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平县长彬村—— 一座古村的红色记忆

从2017年开始,我省启动“红色村”党建示范工程,对全省60个革命根据地村居进行重点建设,通过保护修缮革命遗址、开发利用红色资源,弘扬优良革命传统,推动基层党建工作。近日,我们的摄制组走进饶平县的“红色村”:新圩镇长彬村,就感受到这座7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浓厚的红色文化积淀。

 
位于新圩镇长彬村的长彬小学,前身是民国时期饶平南四乡小学。如今校园里仍保留着一座古老的祠堂:陈氏大宗祠,是民国时的老校舍,也是当时共产党地下活动的重要据点,现在已布置成长彬红色纪念馆。来这里参观的干部群众,都会被长彬乃至新圩镇各村落百姓反侵略反压迫的斗争精神所感染。


故事,还得从抗日战争讲起。上世纪40年代初,日军攻占饶平沿海之后,不时袭扰内陆。1941年7月的一夜,饶平县长陈署木在距离长彬以南10公里的联饶一带,召开秘密会议,部署抗日工作。不料由于汉奸出卖情报,日军突袭会址。陈署木在两名卫兵保护下,迅速撤往北面的南四乡境内,也就是现今长彬村所在的新圩镇范围。

据新圩镇文化站原站长陈成泉介绍,当年陈署木一行撤到南四乡之后,首先在南四乡市田村找了一个强壮的村民刘浩,陈署木就由他背着,再往北去往冯田村。因为冯田是姓陈的,陈署木想到是他的宗亲。而日本鬼子那边,因为有汉奸出谋献策,于是日军也往冯田一带追击。好在陈署木一到冯田,就立即被人用“摔桶”(即打谷桶)抬着,继续往北撤退,一直抬到渔村去。因为从南四乡的渔村到当时的县城三饶,路近、好走。日军则以为陈署木返回长彬村躲藏,毕竟长彬也姓陈,于是日军往长彬方向追击。结果在长彬抓不到人,就实行抢、杀、烧三光政策,强奸妇女。

 

现新圩镇地图(蓝色线路为陈署木撤退路线)

日寇在长彬的暴行,激起了全县民众的愤怒。在日寇撤兵之后,饶平县的凤凰高中和浮山农校的师生代表100多人,自发前来慰问受害民众,并举行抗日集会。当时长彬小学的师生就主动承担起后勤工作,有的还加入到控诉日寇罪行的人群中去。

饶平民众的抗日运动,也引起了地下党的重视。早在当年年初,国民党顽固派制造了震惊全国的“皖南事变”,掀起反共高潮。潮汕地下党根据中央指示已转入地下斗争,借助职业化的合法身份进行社会活动,以达到团结抗日的目的。时任潮揭丰边县委宣传部长的钟声,受命来到饶平任特派员,以教师身份进入饶平浮滨的启新小学任教。就在那次长彬村抗日集会的次年,即1942年,钟声乘着暑假前往长彬村,谋划着在此建立地下斗争据点,以便领导抗日救亡工作。

陈成泉介绍说,当时钟声在张文声、陈树章、陈廷光三人陪同下,以游山玩水为名,暗中察看长彬村的地形。只见长彬东面是八仙山,即闽粤交界;北面则是历史名山:四百岭。这里不但是闽粤交界要道,而且地形也利于游击斗争。于是,钟声向上级汇报之后,决定重点来经营长彬这片游击根据地。

籍贯潮安意溪的钟声同志,能够顺利进入饶平开展地下工作,也正得益于陈老提到的这三个人。张文声,饶平浮滨人,是直接受钟声领导的地下党员,他在长彬村有多位亲友。其中,陈树章是张文声的表兄弟,又是长彬小学校董。陈庭光则是张文声的结拜兄弟,又是长彬小学的进步教师。

而张文声还有一重身份,是大名鼎鼎的张竞生博士的侄子。张竞生早年追随孙中山参与辛亥革命,当时又以实业救国为己任,在家乡饶平兴农、修路、办学,声望极高。钟声正是通过张文声的介绍,在张竞生博士创办的启新小学任教;又通过张文声在长彬小学建立了地下斗争据点。那时,作为长彬小学校董的陈树章,因为受张文声的影响,思想也比较开明。他一贯支持抗日运动,也对共产党有好感,认为只有共产党才能解决民众疾苦。于是,此后陆续有20多位地下党员和干部,在这个学校以教书的身份从事隐蔽工作,然后再介绍到南四乡其它学校,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杨泽武指认张文声、林泽坚夫妇当年的房间

陪我们一起参观长彬小学旧址的杨泽武先生,他的父亲杨玉坤当年也一度在这里从事地下活动。他根据父亲生前回忆,指认了地下党员张文声、林泽坚夫妇当年的房间。据说,在这间房里,张文声的妻子林泽坚,曾机智地掩护过进步教师陈庭光,使其躲过国民党的搜捕。据杨泽武介绍,陈庭光当年喜欢写诗写对联,他曾写了一副对联讽刺国民党的腐败现象。结果国民党警察前来抓捕他。在紧要关头,他慌不择路跑回学校,躲进了张文声、林泽坚的房间。恰好那时,林泽坚怀孕挺着大肚子在屋里。她当机立断,叫陈庭光躲在床底下,然后把蚊帐放下来,自己假装躺在床上休息。国民党警察进到学校,在房间门口一番询问,得知屋内的孕妇是张竞生博士的侄媳。鉴于张博士的威望,他们也有所顾忌,于是灰溜溜地走了。

