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将雕刻工艺和美术结合起来,木雕作品不再“素颜”


在潮汕的祠堂中,木雕是最常见的装饰,其中不乏彩绘木雕。所谓彩绘木雕,就是木雕工匠在完成一件木雕作品后,再由画师绘上油彩。汕头市区一位雕刻工艺师和一位美术老师从祠堂的彩绘木雕中得到启发,共同创新出彩绘木雕作品

石镇洲和陈静欢联手创作的彩绘木雕代表作“仕女”

石镇洲是汕头雕刻界颇有名气的一位雕刻工艺师,在他的工作室里,各类材质经他巧妙雕刻,成为玲珑别致的工艺品,琳琅满目。而在这些雕刻作品中,有一件用木料雕刻的“仕女”彩绘塑像尤其引人注目,这就是石镇洲与美术老师陈静欢共同创作的彩绘木雕代表作之一。

陈静欢在为木雕仕女上色

这尊仕女,由石镇洲完成雕刻部分,陈静欢负责彩绘部分,她像化妆一样为仕女描上黑发、眉毛和眼睫毛,并为其服饰上色,但其手脚、面部、肩部等处则保留原木部分,作品色彩层次丰富,人物神态更显生动,栩栩如生。
谈到为何要给自己的木雕作品上色创作彩绘木雕,石镇洲告诉记者,这是由于在长年的雕刻实践中,他总觉得用一些颜色偏浅的木料雕刻的作品都有美中不足,就是颜色略显单调。他联想到潮汕的老祠堂里面的木雕基本上都涂上色彩,看起来不会太单调,而且涂上一层油彩还可以保护木质,于是他获得启发,决定为自己的部分木雕作品上色,刚好这个时候,他认识了美术老师陈静欢,她是石镇洲的小孩就读的幼儿园园长,该园的的壁画都出自陈静欢之手。石镇洲意识到 陈静欢的较好美术功底应该能胜任为自己的雕刻作品上彩,这会让他的木雕作品取得更佳的效果。
创作过程的沟通与交流(右为石镇洲,左为陈静欢)

陈静欢愉快接受石镇洲的邀请,对于这位高校美术专业毕业的美术老师来说,虽然画壁画得心应手,但为木雕上彩绘却是前所未有的尝试,而且技术难度比画壁画更大。经过多次试验,陈静欢逐步掌握为木雕进行彩绘的技巧。

陈静欢在为石镇洲的木雕作品上色
陈静欢认为,画壁画因为墙体是平面的,比较容易操作,起稿后就能直接上色,将结构线条体现出来就好,但是木雕有立体感,所以色彩的光度暗度要调整得比较好一些,看起来才更有美感。
彩绘木雕作品
石镇洲和陈静欢共同创作的彩绘木雕,表现的题材、内容广泛,有宗教人物、历史人物以及飞禽、走兽等,这些工艺品形像逼真、生动可爱、色泽鲜艳,而陈静欢的彩绘技艺可以说是对石镇洲的木雕作品的画龙点睛。
仙桃部分运用彩绘,别具韵味
彩绘木雕的创作则需要两人互相配合,石镇洲主张色彩要尽量素净一些,根据这一要求,陈老师大胆放手进行第二次创作,彩绘的工序相当繁复,通常要先试色,然后先绘上丙烯颜料,再加水木漆,最后上光油和定型油,即可大功告成。
汕头市盆景协会秘书长张树荣认为,有时一件木雕作品雕成后 色彩非常单调,又没办法突出人物、花草等,所以通过木雕和彩绘艺术的融合,有异曲同工之妙,两者结合在一起来表现各种题材,非常生动活泼,也更加吸引人。
石镇洲在进行雕刻创作
石镇洲雕刻的木雕作品,本身就颇具艺术价值,加上陈静欢彩笔的渲染,图案纹样精致优美,栩栩如生,具有中国工笔重彩画的特色。

彩绘木雕颇具中国工笔重彩画的特色

石镇洲告诉记者,并不是用每一种木料雕刻的作品都能绘上色彩,还要根据木料的性质来定夺,像黄金樟、黄扬木等就可以制作出彩绘木雕,而颜色较深的檀木等则不适合,而这件清刀雕刻的作品以体现线条为主,也不宜运用彩绘。
石镇洲创作的这件作品,使用清刀雕刻技法比运用彩绘更合适
彩绘和木雕是两种不同种类的传统艺术,当这两种传统艺术有机结合在一起,形成彩绘木雕这一新的艺术创作形式,这对传统艺术的传承也是有益的尝试。
详情请留意今晚(8月1日) 《民生档案》播出的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来源/《民生档案》
记者/林在鹏,郭义成
实习小编/柯岱宏
<上一篇没有了
深深表现潮汕的他,竟然不是潮汕人!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