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履逊:罕见的被纪实电影镜头捕捉到战场形象的潮汕将领

 

 

位于揭阳曲溪的路篦村有一座80年历史的祠堂——明添公祠。去年以来,村里集资美化村容村貌,修缮一新,布置成抗日英雄吴履逊将军生平事迹展馆。
记者近日参观这个展馆,对这位爱国将军的一生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
(吴履逊将军生平事迹展馆)

吴履逊将军后代回乡探亲,看到事迹展馆欣慰不已
在一个炎炎夏日,一位八旬老人在亲友陪伴下,来到路篦村内的明添公祠前。
他,就是吴履逊将军的第四子——吴百明,这次恰好从美国回乡探亲。看到昔日的祖祠办成了吴履逊将军的事迹展馆,老人家欣慰不已。吴履逊,字德圃,号铁生。于1900年出生在路篦村,早年曾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深造,后因参加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一战成名。在展厅,吴百明老先生一边听负责人讲解,一边回忆起父亲鲜为人知的奋斗史。他说,当年日本士官学校的中国毕业生,回国从军马上就可以担任军官。但父亲吴履逊坚持要从基层做起,所以自觉先当了几天士兵,几天后被任命为班长,而后再晋升为排长、连长,接着一路因战功升职,后来最高军衔为中将。
(吴履逊遗像)

吴履逊将军危难关头,身先士卒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策划在东北建立伪满洲国傀儡政权。为转移国际视线,并迫使中国政府承认东北的既成事实,隔年日方又在上海制造事端。
1932年1月28日夜,日本海军陆战队大举向上海进攻,酿成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
当时,吴履逊是驻上海的国民革命军第19路军156旅6团3营营长。他的上司——惠来籍的旅长翁照垣,既是他留日时的校友,也是坚定抗日的爱国将领。在他们指挥下,156旅官兵率先展开英勇反击。吴履逊将军生平事迹展馆负责人吴少三向记者介绍说:“当
时日军想要占领上海,必先占领闸北。而要占领闸北,就一定要占领吴淞炮台,吴淞炮台成为中日双方争夺的重点。在危难关头,吴履逊身先士卒,号召全营士兵跟炮台共存亡,坚守到最后上级命令撤军,他们才离开战场。
(吴百明参观展览)

珍贵的老纪实视频,展吴将军风采
这次陪同吴百明先生前来参观展览的,还有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青年委员会秘书长陈嘉顺。
他带来了一段珍贵的老电影视频,这是1932年拍摄于淞沪战场上的纪实镜头,后人得以见识到吴将军在战场上的风采。陈嘉顺向记者分析道:“
从该视频可以看出当时中国军队的精神面貌。因为十九路军的将领,很多有留日的背景,所以他们懂得跟日本作战的方法,排兵布阵有条不紊,叫后人感慨,那时的十九路军还是非常有实力的!
纪实电影镜头中的吴履逊

鲜为人知的细节,更了解吴履逊将军
吴百明是1935年才出生的,但对于父亲参加的那场“一•二八”抗战,他后来曾从回忆录和母亲口中了解到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
原来,他的母亲永田季子是日本人,但对日本法西斯行径却深恶痛绝。“一•二八”战事爆发当日,季子刚好在上海后方的医院临产,但季子从未让丈夫有后顾之忧。令人欣慰的是,季子当日平安生下了吴百明的大姐。
医生随即询问她,“日本夫人,你的先生在哪里?我们要通知他。”
季子却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先生是中国军人,现在在前线打仗。所以没办法通知他。”

在轰炸中来去》对吴履逊事迹的记述和评价)

为潮州捐资建设学校,驻守保卫潮汕
吴履逊的老朋友,同样有留日背景的著名文学家郭沫若,后来发表了散文集《在轰炸中来去》,称颂吴履逊将军的爱情故事。文章这样记述:五年后,即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吴履逊服从军纪,与心爱的日本夫人举行了离婚仪式,义无反顾走上抗日战场。为此,郭沫若盛赞:“中国有这样的军人,中国是绝对不会亡的!”

