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公园那些往事 这本书是这么写的......

中山公园是我市历史最长的公园,对于它,市民们都非常熟悉,不过,在最近出版发行的《中山公园史事钩沉》一书中,我们却发现,中山公园还有不少历史和故事,是我们所不太了解的。
           
汕头市中山公园是粤东地区建园历史最早、规模最大、具有深厚历史和人文内涵的综合性公园。资料显示,中山公园于1928年8月28日建成开放。不过,对于这句话,《中山公园史事钩沉》一书就有不同的说法。
▲《中山公园史事钩沉》作者曾旭波
该书作者曾旭波表示,“中山公园于1928年8月28日建成开放”,两个字就错了,不是建成,是开放后才开始建。它是在1926年9月奠基之后就陆续建设,建到了黄开山市长接手的时候,他觉得汕头的公园不知道要建到啥时候,就先开放,然后让市民来看来提意见,一边建一边开放。
据了解,1928年8月28日中山公园开放的时候,只是建设一个圆门以及木桥、基础道路,当时办了一些文艺活动就算开放了。其实开放之后才一边建设,陆续建到了1936年建成九曲桥后,才算是建好了最后一个景点。

中山公园总面积300多亩,徜徉其中,能感受到当年恢弘的设计和建设的匠心。公园四周环水,月眉河环绕园区,中山桥、月眉桥和迎春桥三座桥梁将公园与市区陆地连在一起,园区内,面积近百亩的玉鉴湖,风光绮丽,名闻海内外。早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山公园的配套设施在全国可算是领先的,既有可以举办世界性足球赛的足球场、网球场、排球场、篮球场等运动场地,也有动物园、游艇等先进的娱乐场馆设施。中山公园建设之始的宗旨,是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同时也为了倡导市民的健康娱乐生活。
中山公园史事钩沉》编委会编委 林志达
林志达告诉我们,关于中山公园,当时还有不少有趣的故事。在民国的时候中山公园文明游园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其中有一条就是说不准一切车马入园,违者要罚款,但有一个游客偏偏乘车入园,当时被罚款毫洋8元,在当时,汕头工人月平均收入12元的情况下,这笔罚款可算是严苛了。

今年适逢汕头开埠160周年,汕头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以《中山公园史事钩沉》作为献礼书目。历经十年的资料搜集和创作,笔者曾旭波尝试用生动鲜活的历史档案,还原中山公园更本真的面目,也让大家更加了解我们所在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积淀。

四十万字的《中山公园史事钩沉》是曾旭波的第7部作品。十几年来,在他编写的过程中,有关中山公园的文献越积越多,这个题材也开始引起他的兴趣。他告诉我们:“孙中山去世之后全中国一下子建了各种纪念场所,光是国内民国时期最多的时候是260多个中山公园,到了现在的资料统计还有60多个中山公园,全世界现在还有90多个中山公园,所以它是一个世界性的主题公园。”
▲《中山公园史事钩沉》编委会主任 陈荆淮
陈荆淮说:“中山公园是咱们汕头非常重要的标志,是城市建设的标志,也是咱们老汕头人感情寄托的一个地方,也是海外潮人思乡的一个所在地,所以说到中山公园,唤起大家的记忆,加深大家对汕头的热爱。”
通过多方位搜集资料,曾旭波以考据学为基础,原始的档案资料很多来自于当时的汕头市《市政公报》《汕头中山公园报告书》《汕头筹建中山公园平民新村报告书》,还有一些民国的老报纸。丰富的史料价值,加上较强的可读性和趣味性,让我们通过阅读去纠正一些有关于中山公园传说当中的失误。

上个世纪末,曾旭波每天都会送母亲去中山公园晨练,后来母亲不在了,他也养成了习惯,二十多年来几乎每天都会去公园走一走,因此,中山公园的一草一木以及很多信息他都了然于胸。牌楼、假山、九曲桥被誉为中山公园三绝,在假山前,立着一块牌子,写着假山为著名侨领胡文虎所捐建。不过,在《中山公园史事钩沉》中,曾旭波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这三本公园的报告书里面,公园无论大小事,开支一笔费用,收入一笔费用它都有记载,小到几毛钱,大到几万块。公园的这个假山,要花费两三万块钱,那怎么就没有记载胡文虎的捐赠呢?有可能漏吗?所以在这里我就打了一个问号?”另一份当时的官方资料,汕头市的市政公报,也记录了假山的建设过程,当中也没有说到胡文虎的捐资,而是说以彩票发行筹资建设的。另外曾旭波还查找到了有关资料:“胡文虎在自己的《新华日报》写到,抗战前捐资汕头和潮州,就是潮揭汕的资金,他列了八笔,小到一个学校的图书室,几百块钱,大到捐资汕头市的汕头医院两万元,里面没有一个项捐建假山的,他自己都没承认。”

《中山公园史事钩沉》对中山公园的建设资金做了详细的描述,从最初的启动资金到东征军领导带头募捐。中山公园筹建委员会成立之后,市政府又拨了当时名下一个月的物业收入给中山公园,余下的资金则都通过发行彩票来向市民募捐。通过各种资料,曾旭波统计出,中山公园在沦陷之前,一共发行了108期彩票,战后也继续发行相关的券票,用以修复公园在战争中被毁坏的景点。
“发行彩票可能贯穿了中山公园自1928年8月28日之后到1949年10月24日。当时的彩票一张是两元,两个银元,大家买是非常踊跃的,因为如果中彩的话,就相当于就发财了。奖金有多少,一奖可能有几千块钱。当时还有一些热心市民、有钱的人,买了之后中奖,他不要去领奖,就让它过期,就当成是自然捐款。也有这样的事情,但是这个非常少。”

根据资料显示,彩票半个月或者一个月、两个月发行一次,周期不定,每次大约都能募捐到一两万元建设资金。但实际上,中山公园还是有很多设计好的场馆因为资金问题没能建成,如中山纪念堂,甚至包括孙中山的塑像。曾旭波说:“因为战前在建设纪念堂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在咱们现在这个老的博物馆的位置建设中山纪念堂,在这个纪念堂前面竖立一尊孙中山的铜塑像。那么因为纪念堂建不成,铜塑像也就建不成。一直到19世纪80年代才建设了孙中山的塑像。80年代初还只是半身像,一直到了1988年之后才建了现在的这尊全身像。”

在编写这本书的过程中,曾旭波进行反复的考证和确认,然后再筛选出其中适合大众阅读的题材进行编辑。他的妻子也见证了这个深耕的过程。看他为了写书无比投入,也知道他的艰辛,妻子默默地承担起家庭事务。

在家人和单位的支持下,曾旭波笔耕不辍,目前第8部作品也即将出版发行。这些关于潮汕相关历史文化的著作饱含着他对家乡的无限深情,也为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的故事做了一些梳理。《中山公园史事钩沉》编委会主任陈荆淮认为,这本书不仅钩沉了中山公园鲜为人知的一些史实,也让我们了解到那个年代汕头商埠的另外一番风景。

详情请留意《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上一篇没有了
长篇小说《千年宋井》 开启了一段神奇的南澳寻宝之旅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