舂碎茶籽仁、抡起大锤打“油支”......记者带你见识潮汕传统油车压榨茶籽油

可能不少观众看过《舌尖上的中国》,在这部纪录片中曾经出现了土法榨油的情景展示,令人对古人的智慧大感佩服。随着社会步入工业化时代,古人的传统榨油技法已经逐渐淡出人们视线。而不久前,《民生档案》记者在潮州山区就有幸见识了用传统油车压榨茶籽油的场面。
传统榨茶籽油用的“油车”
经知情人介绍,记者来到了潮安北部山区的登塘镇白茫洲村。在村民张诗煌的家中,他正在开炉烧火,好像准备蒸煮什么东西。在老张的家门口,摆着一根非常粗壮的树干。记者细看发现,树干腹部被掏空,树干末端用铁箍紧紧箍起来,旁边则堆了一堆木桩、木条。来自城市的我们非常好奇,这究竟是这个什么装置呢?老张就为我们解开了答案——原来这就是古法榨茶籽油用的油车。他介绍说,这台古老的油车从自己的老祖宗传下来至今已经有五六代人了。这么巨大的木材,是清末从原始森林砍伐下来的。
油茶果
我们又好奇,茶籽油的原料是什么呢?为张诗煌打下手的村民管金水,提了一个大桶出来,倒出了一颗颗形似板栗的东西,就是茶籽。为了让我们开眼界,老张还带记者上山,去寻找茶籽的出处。原来,茶籽源自于一种名为油茶的茶树。这种油茶树在我国南方多省有广泛种植。而在白茫洲村附近山上,则生长着不少野生的油茶树,由于产量低,鲜有人来开发利用。老张榨油用的原料,就是从这里采摘的油茶果,据说因为这里土壤肥沃,榨出的油很香。
油茶果经过暴晒之后裂开油茶果去掉果壳,剩下的就是茶籽
每年到了霜降节气之后的半个月内,就是油茶果的采收季节。当地百姓在山上采摘成熟的油茶果,经过晒干之后再取出茶籽。管金水告诉记者,油茶果经过自然暴晒一段时间,再泼上少量的水,再经两三天时间阴干,自然就会爆开来。把果壳捡掉,剩下的就是茶籽仁了。接下来进一步晒干,然后用潮汕传统的农具“舂对”舂碎。这些粉碎的茶籽粉就可以用于榨油了。不过这个周期很漫长,即使是天气良好,最少也得半个月以上。
用“舂对”这种传统农具舂碎茶籽
榨油的第一道工序,是将粉碎好的茶籽粉,倒入一个类似蒸笼的木桶,放到大鼎中隔水蒸。这是一个物理过程,就是通过加热来激发出油脂。张诗煌介绍说,一开始蒸的时候,必须得用猛火,等到木桶中的水蒸气开始升腾,火就得放小一点,以防止其中的油也被水蒸气带走。等了接近两个小时之后,一大桶茶籽粉终于蒸好,香气四溢。
张诗煌向记者介绍蒸煮茶籽粉的技巧
接下来这个步骤就是制作茶饼。这是需要讲究速度和效率的过程。老张准备好一批早已编好的竹箍,然后用一捆一捆的稻草扎成一个放射状的平面,垫在竹箍下面,将冒着热气的茶籽粉倒入竹箍之中,再压平,就成为一块一块的茶饼。为防止茶油凝结,此时茶饼得做好保温工作,待全部茶饼制作完毕,就得抓紧将一片片茶饼叠放入油车肚内,然后依次塞入“油轮”,再在油轮尾端剩下的空隙处,塞上一根根俗称“油支”的木条。
茶籽粉制成的茶饼
紧接着,老张抡起一把大锤,把越来越多的“油支”打入油车中,塞满了油车末端的缝隙。它的原理,就是让整台油车变成一个活塞——“油轮”就是活塞面,在前头推动茶饼,“油支”就是活塞杆,在后面挤压。老张介绍说,“油支”捶下一根,就得再塞一根,必须使前面的“油轮”越顶越紧。而在捶打的时候得接连不断地捶,累了也不能歇太久,喘口气就得继续捶,因为如果节奏太慢,茶饼里面的油很可能会凝结。
捶打“油支”对茶饼进行压榨“油轮”和“油支”
经过不断地捶打,油车腹部下端的出油口,绵绵不断地流出了金黄色的茶油,不到半小时就积满一小缸。经过过滤后,这种茶油就可以成为营养丰富的烹调材料,也可以成为药用原料。据清代《本草纲目拾遗》记载:“茶油可润肠、清胃、解毒、杀菌……”张诗煌透露说,一些大老板专门到他这里来买茶油当作三餐的调料,吃蔬菜时用开水烫一下,捞起来加点酱油,再淋上这些茶籽油,然后就可以配饭吃,相当有营养。有些顾客则是在晚上睡前刷完牙,倒一小杯茶籽油喝下去,听说能起到杀菌、清血管的保健作用。他还介绍说,潮汕先人把茶油俗称为“老药母”,直至今日,正规的医院还在用茶油来拌药,用于外敷
茶油从“油车”腹下流出
榨完油之后,剩下来那些已经结成硬块的茶饼,晒干后就成为潮汕人熟悉的“茶枯”。质量好的“茶枯”也有保健和药用价值,质量差的还可以作为天然肥料。张诗煌的邻居陈阿姨笑着告诉记者,茶枯砸碎了煮水,就成为最好的天然洗发水,洗完头发会变得非常顺滑。而茶油也可以用来抹头发,皮肤破裂也可以直接用茶油外敷,效果显著
榨完油之后剩下的“茶枯”
尽管茶油具有很好的经济价值,不过古老的榨油方法,在效率和卫生方面,已经不能与现代食品工业相匹敌,退出历史舞台是必然趋势。但这种古人的智慧,是否能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方式保存下来,让后人来回味和缅怀呢,值得我们的思考。
详情请留意今晚(6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陈少鹏
实习小编/张传熹
<上一篇没有了
广州陈家祠收藏的金漆木雕大神龛,比《国家宝藏》展示的那件还要精美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