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经过血与火洗礼的抗战文物,进驻潮汕抗日战争纪念馆

 

在今年9月3日——国家设立的第五个抗战胜利纪念日前夕,位于汕头中山公园内的潮汕抗日战争纪念馆,再次从社会征集到一批潮汕抗战文物,准备公开展出。近几个月来,记者多次参与文物征集工作,就深切感受到这些文物背后沉甸甸的爱国情怀。
潮汕抗战纪念馆慰问黄广修烈士家属
夏日的一个周末,潮汕抗战纪念馆几位专家组的成员,专程来到深圳,看望慰问在潮汕抗战中英勇牺牲的黄广修烈士的家属。黄烈士的女儿黄贞洁,已经年过八旬。在父亲牺牲近八十年后,她和全家商议决定,捐出父亲生前遗物——一张打满补丁的行军床。这次,纪念馆为黄家人举办了简短而庄严的文物捐赠接收仪式。老人家就希望,将父亲遗物捐赠之后,通过媒体的宣传,能够让子孙后代永远铭记祖辈的爱国精神。
众人瞻仰黄广修生前所用行军床
黄广修烈士祖籍广东阳江,抗战时期他所在部队——国民革命军独九旅,曾担负着保卫潮汕的职责。1939年6月21日,日军登陆占领汕头,一周后攻陷潮州城。为扭转不利战局,当年7月,独九旅联合多路地方部队,组织反攻日寇重兵把守的潮州城。由于恶劣天气影响,唯有主攻部队独九旅625团第三营冲入城内展开巷战。经过4日的惨烈战斗,营长黄广修和大部分战士壮烈牺牲。几十年后,后人在当年国民党军方一份史料中查到这样一段记载:“……黄广修少校的遗体则在开元寺的日军司令部门口前被发现。显然在19日深夜,弹尽援绝的黄营长并不作突围的尝试,而是率领他的残余官兵向日寇的司令部作了最后一次冲锋。
黄贞洁回忆说,父亲牺牲时她年仅四岁,对于父亲的印象十分模糊。直到懂事之后,母亲才把真相全部告知她。从此父亲的高大形象就一直树立在她心目中。黄贞洁认为,父亲到了生死关头,弹也用尽了,人也疲劳了,还是不想着逃生,而再回头向日寇奋力一击。这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让作为儿女的她深感崇敬和自豪!
黄广修
几十年来,黄家人一直有个心结,就是要寻到黄广修烈士埋葬之地,去祭奠缅怀。于是在上世纪80年初,黄贞洁受母亲的托付,首先前往潮州踏寻抗战遗址。据黄贞洁回忆,那年自己的女婿带她去到潮州,在潮州到处寻访当地老百姓,与他们闲聊,并从一位八九十岁的老人口中获得一个信息——早前潮州城里有一座浮桥,命名为“广修桥”,据传正是为了纪念父亲黄广修。但是黄贞洁去到现场的时候,桥已经拆掉,河道已被屯,并建了房子。
众人听黄贞洁老人讲述当年潮汕之行的经历
不久之后,黄贞洁的二哥,即烈士的二儿子黄振楚也专程来潮汕寻找线索。遗憾的是,从广济桥边到开元寺前,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车流,已湮没了这座城市的战争伤痕。黄振楚在日记中感慨:“英魂五百,欲拜无门……”黄振楚女儿、也就是黄广修烈士的孙女黄小环告诉记者,那年父亲从潮汕回来,她正在部队当兵,父亲给她写了一封很长的信,信里也讲过这句话,字里行间能读出父亲五味杂陈的心情。黄小环说,后来父亲在非常失望和难过之下,就在潮州弄了一个塑胶袋,抓了两把当地的泥土带回老家阳江,然后放进爷爷黄广修的衣冠冢里。如今她们家族有了这个祭拜的地方,就会更怀念爷爷黄广修。
黄广修儿子黄振楚早年潮汕之行的日记
2015年恰逢抗战胜利70周年,全国上下举行各种纪念活动。黄家人从媒体看到了汕头设立潮汕抗战纪念馆的新闻。隔年,在热心人士牵线下,黄家全家人抱着一丝希望,再次来到潮汕寻访史迹。在潮汕抗战纪念馆内,黄家人看到了黄广修的名字和事迹介绍,感慨万分。随后他们又前往潮州,参观烈士战斗过的老城,并在开元寺遥祭先人,完成了多年的夙愿。黄小环感慨道:那年在汕头,得知还有人在纪念黄广修,而且还能在历史展板上看到他的名字,证明汕头人民没有忘记爷爷,没有忘记他是为了保护这一片土地而牺牲的。所以全家人都非常感谢汕头人民,这么多年来郁结的心也就解开了。
黄贞洁老人2016年在潮汕抗战纪念馆
那次潮汕之行,黄家人也受到启发,从阳江老家找出了收藏多年的黄烈士遗物——那张超过80年历史的行军床。全家决定捐赠给潮汕抗战纪念馆,让后人都来缅怀黄广修。经过现场鉴定,潮汕抗战纪念馆专家组成员张美生认为,这是一件足以成为镇馆之宝的文物。这种行军床在当时不是任何人都能拥有的,得有一定的级别才分配得到,在打仗歇息时候可以避免地上潮湿而沾湿了衣衫。抗战时期,中国远征军高级将领戴安澜将军战死在中缅边界的野人山。如今在网上可以查到一则新闻——戴安澜将军的后人,将戴将军用过的一只行军床捐给南京某博物馆,款式与此一模一样。
黄广修烈士遗物捐赠现场
记者还获悉,黄广修烈士的子孙继承先烈遗志,现在已有多人参军报国。他们也希望,将来有更多年轻人能瞻仰烈士这张行军床,受他的爱国精神感召,为国家贡献力量。
 