从抗战后期到解放战争期间,隐蔽在长彬小学的革命骨干,在当地开展教学、统战和爱国宣传工作,赢得了百姓的信任。在那段峥嵘岁月,这里没有一名共产党员被捕,也没有一人叛变,而且培养了一批革命新苗,为解放饶平作好准备。

事实上,长彬村因为地理地位重要,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就已成为地方红军从潮州凤凰山来往诏安乌山的咽喉通道。解放战争开始后,中共地下党又决定在长彬地下据点的基础上,在周围开辟游击基地,展开与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

在长彬村东部,有一片与福建诏安交界的丘陵山区,叫八仙山。解放战争之初,八仙山脚下的霞光村,是闽南地区中共游击队的根据地。1948年8月,一支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韩江支队第十一团”的部队,在团长许杰和下属第十一武工队队长杨玉坤、第十二武工队队长陈剑青等率领下,艰难跋涉来到八仙山下寻找闽南友军。据史料记载,韩江支队第十一团这支队伍,是由原凤凰山根据地的游击队伍整编而成。当时潮澄饶丰党委为了打破敌人对凤凰山的围困,做出挺进饶中地区、开辟新游击区的部署,以牵制敌人的兵力。那次行动,他们在八仙山下的霞光村,顺利与诏安的武工队会师,从此拉开了闽粤两地中共武装力量联合对敌的序幕。

 

韩江支队第十一团战斗序列

而当时的长彬村,则是饶平县南四乡乡公所所在地。南四乡管辖着现今新圩镇全境和浮山镇南部一带。乡长陈蔚臣顽固反共,积极组织联防队与共产党武工队对抗。1948年10月的一个晚上,韩江支队第十一团团长许杰决定亲自带队,在闽南游击部队的配合下,对乡公所进行偷袭。据陈成泉介绍:陈蔚臣当时住家离乡公所不远。某天夜里11点,武工队侦察到陈蔚臣被两名兵丁护送回家,于是就在附近埋伏,并派几人用钩竹架在陈蔚臣的后窗,爬进他的家中,瓮中捉鳖。然后派另一路人马包围乡公所,缴了20多名联防队员的枪。最后,陈蔚臣和联防队长陈作善,被抓到冯田村枪决。

 

南四乡乡公所旧址

国民党当局获悉南四乡乡公所被袭,乡长被杀,于是气势汹汹对长彬及周围村落多次进行围剿,可惜都扑了个空。过后国民党军队乘机勒索村民,火烧武工队员的住宅。而当地武工队沉着冷静应对,后来配合闽南游击队伍又两次偷袭乡公所,其中一次还打开乡公所的谷仓,既救济了贫农,又解决了中共部队的给养。

 

联合武工队成立地址

为适应新的斗争形势,统一指挥闽粤交界游击区的军事行动,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韩江支队闽南支队联合武工队”在南四乡秘密成立。联合武工队很快由最初的20几人,发展成为近百人的队伍。杨泽武的父亲,就曾任联合武工队队长。杨泽武介绍说,当年这个联合武工队的任务,是以八仙山为中心开展游击战争,打通诏安乌山的交通线,联结闽南的部队。同时还以长彬作为中转站,接应沿海的饶平东界的游击队转移到凤凰山根据地。1949年初夏,为了给解放饶平扫清障碍,联合武工队就巧用计策,对长彬村西面潘段村的反动地主武装进行突然袭击,拔除了饶中地区最后一个地方武装堡垒。

 

当年在饶平河东地区从事革命活动的老同志合影

不久,解放战争已进入决战阶段,联合武工队又配合边纵部队牵制敌军,并专门成立了河东情报交通站,取得卓有成效的战绩。据杨泽武介绍:河东情报站获得了敌人很多军事活动的情报,既避免游击队不受敌人袭击,也获悉敌人的薄弱环节,以便主动出击。特别是后来获得了吴思义、吴大柴、喻英奇这些国民党部队的情报,对解放饶平县城和黄冈城起到重大作用。

如今,70多年过去了,在新农村建设的时代大潮中,长彬村以及所在的新圩镇,正发生着悄然的变化。自2017年启动“红色村”建设以来,长彬村逐步完成饮水工程、村道全面硬底化、乡村卫生站建设等一系列惠民工程,还在深挖红色文化资源基础上,建起了红色纪念馆和党建文化广场,打造成开放式的革命教育基地。省内一些党政单位还组队前来参观学习,有的在文化广场举行宣誓仪式,激励党员干部奋发图强。

记者在结束采访时又了解到,始创于南宋的长彬村,物产丰富,素有“饶平粮仓”之称;在繁盛时还建有18座各姓氏村民聚居的楼寨,成为独特的人文景观。现在长彬村还计划进一步将红色资源和古建筑文化、绿色产业结合起来,打造特色旅游产业,真正实现乡村振兴。

详情请留意今晚(12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 陈少鹏
编辑/沧海一舟

<上一篇没有了
“一水抱村流,山湖若碧玉” 揭西金和有个网红村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