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承摄影大师陈复礼!这位潮籍摄影师用相机作画,甘愿做一个光影痴人


40载光阴,他用相机作画,描绘壮美山河,记录人文岁月。略显倔犟的执着,笃信艺术的纯粹,他在光影的世界里如痴如醉。
>>>初遇摄影<<<
大概要追溯至三分之一个世纪前吧,黄松辉在机缘巧合下,看到了一本《陈复礼摄影集》,那一幅幅撼人心魄的黑白相片让他心情激荡。这一刹那的触动,让原本学油画的黄松辉毅然转投摄影怀抱。他省吃俭用,购买了一部“海鸥”照相机,同时将所学到的美术基础统统运用到镜头上。意想不到的是,转学摄影一年下来,他随兴拍出来的几张小品,竟入选省级影展。
1984年,黄松辉带着微薄的积蓄移居香港,一边打工,一边继续着他的摄影爱好。几年后,他凭着不服输的精神考上了香港的中国旅游出版社,成为一名记者,这是他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或许是天赋,也是天意,黄松辉就这样义无反顾地一头栽进光影里去……
>>>师承大家<<<
黄松辉的老师是著名的国际摄影大师陈复礼。陈复礼先生出生于潮州,后定居香港,与吴印成先生、郎静山先生并称摄影界“华夏三老”。陈复礼的镜头下总是散发着浓厚的丹青气息。他将中国画运用空白和墨线来区分物体的方法融入摄影,体现出删繁就简、虚实相间、藏露结合的精华。而应该说,黄松辉是幸运的,在移居香港没多久,他便认识了这位大师,并跟随他学艺。在陈老的悉心指导下,黄松辉的摄影技艺突飞猛进,在国际影展和摄影比赛中崭露头角,频频获奖。
在艺术,陈老并没有过多地教导黄松辉摄影的具体方法,而是给他启发,让他追求自我。但恩师认真执着,同时谦逊随和的精神却润物无声般地影响着黄松辉。
2017年,黄松辉提议并出资创立举办“陈复礼艺术奖”,这年,陈老已是102岁高龄。一年后,就在第二届艺术奖举办期间,陈老去世。但艺术奖的创立使得一代大师的艺术成就和精神得以传承和发扬,这也是黄松辉的对恩师的一种报答。
>>>西域情缘<<<
在香港《中国旅游》出版社工作,是黄松辉大开心眼、磨练摄影技艺的上佳平台。他在出版社担任记者五年多的时间里,有机会于中华大地闯荡猎影,尤其对于西域,更有一份偏执的迷恋。
在西域摄影,其危险性和难度系数不难想象。他曾跟拍十年蒙古马,需要忍受大漠飞沙的危险,也曾借住村居,与棺木共眠,当然,也有一些让黄松辉感觉特别暖心的小故事,沙漠里的人淳朴善良的模样时时出现在他的镜头下。黄松辉每年用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外拍摄,这一拍拍了40年,他顾危险,不惧寂寞,心甘情愿做一个光影痴人。
>>>质朴记录<<<
时代的巨轮急速转动,大到华夏南北,小到咱们的乌桥岛、小公园,景象和人文都面临着变迁的命运。无论这种变迁是好是坏,之前的一切都将成为历史,而黄松辉要做的,就是要赶在绝响前头,留下点点光影印记。
在科技手段愈加发达的今天,摄影师们有足够的条件美化作品,但黄松辉却从未如此想过,不做作,不张扬,不虚佞,不愿将自然与人文之美画蛇添足,他的摄影是最朴素的记录,在他的色彩光影中,隐藏着故事和遐想,在白驹过隙的匆匆后,还原了曾经的一帧一秒。
黄松辉先后在意大利、美国、中国内地及香港等多个城市举办个人影展,出版个人摄影集《西域情缘》。多次荣获国际影展和摄影比赛金奖,2015年荣获上海郎静山艺术奖终身成就奖,并有摄影作品被香港文化博物馆,广东美术馆收藏。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图文/黄晓铮 黄晓雄 杨昊帆

橄榄小编/沐木
<上一篇没有了
潮州一90后用“窑变”闯出一片天,还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的亲切接见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