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文保”单位】老市区有座大埔会馆,曾经是潮汕“七日红”革命的临时指挥部

在汕头老市区民权路,远远就能望见一栋三层楼的白色建筑物,上面“大埔会馆”四个大字格外显眼。毋庸置疑,这里曾经是大埔人的地盘。不过,几年前这座建筑又有了新的“身份证”——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那么,大埔会馆与南昌起义究竟有何关系呢?

△大埔会馆
根据史料记载,大埔会馆始建于1926年,于次年4月落成。这座大楼原本规划将一、二层开设为平民义务学校,三楼作为会馆办公地。但落成不久,恰逢南昌起义爆发。起义军南下潮汕,这座会馆被设为部队的临时指挥部。起义军从1927年9月24日进占汕头到撤出,前后总共七天,所以在中国革命史上称为“潮汕七日红”。正因为这一段历史,大埔会馆在解放后被认定为重要的革命旧址。五年前,经过修缮一新的这处旧址被正式开辟为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
  
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内部
展馆通过图片、实物等形式,回顾了南昌起义的来龙去脉,潮汕“七日红”以及井冈山会师的经过。众所周知,1927年南昌起义的爆发,是蒋介石、汪精卫先后背叛国民革命、国共合作全面破裂之后,中共中央为挽救中国革命做出的决定,是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革命战争和创建人民军队的开始标志。但很多人不知道,起义军选择南下广东,也是当时中共中央的预定计划。据纪念馆讲解员介绍,当时南昌起义军南下的目的,是为了与彭湃领导的粤东农民运动汇合,发动土地革命,继而进军广州,恢复广东革命根据地,再夺取出海口,取得共产国际的援助,然后重新举行北伐。

南昌起义部队南下线路
当年为配合起义军南下,中共广东省委于8月中旬,派出省委秘书长赖先声秘密来到汕头领导工农暴动。以赖先声为首的中共地下组织,一方面积极在汕头民间营造起义军节节胜利的舆论;另一方面迅速组织起汕头工、农会分别领导的500人工人队伍和300人的农军,准备策应起义军进城。市委党史办原副研究员 秦梓高说,当时起义军来到汕头时,随即建立了革命委员会,委员长赖先声是大埔人,他的秘书古汉中也是大埔人。早在做迎接起义军的准备工作时,他们就联络了大埔会馆理事会,向对方说明了情况,将这个点借给起义部队作为指挥部,理由有两个:一个是靠近市区,更接近地气;一个是靠近崎碌,起义部队主要驻崎碌,更便于指挥。

大埔会馆会议室,起义军曾在此开会
1927年9月23日晚,南昌起义军占领潮州的消息传到汕头后,汕头工农武装就发起了攻占各区警署的战斗。次日一早,南昌起义军前锋沿潮汕铁路进入市区,与汕头工农军汇合,一举攻下警察总局,救出了一批被囚禁的共产党员及革命群众。随后汕头市区被起义军占领。当天下午,周恩来、恽代英、李立三、彭湃、贺龙、叶挺等起义领导人陆续进驻大埔会馆这座临时指挥部,并宣布汕头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开始接管旧政权。秦梓高介绍说,一方面时任汕头市革命委员会委员长的赖先声,组织武装队伍维护社会治安,又号召工人复工复产,还召集商会筹措军需支援起义军;另一方起义军则从军事上防范各方敌人的围剿。
1927年9月28日,停留在汕头海面的国民党“飞鹰号”军舰派出陆战队80多人,企图登陆冲入市区突袭大埔会馆,被守军合力击退。

南昌起义军部分领导人
在起义军进驻汕头短短的一周时间里,周恩来等领导同志在大埔会馆这座临时指挥部中,共同商议制定了一系列重大军事、政治决策。
1927年9月25日时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太雷也从香港秘密赶到汕头,宣布在此成立中共中央南方局,周恩来、彭湃等人被选为南方局委员。张太雷同时也传达了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并且在会议上做出“取消国民党旗号,上山插红旗”的决策。由此,汕头成为了“苏维埃革命肇始之区”。

大埔会馆的“历史名片”
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疯狂反扑,扼守在揭阳、潮州等外围阵地的南昌起义军,付出了巨大牺牲。最终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起义军总指挥部决定转移。所有领导机关和部队于
1927年10月1日凌晨撤出汕头市。不过,“潮汕七日红”的印记已经深深留在大埔会馆这座建筑中。
其实,南昌起义的红色印记,只是大埔会馆90多年历史中一闪而过的辉煌。而大埔会馆背后聚集的大埔人族群,则在汕头埠发展史上,创造了更多辉煌。
 
