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传承方式,让潮汕歌册“活”起来

可能不少上了年纪的读者还记得,早年在城乡的街头巷尾、抽纱作坊里头,妇女们围坐在一起,听老姐老太唱潮州歌册的融洽场面。作为国家级非遗项目,潮州歌册如今已经随着社会娱乐方式的日新月异,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不过最近几年,汕头有一批热心的文艺界人士和文化志愿者,就致力于抢救这种非遗文化,试图创新方式将歌册唱活起来。

    
去年底,位于潮州中山路同仁里的民国老字号出版商“李万利”家族宅第完成了修缮。不久之后,这里迎来了一批慕名前来参观的汕头客人。这些人都是歌册爱好者,他们围着李氏家族的老前辈,听他讲潮州歌册的辉煌史,听得津津有味。当年,“李万利”的主业是从事潮州歌册的刻板和刊印,而这座宅第也曾作为印刷作坊来使用。繁盛时,这里发行的潮州歌册,占据了潮汕市场的半壁江山。

李氏家族长辈李恭如回忆说:“
过去没有电视,女人们闲来无事,只能靠唱歌册来打发时间。他说,自己的母亲本来是不识字的,但是因为喜爱唱歌册,后来母亲认字竟然认得比年少时的他还多。而那个时代,好多潮州女人,也正是靠歌册来学习文化。

这次前来参观和交流的客人,大多是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学者鄞镇凯所带领的潮州歌册创作培训班学员,还有慕名来听讲的潮州青少年学生。现场大家聊起李万利歌册,还即兴唱起了李万利歌册。大家切磋技艺,其乐融融。

有史料显示,歌册起源于明清时代潮州非常盛行的弹词,经过历代民间艺人的改造,逐渐形成为一种用潮州方言说唱的曲艺形式。它音韵整齐,通俗顺口,具有生动的故事情节,因而过去在平民百姓中广为流传。不过现在普通老百姓对歌册的理解,仅限于那些脍炙人口的故事。因此,作为潮州歌册市级非遗传承人的鄞老师,就借助这次参观交流的机会,现场给大家讲授了一场专业课。


什么叫歌册呢?这个概念得弄清楚!”鄞镇凯强调:“歌册就是潮汕方言叙事诗,其实和陈世文讲古差不多,只不过讲古的内容得哼唱成歌。以前潮州民间常唱《百屏灯》,总以为就是歌册。其实《百屏灯》没有具体故事内容,不属于歌册。所谓故事,从术语上来说就是发端、发展、高潮到结局。歌册也必须具备这样的内容结构。歌册的另一个元素,就是押韵,而且潮州歌册一定要押平声韵。


鄞镇凯是编剧、灯谜、楹联的行家。这位年过古稀的老文艺工作者,一直热心潮汕文化的传播事业。最近几年来,他更是致力于潮州歌册的传承,还出版了几本自己创作的歌册。记者在聊天中得知,鄞老师与潮州歌册结缘50多年了。早在青少年时代,爱好文学的鄞镇凯因为常听长辈们唱歌册,就萌发了创作短篇歌册的念头。他回忆说,自己从小学五六年级就已经动手创作歌册,后来作为知青上山下乡,再到回城就业,一直没有放弃写作。1979年当上搬运工人的鄞镇凯,仍笔耕不辍,歌册作品陆续在《汕头日报》上发表,还经常在有线广播站刊播,街坊邻里对他也多了几分敬重。


不过那段时间,因为刚刚走出文革的阴影,汕头文化界一些学者一度对歌册这种起源于封建时代的传统文艺并不看好,甚至贬低。鄞镇凯的歌册创作热情大受打击,从此把精力放在编剧、灯谜等文艺形式上。进入新世纪之后,国家对非物质文化的保护越来越重视。2008年,潮州歌册被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这让鄞镇凯大受鼓舞。

此后,鄞镇凯在当年发生汶川大地震后的众多感人事迹中,找到了灵感。他根据汕头四位残疾人士不畏艰险奔赴汶川进行心理赈灾的真实故事,创作成歌册《四人五脚进汶川》。当年夏天,广东省举办第二届广东省民间歌会。鄞镇凯邀请潮剧导演吴殿祥为这部歌册谱曲,再由汕头市曲艺团进行演绎,节目在歌会上最终夺得银奖。从此,鄞镇凯对传承歌册这项非遗项目有了更大胆的想法。


