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手艺】细心!耐心!用心!在潮汕古字画修复的道路上,他沿着前辈足迹虔敬前行

中国书画艺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它之所以能够传承下来,有赖于古书画的传世。为了维护古书画的寿命和艺术价值,让古书画不会因为绫绢和纸的自然老化毁于一旦,一代代的古书画修复师在不断地用心维护着。在潮汕地区,就有这样专注于古书画修复的工艺师,在他们的手中,古书画获得了新的生命。
△世代留下来的书画艺术
走进古书画修复师蔡泽瑾的家里,映入眼帘的就是满墙的国画和书法作品。蔡泽瑾是澄海区莲下镇程洋冈人,这个著名的唐宋古港是潮汕地区保存着传统的诗书礼乐生活方式的古村落之一。书画装裱最初出自古人收藏绘画的需求。中国古书画的所用材料,大多为绢和纸,质地纤薄,因年代久远,环境潮湿,易招虫蛀之灾,修复工作逐渐成为书画装裱的重要环节。
古书画修复师蔡泽瑾
这一天,和蔡泽瑾同为岭海诗社社友的黄峻青带来了一幅他的爷爷留下的字画。上面布满灰尘,破洞、断裂的情况非常严重。黄峻青说家人一直把画压在箱子底,也不知道水谁的作品。蔡泽瑾一看发现是许元凤的作品,许元凤是民国时期揭阳一位非常有名的山水画家,他这幅画画得非常细腻,非常古雅,有比较高的收藏价值和艺术价值。
△许元凤书画艺术
从这张许元凤的画中,蔡泽瑾还能看到黄峻青爷爷当时的一些社会信息,让黄峻青喜出望外。他只知道爷爷上个世纪20年代在揭阳城做医生,对其它情况都不了解,也不知道他和其它文人的交往情况。作为一个古画的修复者,首先要懂得判断这幅画的大致情况,然后决定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修补。蔡泽瑾说,这幅画是画于1938年,由于它长期放在外面,造成它的氧化非常严重,纸张的酸性很重,所以必须通过清洗、除酸才能够进行修复,如果在清洗的过程发现里面有一些走色走墨,就得来固色固墨之后再来除酸。听说爷爷留下的画可以较大程度地进行修复,黄峻青很高兴,他把这幅画委托给了蔡泽瑾。
△黄俊青和蔡泽瑾
第二天一早,蔡泽瑾开始了这幅画的修复工作。修复一幅古画依据情况需要十几道到三十几道的工序,大致可分为画心清理、揭命纸托命纸、修复断纹、破洞和补全色等过程。
在修复的过程要非常小心,不可造成第二次的损害,否则对这幅画也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蔡泽瑾在认真地处理古画
 
清除黏紧的灰尘及水迹,需要对画进行浸泡。修补古画需要耐心,细心地观察画在水中的变化。蔡泽瑾的女儿蔡于蓝有时候也跟着父亲看画。这幅许元凤的《拟吴道子得意图》已经整整浸泡两天,泡不够画揭不开,泡过了色彩全没了,修复师在观察古画浸泡情况的过程中,经常如履薄冰。处理画心是修复古画中最重要的工序。画心是指画原来的部分,装裱后的托纸因为能延长作品的寿命,也能够使作品更加出色,故而称之为“命纸”。清理画心还包括给纸张除酸。除酸是修补古画当中的技术活儿,需要耐心细致,一道一道反反复复。经过一天半时间的除酸过程,《拟吴道子得意图》画面纸张的酸碱度趋于正常了,也就标志着画心的处理基本完毕。
△清洗中的古画
古书画的修复不仅仅涉及到修复对象的材料、技法,还渗透着修复者对修复对象的美学观念、历史观念的了解以及自身的素养品质,是一个融考古学、历史学、哲学、美学、物理、化学等多学科知识的综合运用。画心清理完毕之后,接下去就是揭命纸和托命纸。长期的氧化使得画心变得酥脆,将腹背纸揭开后,画心便变成了大小不同的小片,这些小片必须揭出一片就拼好黏连,还得万分小心不能伤及画心。
△揭片揭了十几天
修复师必须有对国画基本笔法的理解,才能准确地判断古画当中作者的行笔意蕴所要表达的内容,把揭出来的小片拼接在它应该在的位置,托上新命纸,恢复它原来的样子。拼贴好了之后,逆光检查阴干的画面,看看虫蛀破洞是否需要修补,还有纸张断裂产生的断纹是否需要修补。有断纹,就要以2-3毫米的宣纸贴在断纹处。破旧古画往往会贴满画心背面,非常需要耐心。对于古画的修补,不同的修补师有不同的理解,有所为有所不为,忠于原作,修旧如旧。这幅《拟吴道子得意图》经过了近一个月二十多道工序的修复基本上就大功告成了,每一道工序之间需要等待,在适当的时间进入下一个程序,需要耐心等候和细致操作。
△修旧如旧的古画
 
修复后的古画恢复了它当年的风采,全有赖于修复古画的工匠们。经过时间的积累和经验的总结,蔡泽瑾的修复技术也越来越成熟。现在,像蔡泽瑾这样能够修复古画的工艺师还真的不容易找。陈剑虹先生是马来西亚潮籍知名学者,多年从事华文教学和历史研究工作,对中国传统书画的研究也颇深,经常和蔡泽瑾探讨古画的保存和修复。
△陈剑虹先生和蔡泽瑾讨论书画艺术
陈剑虹作为潮学研究专家,常常概叹如今像蔡泽瑾这样的匠心的年轻人难寻了。泽瑾的裱画是遵古法制,他裱画均衡和薄糊,今后的拆裱不会损坏到这幅画的画心,汕头博物馆的字画也有来找他去帮忙,潮汕地区的收藏家乃至东南亚的收藏家也来请他装裱。
 △蔡泽瑾修复的陈宝琛对联
蔡泽瑾的老舅是民国时期香港著名的学者、书画家,蔡泽瑾从小就受到影响,对传统书画有着浓烈的兴趣,之后他师从乡里著名的书画家蔡仰颜,笔耕不辍。因为自己学字画,需要装裱,就自学起装裱、修复技术来。对于蔡泽瑾来说,诗书画印以及品鉴都是生活方式里的一项内容,融会贯通并不太难。
 △八十年代,蔡泽瑾自己装裱的第一幅字
△蔡泽瑾和老舅陈礼传在一起
蔡泽瑾认为,一幅画有时候是一百年,有时候两百年,甚至三四百年,那么它来到我们手上,咱们是有责任去将它修复的,让它继续能够流传下去,甚至是再多一百年两百年。我们今天在博物馆、美术馆中能看到的传世书画,都是经过一代代修复师修复装裱好的杰作。让我们向历代的古画修复师傅致敬,感谢他们的匠心独运为我们留下的书画瑰宝。
详情请留意今晚(20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来源/民生档案 记者/李君 林晓军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关于一个城市的记忆,少不了美食,关于汕头美食的记忆,少不了糕点师傅罗木亮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