大埔旅汕同乡会成立那个时代的汕头港
自1860年汕头开埠以来,汕头港与兴梅地区之间的内河船运更加活跃,很多客家人从事两地间的运输业,并陆续选择在汕落户。为方便联络乡谊,清末民国初,旅汕的客区各县同乡会纷纷成立。1924年,大埔籍的张敬诚、张剑师兄弟俩承办潮州十属酒税并在汕头设立机构办公。他们顺便邀请同乡聚会,宣布成立“大埔旅汕同乡会”。第二年,同乡会就开始筹划建设会馆。当时恰好有一个机遇——1922年潮汕遭遇“八·二”风灾,社会各界纷纷伸出援手救灾,很多旅汕大埔人士也慷慨捐资赈灾。最后大埔人的赈灾专款剩余5千多大洋。所以大埔旅汕同乡会成立后,众人就提议借用这笔款项,购地建设会馆,不到一年间就建成。“大埔会馆”四个大字,还是由大埔籍名人——曾任中山大学校长的邹鲁题写的。

邹鲁的题字
而大埔人在汕头的足迹和贡献,至今仍流传不少佳话。研究过若干客家先贤的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出版办公室副主任曾旭波,就对两位大埔籍的汕头市长尤为推崇。汕头从1921年设立市政厅,朝着现代城市迈进。1923年上任的市长萧冠英、1925年上任的市长范其务,先后为汕头埠制订了超前的规划,并奠定了中山公园的雏形。曾旭波介绍说,萧冠英是留学日本的,受到日本城市建设理念的影响。他提出了建设都市为先务的市政理念,亲自审定了汕头扩张计划的规划图。在这份规划蓝图里,汕头市区几乎扩大了不止一倍的面积。

1923年由萧冠英领导制定的汕头市改造计划图
汕头中山公园,一开始就是由萧冠英确定,规划在现今月湄坞这个地方建设。1926年国民革命军东征来到汕头,则是由时任市长的范其务跟东征军军长何应钦,主持了奠基仪式。他们还发起募捐,并带头捐款。此后不久,中山公园先建起了一座桥,一座牌楼,铺了一段路。几年后,范其务调任潮梅财政处处长,他又想方设法拨款一万元用于中山公园基建,此后中山公园的地基填了三分之二。

萧冠英规划蓝图上的中山公园(早期命名为“中央公园”)
曾旭波老师还带我们走出大埔会馆,来到马路对面的盐埕街。根据他找到的老地图,上世纪20年代初汕头曾建成一条轻便车铁路,始发站就在盐埕街。如今虽已无迹可寻,但曾老师认为,当年创建这条铁路的大埔人杨俊如,对汕头埠基础设施的完善功不可没!

杨俊如
事实上,早在清末汕头已经建成了连接潮州和汕头的潮汕铁路,铁路的便利让更多商人看到了商机。汕头在1921年成立市政厅之前,仍属于澄海县管辖。但澄海商人往来于汕头这座新兴港口做生意,交通十分不便。早年在上海赚得第一桶金的大埔商人杨俊如,此时也在汕头从商。他大胆地做出了一个决定,再修建一条从汕头到澄海的铁路。不过由于自身财力有限,他从实际出发,选择了建设规模较小的轻便车铁路。轻便车铁路上行驶的轻便车,是一种用人力推动的便捷交通工具。因为设备简单,这条铁路在20年代中期就已经延伸到澄海城北,并规划一直延伸到樟林(后来由于战乱和资金问题未能实施)。铁路建成后,不仅带来了经济效益,也带来了社会效益。

轻便车铁路线路图(汕头市区部分)
而在大埔会馆东南面不远,就是外马三小。它的前身,是清末以丘逢甲为首的客家先贤创立的同文学堂,后来有若干大埔客籍文化人士被聘为教师。其中,大埔名士温丹铭负责国文教学,他在同文学堂提倡进步、平等、科学,培育出很多优秀学子,其中就包括在地方文献研究方面颇有建树的文人饶锷,即是饶宗颐的父亲。与此同时,温丹铭还参与创办了汕头埠最早的报纸之一《岭东日报》,担任主笔。我们在曾旭波引领下,找到了《岭东日报》所在的育善街。我们听说,在《岭东日报》创办之后,这条街后来出现了另外几家报馆,孕育出汕头特色的报业文化。

同文学堂

同文学堂的知名教员与知名学生

大埔名士温丹铭

而在育善街走访我们又得知,在清末至民国时期,这一带的街区其实也是大埔人主要聚集场所。著名的大埔籍红顶商人张弼士,就曾在这条街上创办了一家慈善机构——育善堂,用于支持客家人的教育事业。也正因为有了育善堂,今日汕头留下了育善街、育善后街等地名,从中也可以窥见当时大埔人对汕头埠文化的影响之深。

大埔籍红顶商人张弼士
其实,大埔人对教育的重视,不亚于传统的潮汕人。早年大埔会馆长期附设大埔旅汕小学,主要招收大埔籍子女入学。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先后成为几所小学的校舍、汕头教师进修学院、汕头市教育局招生办公室等等,直到2014年修缮改造后,开辟为汕头市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又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

育善街
透过大埔会馆,咱们不仅能看到汕头辉煌的红色印记,更能从大埔先贤的足迹中,感受到这座城市海纳百川、自强不息的精神。这种精神,将鼓励着汕头人砥砺奋进,去创造新的辉煌。

详情请留意今晚(9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陈少鹏
橄榄小编/可尼
)
<上一篇没有了
700年凤岗村:有山有水有干净的村落,有慎终追远的情怀和崇德尚文的民风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