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八·二”风灾让许多人投入救灾和掩埋尸体的工作 南澳这三名义工感动了当时的东陇百姓


不久前,《民生档案》节目报道了澄海隆都后沟村发现一块古牌匾,从而揭开祖先一段尘封事迹的经过。最近,栏目组记者又在南澳一座善堂中发现了一块复制的民国牌匾,见证了三位义工奋不顾身救灾恤难的善举,令我们感动不已。
南澳平善堂创立至今已经有超过百年历史,虽然规模不大,但因历史上参与多次救灾恤难有积极贡献,而在南澳小有名气。记者参观善堂的时候,在墙上发现了一块刻有“真善人”三个大字的牌匾。原匾是1922年由澄海县东陇崇心善堂赠与三位南澳义工,后人把这三位义工尊称为“三善人”。平善堂慈善会理事黄若坤解释说,1922年发生了一场“八·二”风灾。风灾过后,平善堂有三位义工帮助澄海收埋受难者尸体。当他们在东陇收尸时,拾获一些金首饰,总共4两多,并如数交由东陇崇心善堂处理。崇心善堂感于这“三善人”的义举,就把4两多的金首饰换成钱,转交南澳平善堂作为收尸买棺木的费用。同时东陇崇心善堂又制作这块“真善人”牌匾作为对三位义工的表彰。
表彰“三善人”的牌匾
如果单纯是拾金不昧,肯定不至于为三位义工颁发牌匾。那么三位义工究竟还做了多大的善举,从而感动了当时的东陇百姓呢?我们就试图去寻找这家赠匾的崇心善堂,希望寻到一些历史线索。在今天的澄海区东里镇,我们找到了民俗研究者许旭绵老师,根据他掌握的资料,崇心善堂在“八·二”风灾之后,主要职能是投入救灾和掩埋尸体的工作,在东陇老百姓中有一定口碑。不过,解放后善堂停止活动,后来原址就改建为粮仓。
有关崇心善堂的记载
作为中学老师的许旭绵,在史籍中找到了一本小册子《血泪话樟东》,这是20多年前澄海学者编撰的。里面转载了《岭东民国日报》有关1922年“八·二”风灾的灾情报道以及当年樟林区、东陇区一带的救灾实况。资料显示,1922年8月2日正面登陆潮汕的那场台风,被界定为二十世纪中国十大气象灾难之首。当时仅澄海一县死亡就达2万6千多人,沿海的樟林、东陇尤为严重。在这本《血泪话樟东》中,就详细记录了东陇、樟林各村各社各户人家死亡的具体数字,众多慈善人士捐款救灾的情况。其中有篇文章还记载了当时各地救灾团体收尸埋葬的经过,当时救灾团体还撰写了义冢志,勒石纪念。
《血泪话樟东》的记载
无独有偶,家住樟林的江泽楷先生也收藏了一本纪念册——《澄海樟林八二风灾特刊》。原来,当年江先生的祖父是那场风灾的见证人。作为一户地主家中的管家,江先生的祖父加入义工队伍参与了樟林一带的救灾工作,并将这本记录灾情和救灾、赈灾过程的史料珍藏下来。我们通过阅读这本史料,了解到当时的救灾背景:1922年,国内正处于军阀割据局面,广东国民革命的形势也不容乐观。政府救灾不力,海外华侨和民间慈善力量就义务反顾承担起救灾职责。江泽楷先生介绍说,当时潮安县有20多个善堂组团,自带工具、自备费用,列队前来澄海各地收尸。其中樟林就来了四个善堂。他们晴雨不改,抢时间救灾。纪念册中记载,半个月后,灾区情景非常凄凉,一些尸体埋在瓦砾下,天气热加上浸水,都长满了虫子。那时候没有消毒药品,善堂义工们就弄几颗蒜头捏破塞住鼻孔,继续收尸。前前后后大约处理了一个月,总共四千多具尸完整地归土。幸得收埋措施得当,没有发生瘟疫。所以当时樟林的百姓非常感动,善堂义工临走时,众人一路送到村外。
《澄海樟林八二风灾特刊》
90多年后随着乡村的建设发展,樟林那片为“八·二”风灾而设的义冢埔已经消失。但现今东里镇附近一些村庄仍保留着零星的义冢。比如和洲村有三口义冢,收埋村内死难者数百人,正是当年某善堂所立。后代乡亲又集资修缮,建成拜亭,并且每年仍固定来此祭典缅怀。和洲村的老前辈陈斯志告诉记者,当地乡亲把这三口义冢俗称为“众人公嫲”。每次来此祭拜都会感念当年善堂义工们的恩情。早年,村中长辈也认为说这种大爱精神应该传递下去,所以到了抗战初期,澄海遭受日寇侵略,但和洲村尚未沦陷时,和洲的乡亲们还热心捐款支持善堂做善事,先后捐出1千龙银。至今和洲人仍以此为荣。
和洲村内的义冢
事实上,在那场大风灾过后的救灾活动中,不单有乡间热心人士、善堂组织和海内外华侨团体,而且外国友人也伸出了援手。现今保留在盐鸿镇盐灶基督教堂内一块石碑,就记载 “港汕英商会”出资创办孤儿院,抚养教育“八·二”风灾受难者后代长达14年之久。1949年之后,这所孤儿院完成历史使命,原址上创办起中社学校,继续服务着当地基础教育事业。
盐灶基督教堂内的民国石碑
充分了解“八·二”风灾的历史背景之后,我们对南澳平善堂中那块“真善人”的牌匾肃然起敬。无疑,三位义工应该是当时救灾行动中涌现出来的突出人物。那么,他们的善举除了在救灾中拾金不昧之外,还有什么闪光点呢?记者决定一路追踪下去。
