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全神贯注、技法娴熟,手中的袖珍壶身旋转如飞,仿佛一位钢琴家在演奏优美的乐曲……

潮州手拉朱泥壶历史悠久,积淀深厚,是潮州陶瓷的一朵奇葩,而近年来,其中的一个奇特的品类-----袖珍手拉壶更成为收藏界的新宠。潮州枫溪工艺美术师吴伟鹏为了将袖珍手拉壶做到极致,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吴伟鹏向记者展示他制作的袖珍手拉壶
这一天,记者来到吴伟鹏的工作室,他正在给袖珍手拉壶修胚,在他的工作台上,只见他全神贯注、技法娴熟,手中的袖珍壶身旋转如飞,仿佛一位钢琴家在演奏优美的乐曲。
吴伟鹏出生于潮州民间陶瓷艺术世家,从小酷爱手拉坯这种原始又富有创造力的手艺,长期的耳濡目染,加上勤奋努力而又擅长融会贯通,他很快就成长为一名集手拉壶、陶瓷彩绘、陶瓷雕塑技艺于一身的工艺美术师,而他介入袖珍手拉壶制作则是近年的事。
 
吴伟鹏在制作袖珍手拉壶
由于看好袖珍手拉壶的发展前景,吴伟鹏在2012年开始涉足袖珍壶的创作领域,有着匠心和钻研精神的吴伟鹏更喜欢挑战新的艺术高度,而对于袖珍手拉壶来说,在确保工艺品质的前提下,能够做得越小则越具有挑战性,从一开始他就朝将微型手拉壶做到更小的方向努力。
 
吴伟鹏告诉记者,创作微型手拉壶难度极大,过程非常枯燥乏味,需要耐得住寂寞,更要有足够的耐心,而吴伟鹏的袖珍壶,最小的壶身直径只有5毫米,跟一颗绿豆一般大小,光用肉眼已难以完成,所以吴伟鹏在制作时要借助放大镜才能将袖珍手拉壶表现得更加细腻,制作过程颇为费神。
 
 
 三个袖珍壶还不能填满一个一角面值硬币的空间
吴伟鹏为了向记者说明他制作的袖珍手拉壶细到什么程度,特意在一枚一角面额的硬币上放置三个壶身直径只有5毫米的袖珍手拉壶,而硬币居然还有剩余空间。
袖珍壶的难度在于壶嘴太小以及柄的比例比较难把握,制作时无法跟大的手拉壶一样卡出一定的尺寸,所以都是随形就意,因此极具个性,使得收藏价值大增。
 
袖珍手拉壶与普通壶的对比
袖珍手拉壶看起来简简单单,却融合许多工艺技术,是多种工艺的综合体现,而吴伟鹏由于自小就习得许多工艺技术,因此做起来才能得心应手,并且达到较高的工艺水平。
袖珍手拉壶讲究比例协调,但相比之下,将壶嘴和壶柄做小的难度是最大的,多数人能做出袖珍壶身,却无法做出相应的壶嘴和壶柄,因此容易造成比例失调,而吴伟鹏则有办法将壶嘴和壶柄也做得很小,因此他的袖珍手拉壶显得相当和谐协调。
 
拉坯工序
除了将袖珍手拉壶在形体上向更小的方向做到极致,吴伟鹏还能在袖珍手拉壶的基础上制出千线壶,而要在袖珍壶上压出螺旋型的线条,更需要具备极强的耐心和定力。由于壶体太小,因此在转时容易眼花缭乱,压线困难容易失手,导致损耗率高而收成率相当低,大约做二至三套才能收成一套。
 
吴伟鹏在钻研微型千线壶
 
微型手千线壶压线工序
吴伟鹏在锐意创新手拉朱泥壶外观的同时,更注重朱泥壶承载的文化和意蕴,作为一位有家国情怀的工艺师,他在弘扬潮州陶瓷艺术之余,更通过他的精湛技艺来寄托爱国爱乡的情怀,几年前他特意制作一套名为“圆梦”的袖珍套壶,以祝贺神舟十号顺利飞天,壶身设计成航天器的形状,壶柄为火箭等的形状以及太空人形象,这套作品获得了中国陶瓷界最具分量的奖项——中国“大地奖”陶瓷作品奖第四届的银奖。
 
 
吴伟鹏创作的“圆梦”套壶
吴伟鹏创作微型壶求真、求微、求趣味,他制作的很多微型手拉壶在造型上追求与众不同,从工艺性到艺术性都有较高的价值,成为不少收藏家的新宠。
 
袖珍手拉壶创作:艰辛与愉悦并行
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吴伟鹏的袖珍壶,不仅外形精致,而且具备普通壶的各种功能,小小的手拉壶,壶嘴、壶柄、出气孔,样样俱全,可以说,吴伟鹏在小小的袖珍壶上,将壶艺的精髓体现得淋漓尽致。
详情请留意今晚(11月1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在鹏 林晓军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如何让一把普通的锯子发出美妙动听的音乐?为这个问题他探索了一年多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