史料记载,此后吴履逊曾调任第12集团军独九旅副旅长,从1939年起驻守保卫潮汕,获得潮汕社会各界的拥戴。在当年独九旅总部驻地——潮州黄竹径村,副旅长吴履逊与旅长华振中为当地捐资建设学校,如今遗址的教室门匾上,仍镌刻着他们的名字。
(吴履逊捐资建校,教室残匾刻有他的名字)
看完展览出来,八旬老人吴百明像一个小孩似的,快步登上了祠堂背后的三层小洋楼,这是吴履逊这个大家族的故居。老人家找到了祖父、母亲还有他们兄弟几人各自的房间,并回忆起抗战胜利后,一家人在此团聚的短暂时光。
他说向记者介绍说:“
那年祖父病危,父亲吴履逊急着要回乡来,但蒋介石不允许请假,结果父亲一气之下辞官,从此成为一介平民。
(吴履逊家族故居)

深厚的家族人文底蕴和乐于助民,在乡颇有影响力
吴履逊家族早年在揭阳曲溪颇有影响力。吴履逊父亲明添公因清末出资赈灾而获得“大夫”头衔。优越的家境,让吴履逊从小起接受到良好的中西文化教育。他不单在战场上能征善战,而且在诗文上也略有造诣,写得一手好书法。
我们在吴将军故里参观,也感受到这种深厚的家族人文底蕴——民国兴建的大夫第和隔壁的明添公祠,门面镌刻着当时多位书法家的书法。其中包括清末曾任韩山书院山长的吴道榕,还有同样抗日有功的曲溪籍将军吴文献,以及吴履泰、吴履逊兄弟俩的手迹,见证着这个大家族的辉煌。
(路篦村传统建筑上的名家书法)(路篦村传统建筑上的名家书法)
吴履泰是吴履逊的二哥,他能诗善文,曾在村里修筑一座“无倦庐”,还著有《无倦庐诗文存》,由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亲笔题字。在抗战时期,吴履泰曾任潮安县长,以清廉著称,如今也常常被乡人缅怀。吴履泰之孙 吴安建回忆说,爷爷吴履泰诗文颇有名气,郭沫若的女儿曾在一二十年前来过普宁,当时也提及吴履泰的才华,并打听吴履泰后人的下落。吴安建曾听大人们讲过,爷爷当官多年,不单没有存款,而且还经常掏钱资助困难群众。比如有些穷苦百姓因为民事纠纷打官司还输了钱,爷爷吴履泰有时会塞给他们一点钱,劝解他们回家去安心种田。当时奶奶在家里每天要靠织布补贴家用。
(吴履泰遗作《无倦庐诗文存》)
吴将军事迹展厅内,在“诗礼传家”这个章节的展版上,还介绍了另外一位家族的知名成员——他,就是吴履逊的第三子吴思明,后来成为台湾武侠小说家,笔名“司马翎”。他的武侠小说,至今仍能勾起很多70后、80后早年的读书记忆……
(吴履逊第三子吴思明 笔名“司马翎”)

其子身在异乡,却心系家乡孝敬
父母
每年,旅居美国的吴百明,总会安排时间回国,来到位于汕头礐石的中华永久墓园,祭扫父母以及三兄吴思明的墓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吴履逊将军夫妇先后在海外过世,吴思明也于八十年代病逝代于汕头,骨灰都由吴百明带到此安葬。
吴百明认为,父、兄祖籍是潮汕,自己有责任让他们落叶归根,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的子侄们,将来人人都有机会过来这里看看汕头老家。

