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一起去寻找儿时记忆的“苦楝花”

春暖花开,春天里,各种各样的花卉次第开放。在这场百花竞艳的花事中,有一种花是开得最晚的,元代书画家程棨称它为“晚客”,这个“晚客”就是苦楝花。曾几何时,苦楝树在潮汕地区随处可见,现如今,已难觅它的踪影。今天的《春华秋实》“春华”篇,就让我们去寻找“晚客”苦楝花。

春天里百花盛放,五彩缤纷,总是吸引着众多目光。但苦楝树开起花来却悄无声息,外砂河堤边的这几棵苦楝树便是如此,如果不是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几位老师的到来,或许大家不会注意到它们的存在。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青委会委员陈泽芳说:“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苦楝树,小时候经常听“苦楝,苦楝,好像听起来比较悲情,其实挺美好的,花是香的,在疫情期间能够和朋友相约来到堤边,赏春赏苦楝,我觉得人生很美好。

这几棵苦楝树的最早发现者是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青委会委员陈卓坤老师,他几乎每年都会来这里拍苦楝花。

陈卓坤说:“以前我生活在农村,小时候经常看到苦楝树,所以对苦楝树有很深的感情,情有独钟”。

苦楝树是农村常见的一种树木,它对土壤要求不高,生命力强,所以过去在农村几乎是随处可见。不过,虽然花是香的,但是苦楝树的树叶是苦的,而且它的树干、树叶、果实都含有大量的的苦楝素,有一定的毒性。陈钰鹏先生在《满树可观说苦楝》中提到:苦楝树全株有毒,果实的毒性为最,叶子毒最轻,传说连同水里的蛟龙对苦楝枝叶也是退避三舍。

由于苦楝的毒性,再加上“苦”字当头,所以在潮汕的农村地区,苦楝并不是特别受欢迎。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青委会委员杨映红说:“苦楝树乡下有讲究,一般苦楝没有在家里种的,虽然农村有庭院什么的,但是庭院里是没有种苦楝的。

 

苦楝树的苦和毒,让人退避三舍,但这也让苦楝不随波逐流,遗世独立,这在历代文人墨客看来,也是高洁自好的一种象征。王安石曾吟咏道:“小雨轻风落楝花,细红如雪点平沙”,梅尧臣笔下的楝花更是美不胜收:“紫丝晖粉缀鲜花,绿罗布叶攒飞霞”。诗人陆游也写过不少有关苦楝花的诗,像“梅子生仁已带酸,楝花堕地尚微寒”“丝丝梅子熟时雨,漠漠楝花开后寒”等等。可见苦楝是深受文人墨客喜爱的。

而同样喜欢苦楝树的还有农村的孩子,虽然大人们都会告诫孩子远离有毒的苦楝树,但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每到苦楝结出果实的时候,苦楝树下总有成群玩耍的孩子。系列散文《草木纪》作者黄剑丰说:“我印象最深的是,夏天的时候,天气闷热,但是苦楝树下是凉快的,有蝉在树上叫,还有一个是苦楝花开的时候,花是淡紫色的,有一种幽香,所以苦楝树对我来说是有声有色的。我离开潮汕有20年左右,偶尔会非常想念这种苦楝树,一想起来就觉得非常温暖。

风姿绰约的苦楝花被陈卓坤老师发到朋友圈后,引发了不少人的回忆,其中有人写道:我们总是在比赛谁更有耐心,谁的眼睛更尖,谁更幸运能抓到更大、触须更长的苦楝牛,调皮的我们把它的触须绑在一起,它们便晕头转向了。还有人写道:我们眼巴巴地等苦楝树籽由绿变黄,浸在水里,过几天,表皮沤烂了,一颗颗坚实的琥珀色的籽就出来了,我们用针线串成项链或手链,挂在脖子上,手腕上,心里美极了!

可以说,苦楝树陪伴了一代人的成长。与此同时,它还是做家具的好木材,据说用它做成的家具不易变形和开裂,也不招虫。外砂五香溪村村民王叔说,以前老辈人用来做木屐,这个最好用,还有老辈人用的飞机枕头,它就只有苦楝木才能做,非常光滑。

除了做家具,苦楝树的作用还很多。苦楝花是春天最后一番花信风,楝花开过,我们也就迎来绿肥红瘦的夏天了。

详情请留意今晚(30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杨海珊 张奕斯
编辑/沧海一舟

<上一篇没有了
在揭阳这个古村 演绎了“一语泯恩仇”的佳话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