这次潮汕抗日战争纪念馆向社会征集抗战文物,也得到一些抗战老兵和老兵后人的热心支持,他们无私献出了当年战场上使用过的物品。睹物思人,我们也从这些文物中,看到一个个高大的英雄形象。

这一天,接到无偿捐赠抗战文物的线索,潮汕抗战纪念馆的专家组成员,来到揭阳市榕城区西陈社区一户人家家中。主人陈锡耀向众人了展示了一把有点破损的铝口壶,这是他父亲生前收藏的。原来,陈锡耀的父亲陈淑林在抗战时期,曾担任揭阳县警察局某侦缉队副队长,驻扎在榕江枫口港。1939年6月的一日,一架日军飞机在轰炸揭阳过程中,坠毁在榕江江畔。当时揭阳尚未沦陷,陈淑林带队搜捕日军飞行员,曾缴获了军刀、手枪、钢笔、口壶等战利品。
陈淑林遗像与缴获的日军口壶
记者根据线索,寻到了当年日军飞机坠机的村落——现今的溪南街道仁辉社区。当地热心群众根据早年老辈人的口述,带我们来到飞机坠毁的旧址。据他们介绍,1939年6月的一个下午,村里的老百姓正在收割早稻,一架日军飞机从天而降。村民受惊立即逃散。仁辉社区居民陈树辉曾听老人说过,当年日军飞机坠落过程中,撞到村里一口古坟,然后整架飞机翻转着火。当时飞行员很可能是跳伞逃走了。村口比邻榕江北河,对岸就有一个警察哨所,于是当地警察赶紧组织人力过来围捕逃跑的日军飞行员。
日军飞机坠毁点遗址
另有老辈人回忆,两位日军飞行员沿着榕江分头逃跑,其中一人钻进茂密的竹丛中,还狡猾地伪造现场,所有鞋印都指向岸上相反的方向。不过,负责搜捕的侦缉队队员还是发现了他的藏身处,并进入竹丛中搜索。八旬老人陈文青告诉记者,一位日军飞行员趁某警察不备,挥刀从背后劈下来,好在那名警察戴了一顶钢盔,逃过一劫。随后河边的搜捕人员一齐开枪射击,将日军飞行员击毙后拖了出来。
仁辉社区老人回忆当年日军飞机坠机过程
老人所描述的,正是陈锡耀的父亲陈淑林的亲身经历。早年,陈锡耀曾多次听父亲讲述过抓捕日军的细节。据他介绍,后来另一名日军飞行员也被捕杀,坠毁的飞机被连夜用木船载往揭阳县政府。陈淑林将缴获的日军手枪上缴政府,而钢笔、军刀和口壶三件物品收藏在家,可惜解放后其余两件都丢失了,仅存这个口壶。现在经过深思熟虑,他认为口壶放在自家毫无意义,捐出去之后能让后人了解历史,让父亲的事迹广为人知,作为他的子孙更自豪。
潮汕抗战纪念馆专家组顾问鄞镇凯鉴定日军口壶
无独有偶,在潮汕抗战纪念馆内,此前也征集了一个口壶。这个已经逐渐氧化的老口壶,则是一位定居香港的抗战老兵——刘雁云,在来汕参观抗战纪念馆之后捐出来的。口壶曾伴随老兵渡过了漫长的艰苦岁月。潮汕抗战纪念馆专家组顾问鄞镇凯介绍说,老兵刘雁云当年参加的是国民革命军第62军黄涛部队,整个部队装备落后,战友们日常饮水都是劈下竹子,做成竹筒来装水。而刘雁云出身商人家庭,当时还拿得出钱去购买口壶。于是买下了一个瑞士制造的名牌产品,一直伴随他整个军旅生涯,退役后又珍藏了几十年。
正中为抗战老兵刘雁云刘雁云捐赠的口壶
到今年,抗战老兵刘雁云已经93岁。因为感到自己年事已高,将来很难有机会再来汕头。今年初他又托朋友,将自己珍藏多年的两本抗战画报,捐到潮汕抗战纪念馆内。这两本画报由抗战时期的国民政府官方出版,上面这些新闻相片,生动展示了当时中国军人的精神面貌。说到这里,鄞镇凯老师顺便提起刘雁云早年的亲身经历——原来刘雁云是惠州人,抗战前随父亲在潮汕经商。汕头沦陷后,少年刘雁云亲眼目睹父亲商铺里的两个伙计,被日本鬼子不明不白地用刺刀刺死了。他咬牙切齿,决定参军报国。那时刘雁云年仅14岁,背着家里跑去报名,谎称16岁,从此走上战场。闲时军队里的文化生活也很贫乏,于是他就把这些抗战画报当做自己的精神粮食。这些画报跟随刘雁云闯过了战火连天的岁月,一直流传到今天。鄞镇凯老师认为,它的价值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刘雁云捐赠的抗战画报
据悉,明年的6月21日适逢汕头沦陷80周年纪念,该馆计划利用此前半年多时间进行重新布展、扩容提质。届时,可能还有更多新征集文物公开展出,成为该馆的新亮点。

详情请留意今晚(3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 陈少鹏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修缮了一年的潮州“海阳县儒学宫”是怎样的?记者带你走进这座文化教育地标建筑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