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鮀海史拾】许涤新这本书一印再印 却未得到潮汕学界的足够重视


 ↑许涤新

说到许涤新的著述,人们一般会关注到经济方面的研究成就,如《中国经济的道路》、《官僚资本论》、《政治经济学辞典》、《生态经济学探索》等;绝少会有人留意到其对文学史研究的贡献,其实他的《百年心声——中国民主革命诗话》自1979年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社出版之后,至1982年增订之时,业已印刷68000册;2009年4月由红旗出版社再版印行,其印量未详。
↑《百年心声》初版书影
↑增订本书影
红旗出版社版本
《百年心声》分为“鸦片战争到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太平天国的战斗”、“戊戌政变”、“辛亥革命前后”、“建党前后到北伐战争”、“十年内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八个时期进行了系统的介绍相关的诗词创作,并对诗人们的创作做出客观的评定。作者在该书的序言中提到其写作的目的:“为了使后代的人们知道‘革命得来不容易’,知道今天我们这个光辉灿烂的新中国是怎样从那个暗无天日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变化而来的,我就把一百年来,特别是“五四”运动和中国共产党建立以来,革命导师、革命领导、战士们、烈士们以及诗人们从心里迸发出来的声音,编成诗话,称之为《百年心声》。
↑左起:程春耕丶李嘉诚丶许涤新丶林兴胜
《百年心声》以诗为媒介,着眼于鸦片战争之后的一百余年间中国民主革命的仁人志士为谋求国家民族前进之路、造福未来所发出的心声,所做出贡献。该书条理分明、表述明朗清晰,对人物和事件的评价也颇为客观。当然囿于特定的历史时期,作者的一些观点也难免受到限制,如其对太平天国运动和对李鸿章的评价,在现在看来就存在偏颇。然暇不掩瑜,《百年诗话》仍不失为研究近现代史、近现代文学诗词史和近现代革命史均是难得的第一手材料。而在潮汕文化的层面,《百年诗话》既然是许涤许的著述,便应该成为研究许氏学术贡献的重要资料,同时也是潮人老一辈学人追求的心血历程的结晶,更是一部特殊时代的心血史。
↑许涤新
《百年心声》的创作与出版的经历可谓一波三折。该书序言便有所提到:“这部诗话的初稿是在一九六四年五月间编成的,本来打算接着就出版,但是,林彪、‘四人帮’及其打手们的罪恶活动,把我的这个打算变成了泡沫。他们把这本稿子说成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心声,进一步又把它说成是为资产阶级民主派树碑立传。当我提到贺龙同志的事迹时,他们说我是在为贺吹捧;当我提到王若飞同志狱中斗争的事迹时,他们说我是在为叛徒涂脂擦粉;当我提到沈钧儒老先生关怀沦陷区人民的事迹时,他们说我是在‘为资产阶级政客吹嘘’!忠于革命忠于共产主义事业的贺龙和王若飞同志竟被林彪、‘四人帮’打成‘反面人物’,遭受了残酷的摧残;而为中国人民的翻身苦斗了一生的沈老竟被他们及其打手说成是‘资产阶级政客’了。林彪、‘四人帮’的罪恶是说不尽的;即此数事也足以看出他们的狰狞面目了!现在他们都被人民丢进历史垃圾堆去了,我的这部《百年心声》才有机会出版,才能同广大读者见面。”许涤新格外重视此书的出版,在1979年2月,他特地为该书撰书序言,并用毛笔书写成8页八行笺,影印于该书卷首。该书在1981年增订时,他在《增订本后记》中写道:“我在这部书的初稿中,收集了刘少奇同志在安源工作时期活动和诗歌;也收集了瞿秋白同志同鲁迅的交往和在狱中写的《卜算子》。十年浩劫的冲击,使我不得不在1978年的版本中,把这两部分割掉,这不能不算是一种违心的做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使我有条件改正这种做法。”从中便可印证许涤新创作《百年心声》的艰辛经历。
许涤新撰书前言
蔡起贤在《岭海诗词三百首前言》中提到:“潮汕自来作诗话成书,惟有清代潮阳人吴国栋之《井天诗话》及清宣统年间杨少山杂记诸社友文字成《北阁诗话初篇》。今吴、杨二书已散佚不可得见。”博闻如蔡起贤先生者,尚未闻《百年心声》,可知此书虽然印量巨大,但未得到潮汕学界的足够重视,委实可惜。
↑许涤新书法

本文由广东历史学会理事陈琳藩先生授权橄榄台发表
原创报道 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图文/陈琳藩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周恩来曾往潮汕寄来一封信,为了一位曾护送他脱险的青年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