时是辛亥革命的骨干,后来又追随孙中山领导的讨伐袁世凯的护法运动,于1918年来到汕头。当时支持孙中山的滇军,内部发生权力斗争,他从中调停,却被军方误解拘禁,险遭不测。脱险之后他一度失业,就逗留在汕头。
《厦门晚报》报道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陈荆淮研究过蔡公时的生平历史,他介绍说,蔡公时擅长诗文,而且字也写得非常漂亮,所以逗留汕头期间就交往了一些潮汕文人。有一位家住汕头的女青年,也非常欣赏蔡公时,于是主动找他谈恋爱。这位女青年名叫郭景鸾,毕业于香港的英文学校,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她的籍贯是广东宝安(现今深圳宝安),但是她一家子当时是在汕头做生意。到了1922年,两人喜结连理。所以后人有一说,蔡公时也可算潮汕女婿。
蔡公时夫妇与儿子
1923年,孙中山领导的广东国民政府准备北伐,蔡公时担任大本营参议,又再次来到汕头,与潮汕各界又有交集。如今,潮州西湖山山麓,仍镌刻有他的《雨后游西湖》七绝诗,而且听说蔡公时的墨宝还有一些留存于广东几处博物馆。
潮州西湖山 蔡公时诗文石刻 陆民生摄
陈荆淮还介绍说,因为蔡公时与潮汕颇有渊源,所以潮人在纪念蔡公时的时候,非常积极。在新加坡有一座晚晴园,原先是清末潮汕籍侨领张永福买给母亲居住的别墅,后来因为接待过孙中山并在此秘密策划反清革命,现已成为孙中山纪念馆。早在上世纪30年代,晚晴园内就树有一樽蔡公时铜像,据史料记载,由侨领陈嘉庚和潮汕诸侨商捐资铸造。新世纪之初,山东济南建成济南惨案纪念堂,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把这樽塑像送到济南,从此树立在该纪念堂内供国人瞻仰。
蔡公时铜像
而在澄海,当年济南惨案发生后,各界为纪念缅怀,曾将老县衙前的一条大马路命名为“五三路”。后来1939年日寇登陆汕头,又从这条五三路攻入澄城。如今这条路虽更名为中山南路,但当地在中山南路旁的衙前亭下,立起了一块石碑,记载上述历史,时时提醒后人不忘国耻。
澄海中山南路即原“五三路”衙前亭脚下的纪念石碑
除了兴建济案纪念亭和命名“五三路”之外,我们从《筹建汕头中山公园报告书》中还发现,当时汕头中山公园还计划同时树立一座周惠龢纪念亭,地址规划在园内中山纪念堂西侧,也即老博物馆隔壁。苦于无后续材料佐证,周惠龢纪念亭是否建成,无从知晓。研究中山公园历史的曾旭波先生,曾经读过一本名为《光裕杂锦》的笔记,对周惠龢烈士有了大概的了解。原来,周惠龢是潮阳人,他也是蔡公时夫人郭景鸾的表弟。根据笔记描述,周惠龢他自幼聪慧,读书勤奋。在上海南方大学学习过金融商业,但他深感中国落后和政局混乱,立志投笔从戎,是一位有志青年。
《光裕杂锦》笔记关于周惠龢的描述
根据线索,我们寻到了潮南区胪岗镇溪尾周村,瞻仰了周惠龢烈士的故居。族人翻出族谱,查到这位先贤的家族简况。周惠龢出身富商家庭,排行第六。家族后人看过民国时期的报纸,才知道他和蔡公时等人,当时在日寇面前表现出不屈不挠的民族气概,激怒日寇才惨遭毒手。周惠龢牺牲时年仅26岁,令人叹息。周惠龢的侄子周振岳表示,自己将把六伯的事迹告诉给儿孙们,让他们一定不忘国耻,大力弘扬爱国精神。
周惠龢故居
在中山公园考证济案亭和周惠龢纪念亭的时候,我们的视线也流连于中山公园内众多凉亭。中山公园自创建以来,曾修筑过若干纪念名人的亭阁,诸如为纪念宋代潮州七贤而立的七贤亭;为纪念汕头水电事业的奠基人高绳芝而立的绳芝亭等等。这些亭阁几乎都已修复,唯独济案亭湮没在历史中,同行的鄞镇凯老师不禁感叹。他认为,济案亭将来有必要重建,而且在国内来说意义非同小可。因为中山公园内已经把忠烈祠辟为潮汕抗日战争纪念馆。如若济案亭重建,可与忠烈祠相得益彰,对后代也可起到爱国主义教育的作用。
汕头中山公园里的各种亭阁
人们常说,忘记过去等于背叛历史,那么90年前这段令济南人民和汕头人民同样悲痛的历史,又将用什么形式来承载,让汕头人永远铭记呢?我们期待着答案……
详情请留意今晚(3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 郭义成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奇怪习俗!惠来县杭美村人年节走亲访友,竟然什么都不用带只带上两捆蒜头?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