(吴百明祭扫吴履逊夫妇墓)
祭扫完祖墓,吴百明带着记者走进汕头老市区的一栋宿舍楼。走进屋内,记者抬头就望见了吴履逊将军以及两位夫人的照片。吴百明回忆说:“父亲解甲归田之后,在汕头就定居于日本人留下来的一座两层红砖楼中。因为父亲号“铁生”,于是就将自己的住宅命名为“铁庐”。”改革开放之初,吴百明从美国归来,看见铁庐已经变成危房,于是将产权收回之后,交由开发商改造成多层商品房,分得其中两套小户型房。于是这里成为他每年回国探亲时的驻地。
吴百明每次回国,时常有朋友登门来找他这位美国老伯喝茶聊天。老人的话题,常常离不开父亲的奋斗史和父母的浪漫史。
原来,吴履逊少年时期先后在西方传教士创办的揭阳真理中学、汕头礐光中学、上海沪江大学求学。按照封建时代的传统,早年吴履逊的父母就为吴履逊安排了一门亲事,在家乡娶了大太太,并生下三个孩子。此后他完成大学学业,投笔从戎赴日本学习军事,才在日本就认识了二太太——吴百明的亲生母亲季子。抗战时期吴履逊忍痛割爱,直到抗战结束解甲归田,他才终于与日本妻子在汕头团圆。

(吴百明向记者介绍父母的浪漫史)

为躲避恶意抓捕离开汕头,难回故乡
吴百明向记者回忆说:“抗战结束后,父亲赋闲在汕头,他则入读汕头强华中学。有一次父亲听到自己学校出事,这位无兵无权的老将军仍暗中打抱不平。原来,当时有一队国民党官兵驻扎在吴百明的学校。学校里有个进步的青年教师名叫陈云,非常痛恨腐败的国军。有一天早晨,陈云老师在学校二楼洗脸,然后故意将洗脸水倒向楼下的官兵,激怒了一群大兵。他们上楼就要抓捕陈云老师。吴百明出于同情,赶紧跑回家告知父亲。吴履逊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儿子,叫儿子吴百明转交驻军首脑,并传话让他们手下留情。果然,国民党兵一看到名片,很快整队人撤走了。后来吴百明才知道,父亲吴履逊在抗战时曾担任过黄埔军校的教官,即便退役,在国民党军中仍有较高威望。
1948年,解放战争正如火如荼进行中,但潮汕仍处在国民党黑暗统治下。时任闽粤边区剿匪总司令的国民党将领喻英奇,在潮汕横征暴敛,对粤东港口出入货船抽取重税,引起社会不满。一生追求民主正义的吴履逊,又再一次站了出来。
吴百明回忆道:父亲有一次派了一名副官去到港口,制止喻英奇的手下收钱,并示意那些准备缴税的船赶紧开走。就这样,他断了喻英奇的财路。喻英奇恼羞成怒,不久就罗织了一个罪名抓捕吴履逊。不想,吴履逊刚刚被抓,他的结拜兄弟——广州的国军中将李刚马上坐飞机来汕头,保释了吴履逊并带去广州。随后吴履逊通知家人,全部离开汕头这个是非之地,搬家去香港。

(民国报纸关于喻英奇抓捕吴履逊的报道)
没想到这一走,吴履逊再也没能回到故乡。据吴百明回忆,父亲晚年在香港默默无闻地度过余生,他的兴趣爱好是文学和文物,这也影响了三哥吴思明的人生路。因为父亲藏书很多,其中包括《资治通鉴》等经典古籍,三哥吴思明年轻时整天就钻在书堆里埋头阅读。所以三哥文学修养非常好,毕业后就在台湾报社做记者做编辑,然后就自己著书,终成一代武侠小说家。
(解甲归田的吴履逊与友人合影)

人们常说,自古忠孝不两全。但吴百明先生则常常以父亲吴履逊为荣,他忠于国家、孝敬父母,热爱家庭,这些中国传统美德至今仍影响着众多在海外生活的子孙。
他也希望,下次回国能带更多子侄,来参观吴将军事迹展馆,看看当年父亲守护的家乡所发生的巨变。
详情请留意今晚(8月2日)《民生档案》播出的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剑铭、陈少鹏
实习小编/袁子淇
<上一篇没有了
他们将雕刻工艺和美术结合起来,木雕作品不再“素颜”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