鄞镇凯回忆说,十年前自己退休后,被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返聘,负责传播工作。为了做好这项工作,他有意识把潮汕历史文化用歌册形式记录下来。经过一番努力,先后已创作出版了两部长篇歌册:一部是《高绳芝》。高绳芝是近代著名的潮商,也是汕头埠水、电等基础设施事业的奠基人。该作品就对高绳芝的生平事迹进行了详细刻画。另一部是《血泪侨批情》。作品把侨批的常识,糅合进人物故事之中,有血有肉。鄞镇凯认为,这样的歌册传播出去,读者既能记得潮汕先贤,又能说好潮汕话,是很有意义的。


在鄞镇凯的思想中,传承潮州歌册这项非遗项目,不仅仅只是抢救保护歌册古籍,也不仅仅是创作新作品供后人欣赏。更重要的是,要让歌册活化。那么,如何唱“活”歌册呢?鄞老师和一帮文化志愿者,为此一直不余遗力地在做尝试,推动歌册进社区、进校园。


从去年开始,鄞镇凯先后担任汕头市文化馆、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开办的两个歌册公益培训班的主讲,从歌册基础理论、歌册演唱,到歌册的创作一步步进阶教学。他和学员还创建了微信学习群,大家互相切磋讨论,如今一些学员从文学爱好者,已逐渐成长为业余文艺创作人员。比如家庭主妇林清丽,通过几个月的理论学习,结合近年汕头社会发生的好人好事,创作出歌册《曾雄是个活雷锋》,故事细节生动,受到同学们的好评。学员洪锦波本是一名业余小说作家,作品曾在报纸杂志上发表。自从参加了歌册创作培训班,他也深深被这种文艺形式吸引,并从此改变了创作方向。他自豪地告诉记者,每当自己把生活圈周围的新文化、新气象写成歌册故事之后,家中的妻子和邻居的老阿姨们都来传唱,意犹未尽呢。


半年时间里,培训班的学员已经创作出具有一定文学水准的短篇歌册近20篇。这大大超出鄞镇凯老师的意料。不过,他并不满足于创作领域的开拓,而是将更大的传播阵地放在中小学校园,并尝试更灵活的教学手段。比如在海棠中学的一场讲座,鄞老师就从潮汕人常用的几个方言词入手,通过猜字来认识古文字,再从古文字讲到潮汕方言,引发大家对学习歌册这种潮汕方言叙事诗的兴趣。


而鄞镇凯歌册培训班的得意门生麦微纯,则在讲座上负责教孩子们唱歌册。麦微纯从小在乡间跟随外婆学唱歌册、潮剧。后来她成为一名教师,业余时仍喜欢哼一哼潮曲。最近几年她跟随鄞老师正式学习歌册理论,不单夯实了唱功,掌握了创作技巧,更热心于充当文化志愿者,走进校园、登上社区舞台去传播现代歌册。麦老师欣慰地说,现在很多中小学生潮汕话都讲不好,但是教他们学唱潮州歌册,唱多了之后,很多孩子开心地发现,潮汕话其实也不会那么难学。而且在教唱潮州歌册的时候,麦微纯还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现在不少孩子通过诵唱《血泪侨批情》,对潮商艰苦奋斗和诚信经营的精神有了深刻印象。


几个月前,在走进月季小学传播潮州歌册的时候,鄞镇凯和麦微纯又受到启发,萌生了将小学课本中的故事改编成歌册的念头。不久之后,他们将抗日小英雄王二小的故事,改编成歌册,并传授给学生们。今年寒假前,这个歌册节目《歌唱英雄王二小》登上了月季小学艺术节的舞台。

“抗日英雄故事多,只唱放牛王二小!”朗朗上口的歌册故事,也深深吸引了台下的小观众们。

而就在这群唱潮州歌册的小演员中,记者发现有一位特别的小朋友,她是在东莞出生长大的曾子扬。子扬一年级才来到汕头,如今四年级的她虽然潮汕话还讲不流利,但潮州歌册却唱得非常溜,这让指导老师鄞镇凯和麦微纯大感欣慰。鄞镇凯认为,语言是文化的根本,通过唱歌册学讲潮汕话,也就留住了潮汕文化的根。下来他还有个想法,就是寻找合适的音乐人,用更生动的音乐舞蹈形式,与歌册演唱相融合,让歌册唱得更生动,让年轻一代更喜爱。

详情请留意今晚(22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 陈少鹏
编辑/沧海一舟

<上一篇没有了
春暮紫藤开——这是一种常见于古代诗画中的观赏花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