在南澳后宅公墓的墓园最外侧,记者见到了一座与众不同的陵墓。正中的墓碑上居然刻着三个不同姓氏的先人名字。三人并非亲属,却共葬一穴,在潮汕风俗中可算是绝无仅有。原来,这里埋葬的正是南澳平善堂的“三善人”。每年,三善人的后人都会一齐来此祭扫先人。他们的后人告诉记者,三位先祖在世的时候相约,日后去世同葬一墓。于是家属遵遗嘱,后来陆续将三人合葬。在民国时期有潮汕名人还写了一副对联悼念他们:“善非假善得金不昧,人是真人通德同茔”。而且三人的善举当时在汕头的报纸有登载,海外华侨也大加赞扬。
“三善人”墓地
“三善人”的名字分别是余排长、佘阿泉、陈大弟,三人按出生顺序依次相差10岁,可算是忘年交。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林俊聪先生是南澳人,他早年曾采访过“三善人”的亲朋好友,对“三善人”事迹有较详细的了解。原来,三位先辈出身渔民,在讨海过程中相识,并志同道合进入善堂成为义工。1922年“八·二”风灾发生后,他们在完成南澳海面浮尸收埋工作之后,又约上近十位渔民朋友主动赶往澄海救灾。那个时候,三人生活也比较艰辛,他们必须自带番薯、菜蔬之类的干粮,自己驾船到灾区去。在十个日夜间,他们先后到了澄海县的坝头、北港一带收浮尸,随后又转战东陇的乌棕埔浅滩,忙于收埋遇难者遗骸。
“三善人”墓简介
除了在“八·二”风灾救灾中有拾金不昧的义举之外,“三善人”平时的善举也被人津津乐道。1931年,“三善人”之一的余排长在云澳海面捕鱼时,打捞上一具无名尸体,埋葬尸体时他发现尸身上还捆绑着一百多个龙银。因为不知如何处理,他采取南澳人拜神问卦用的掷杯方式,最后决定将龙银藏在家中代为保管,准备用于日后善堂的公益事业。那年恰好台风频发,南澳渔民生计受到了严重影响。但余排长一直不肯动用这些龙银。余排长的曾孙余波告诉记者,当年他的奶奶(即余排长的儿媳妇)一度跪在公公面前哀求,家里的米缸已经没米了,拿出一个龙银去买米吧!余排长开头死活不许,最后经不住儿媳妇的再三恳求,心软下来,同意借一个龙银。但他跟儿媳妇约法三章,得以三间米铺的米价平均值作价,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只要讨海赚到钱,得如数归还给善堂。余波老人感慨,这种思想境界,确实是后人无法想象的!
求神掷杯
这次,记者还跟随“三善人”的后人,走访了位于南澳黄花山上的南澳抗日义勇军烈士陵园。“三善人”的后人在此缅怀先烈,同时也缅怀三位先祖的另一义举。1938年6月至7月间,日军攻占南澳岛,南澳义勇军战士在黄花山上与日军展开激战,先后牺牲三百多人。战火过后,正是“三善人”带头组织南澳平善堂义工,将散落在黄花山各地的烈士遗骸进行收埋,断断续续历时两年时间。余波老人告诉记者:当时义勇军有一部分烈士是在石洞里牺牲的。到收尸的时候,因为石洞崩塌,大人很难进入。于是曾祖父余排长就叫自己年仅12岁的亲孙女来帮忙,让她爬到石洞里,把烈士的遗骨一块一块搬出来,由他接住,集中到一处归葬。
南澳抗日义勇军烈士陵园
因为“三善人”美名在外,民国时期的南澳县长林志见还曾为他们颁发一块牌匾,上刻“为善最乐”。可惜文革前后,南澳平善堂遭受破坏,所有荣誉牌匾都被毁。直到改革开放善堂恢复活动,为弘扬三位义工先辈的美德,才重新复制了早年那块“真善人”牌匾,并制作了三面锦旗给“三善人”的后人作为留念。而“三善人”的后人,有的也继承先祖遗志,成为义工的一员,参与到更多公益活动中去。
颁发给“三善人”后人的三面锦旗
同样作为义工后人的江泽楷先生,对当年各地善堂到樟林、东陇救灾恤难的无私义举也一直念念不忘。多年来他通过各种关系搜集了各地善堂资料,并在樟林做起了义务宣传员。四个月前,在他的协助下,当地成立樟林青年义工队。众多热心公益的青年人行动起来,多方去潮安寻找当年参与樟林救灾的那几家善堂,以表达感恩之意。不过,他们得到确凿的消息,这些善堂解放后已经停办了。江泽楷说,大家回来之后进行了反思,一致认为,作为新一代樟林人,一定要多做一些善事,回馈社会,向前人学习。这几个月来,樟林青年义工队陆续有实际行动开展,比如不定期地去慰问困难群众,又比如在去年的12月中旬,义工队组织了一场大型的义医义诊活动,为社区老人送去了关怀,赢得了各界好评。
江泽楷先生向樟林青年义工队宣讲乡土历史
详情请留意《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 郭义成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很多人不知道,潮筝是古筝四大流派之一,知道潮筝正确演奏方式的就更少了……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